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海得拉巴会议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13-06-03 浏览次数:2015 [ ]

1951年5月21日,萨若希遣两部卡车,将行李从马哈巴里什沃运往海得拉巴;彭度和韦希奴随行。其余仆人伴侣乘火车,巴巴和女子25日乘美赫吉的车出发,大阿迪开车。女子的宠物小马贝格姆,送给马哈巴里什沃的本地人,他答应会好好照顾。

巴巴在普纳的宾德拉屋停车吃午饭,会见杰萨瓦拉全家。餐后,离开普纳,在特姆布尼驿站旅馆过夜。次日在讷尔杜格过夜,27日星期天抵达海得拉巴,入住欢庆山的科依诺房。男伴侣住在另一座农舍。30日阿迪乘火车回阿美纳伽。美赫吉的车留下供巴巴使用。在海得拉巴安顿下来,巴巴要彭度为会议作安排。为此租下已故穆斯林王储纳瓦伯·阿里·纳瓦兹·荣格的故居,欢庆山591-6-2号。彭度为受邀者安排了丰盛膳食、舒适的沐浴及睡眠设施。

这些准备工作进行的同时,巴巴忙于玛司特工作。在海得拉巴和塞康德拉巴德寻找联系玛司特,因而其内外部工作全力进行。“我最喜爱海得拉巴,”他评论。“此地灵性上和物质上都很伟大。其灵性重要性源自久远的过去。”巴巴这么喜爱海得拉巴,是因为当地有那么多的玛司特。

几乎两年来,巴巴首次开始处理信件。一位叫克拉丽丝·亚当斯的澳洲女士,是当地苏非教团成员。曾任某政党的财政官,社交生活活跃;加入苏非团体后,她放弃一切,开始静心。她写信给巴巴,想知道该如何爱他,发现不可能爱一个素未谋面者,故希望到印度见他。

5月31日,巴巴复信如下:

亲爱的亚当斯夫人,你坦诚的爱函让我欣慰。我不希望你现在来印度。虽不能承诺,但有一天我可能访问澳洲,会见那里的所有爱者。你应回到原来的生活;但要从新生活的视角做一切,把每一个行动献给神

这是巴巴首次提及他可能会造访澳洲。5年后成行。

6月8日,阿迪收到巴巴的讯息,转达给受邀开会的印度爱者:

巴巴要你们知道,他100天闭关期间经受的高强度身心压力,严重影响了已损坏的健康。如果7天会议期间他感觉身体胜任,会愉快完成有关神定步骤的会议工作。即使身体不行,他也会进行会议工作,但在这种情况下,你们须准备好欣然面对沉重压抑的气氛

1951年6月10日星期天,巴巴从早上7点至晚上7点禁食,滴水未进。次日开始关注会议安排工作。要求全体新旧生活伴侣来7天;另外39名男子只来3天。前来参加会议者,包括克夏夫·尼伽姆和普卡等汉默坡的领导;达纳帕希·劳带领的安得拉人;以及马德拉斯律师A·C·S·查瑞。这些相对新的爱者在当地为巴巴做了大量工作,结果没过多久,北方邦整个汉默坡地区和南部安得拉邦,都拜倒在巴巴的足前。

宣布“神定步骤”的海得拉巴会议,定于6月28、29和30日举行。提前召来大阿迪、拉姆玖、伽尼、小阿迪、希度、德希穆克等几人。20日开始同他们初步讨论。这天,巴巴3点钟抵达被选作会场的宫邸,表情愉快;但他登会堂台阶时步履缓慢。他询问与会者自己气色如何。“甚为虚弱,”他们回答。

“是这样,”他表示。接着详细解释:

我感觉很难受。痔疮麻烦仍在。横膈膜边持续咬噬痛。睡不好。毫无食欲。只好强迫自己吃一点,24小时一次;即便这样,也一见食物就恶心。这些天,我尽量遵循医嘱。急于想摆脱这种麻烦,至少在你们都在此期间,以享受和你们在一起,尽量愉快地进行7月1日前必须完成的全部工作。

除了恢复100天部分闭关期间受损的健康,至今未见实质性改善。希望不会更糟。不管怎样,我决心完成现在必须完成的一切。你们都将要至多至少帮助我。要特别注意你们自己的健康。我们要尽量愉快地努力做须做的一切。除了工作要求的专注和保持健康,我希望你们都尽量保持轻松愉快


与已到者打过招呼,巴巴继续:

现在我们谈正事。我需要做很多很多事情。为此,我可能会为我的工作,在任何时候,按所需次数,个别或分组召你们来任何一段时间。因此,我在这儿的整个期间,每个人都必须准备好立马着手工作,随时听候召唤。上午8点至11点,下午2点至6点,我基本上都和你们在一起。上述时间或规定的用餐时间,谁都不应离开此地。

目前从饭馆订购简单饭菜,已安排饭店用纯酥油烹制。从接下来三四天内,其他人抵达开始,已安排伙食承办者,根据各人选择,分别做素食和非素食,在这里准备和用餐。届时你们将定时用早餐、午餐、下午茶和晚餐。

28和29日,你们都不得外出,除非我特许。最首要的是,谁都无权期望我个别接见。我也许谁都不见。但我主动召见时,你们则应坦率讨论我提起的话题,即使与旧生活相关。其它时间,你们都不得提及有关旧生活或任何人的事


翌日,6月21日星期四,巴巴当着众人的面,让拉姆玖与他讨论某个问题,碰巧涉及到巴巴筹划的工作,及其旧生活的一些事件。一切还算顺利,直到拉姆玖不慎提起一件私人问题。伽尼立即提醒巴巴,注意拉姆玖的失误,巴巴满面微笑,说,“他出于诚意犯了错。这个具体结果是必然的,在所难免。你们现在无疑都厌倦了这种事情;但你们不知,我本人现在对我的沉默、显现之类事情有多么不耐烦。对一切我比你们要厌倦亿万倍!

如果你们热衷于‘见’我,那么相信我,我远远更迫切让你们一了百了地‘见’我!那若发生,且在发生时,将出乎意料,突然降临,却又恰好发生在规定的一刻。新生活中,我必须,并确实,坚持我的新生活原则。”

最初7天,6月20至26日,巴巴主要关心的,是他明确希望在1951年10月16日实行“神定步骤”之前完成的若干调整和安排。并对此表示:“我必须做些明确调整,抹去我在过去两年新生活期间经历的干扰痕迹。对任何人,我都没有任何类型的亏欠。我说感到脖枷(负担)时,我的意思是,我感到自己对出于互爱纽带与我的生活建立联系者,做得不够。除非且直到我意识到所期望的满意度,否则我必须尽最大努力,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卸下‘脖枷’。”

巴巴做出的一项调整是,被禁止看电影的旧生活跟随者,从7月起,每月可看3场电影。

6月23日星期六,若干受邀者抵达。提及个别会面,巴巴打趣,“我得同‘A’谈5分钟,同‘B’谈7分半钟,同‘C’谈3小时,同‘D’和‘F’谈7小时,同‘G’谈一整天!”

又提到服务大师中的牺牲:“同日复一日、不计甘苦、执行大师命令相比,因一时感情爆发而献出生命,相当廉价。有时候,普通士兵也能在特定环境和一时冲动之下,做出牺牲和英雄主义行为。”

当天,讨论是否需要给公众达善时,巴巴评论:“达善真正为了那些应得达善者时才值得。‘神定步骤’即为此目的。施达善与否,目前是一个取决于神意的问题。”

6月25日,召见3名‘安置瓦拉’委员会成员做某项工作。针对这5个安置瓦拉,巴巴打趣,“这个委员会由3个头和1颗半心组成!”

提及某人的困难,巴巴对拉姆玖说,“我对他个人的无助,感到满意,这有巨大潜力,可你想象不出我当前的无限无助。”

翌日,巴巴声明,“我将要看到旧美赫巴巴或者失明!这是对我所有疾病的惟一治疗,其结果将是你们一切人疾病的治疗!

“你们都帮助我完成了很多重要事情;但我在这些天所做工作的重要性,你们毫无概念。那只能作为我将于10月16日采取的‘神定步骤’的结果。根据我此刻的感受,你们和我共度的这7天,不亚于和我一起生活700年!”

巴巴已授述“神定步骤”,但与会者对内容一无所知。除了用英语记录的邓肯、打字的玛妮、将其译成马拉地语的德希穆克博士、译成印地语的伽尼医生等4人,一直保密到公布时。

但在6月27日星期三,巴巴却提前说明“神定步骤”的风险。召见海得拉巴一名政府高官。官员离去后,巴巴解释:

从前,我想做事情时,会考虑到一些人事因素。现在,若按照“神定步骤”我的工作完成,我则根本无需考虑这类事,理由很简单,不会留下什么由谁为我做。我也无需考虑哪个人的威望地位,即使该工作不做;因为结果取决于神意,一旦这个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显现,也不再会有什么由我做或为我做。

现在对于我,“是一个生死问题。”但此话远不能表达我在“神定步骤”下实际面临的危险。

假设有个麻风病患者,从头烂到脚,被断定无可救药,他自己也认为行将死去。除了生命这样或那样结束,他还会关心别的什么?然而,死亡并未结束任何东西,尽管人们因挫折绝望等而自杀,放弃生命。

如下哈菲兹的诗句,给你们一些我试图表达的概念:
要么灵魂达到超灵,要么离开此身!

这还不完全是我想说的。再举例,假设我身患残疾,行动困难,却决定攀登珠穆朗玛峰。

把比喻延伸到极限,不如说我必须在虚弱的底谷,在不可能的短期内,达到力量巅峰——要在4个月内完成4000万人生才能达到的事情这种意义上的不可能!但这一切皆不足以说明,现在我面临着什么实际危险


汉默坡、安得拉和马德拉斯的受邀者当晚抵达。全体得到巴巴的通知:

公告寄给每一个与我有联系者,但只有你们少数受邀出席。没要其他人来。召你们来此,见证我明日在神前的宣言。这不是说要你们签署或封印任何文件。我只希望神知道,你们都是宣言的见证者。

明天没有个别会面。全体都须于明早8点前到场。之前都须洗手洗脸。夜间梦遗者须沐浴后方得出席。

做出宣言之前,我还会心中呼唤过去、现在及未来的一切完人见证


6月28日早晨,除两人外,人人沐浴、更衣、用餐,不到8点都早已到达会堂。巴巴也身着新外衣,神情肃穆,却安详喜悦。

米诺·卡拉斯和伽尼睡晚了,未沐浴就匆匆穿衣。巴巴叫二人上前,问他们为何以为自己无需守令。米诺瞅着伽尼,后者答,“巴巴,昨日达善您后,身上的尘土对我们太珍贵,舍不得洗掉。更愿沾满您的在尘。”伽尼反应敏捷,让巴巴逗笑。但他警告二人,此后几天应像别人一样晨间洗礼。

巴巴告诫与会者:“全心在会堂里,仔细听每个字。”

巴巴洗了手脚,重新坐下,示意伽尼先用英语,后用印地语,宣读对宣言的解释。德希穆克博士宣读马拉地语译文《神决定了什么》:

神已在我心中决定了我将于10月16日采取的不可取消步骤。该不可取消步骤所要求的期限,是1951年10月16日至1952年2月15日。因此,过去的7天,每当有必要,我就和你们集体或个别谈起对实行该步骤的安排。7月1日至10月16日,我将具体负责实际的安排。

神要我采取的步骤是彻底绝灭的一步。此刻我完全彻底地在新生活中,纯粹从常人的这个新生活立场,告诉你们这个寂灭。这一步迫使我,在10月16日至2月16日期间,进行彻底的心灭。这意味着,在这个心灭期间,我也将在自然情况下,虽不实际追求,却面临肉身寂灭。2月12日,我认为的结果将是:

1)我会获得完全心灭,又肉身活着。这将意味着,我不仅将获得旧生活美赫巴巴状态,还将普遍显现之。还将意味着每一个与我联结者生命中的超级革命,甚至包括那些与我无联结者,因为届时根本上我将与一切的个体相联结,只是其结果将根据他们同我的联系强度而异;或者
2)随着心灭,我的肉身也可能脱落,那会意味着一切的终结和一切的开始。届时,对与我联结者,同样的超级变化也会发生,但没有我的个人显现;或者
3)在获得心灭之前,我的肉身可能脱落,那意味着我们都将原地不动。在那种情况下,你们每一个人都将根据与我的联系和对我的信爱而受益;或者
4)到2月底,心灭可能达不到,我可能身体活着,那对全体会意味着结束。届时我将解放每一个人与我的直接联系,任由他们过自己选择的生活类型。

根据神的终极意志,神定步骤可能导致上述四种结果之一。

无论什么情况,那些直接和间接同我联系者,不会徒劳地爱我和服务我。无论我曾是、现是、将是什么,无限公正的神将照管一切。我对你们每一个的最强烈惟一建议是,紧紧抓住你的信爱——若非更强,至少象现在这样。

神要我采取这一步,我绝对肯定他将帮助我在2月12日前获得心灭。抱着这种内在确信,我将从10月16日深深投入该寂灭行动。

我真诚谦卑地请求神,帮助我于2月12日之前实现这个所希冀的目的。

在我肉身死亡的情况下,安置瓦拉须执行我给他们的打印指示,韦希奴也将执行我的相关指示。

我将于10月16日至2月12日离开海得拉巴。我不在期间,目前伴随我的女子将留在海得拉巴。7月1日至2月12日,与她们有关的事务由韦希奴负责。

在10月16日至2月12日这段时期,我想绝对摆脱任何类型的障碍,没有任何类型的脖枷(负担),自由地死,自由地生。任何一个想和我一起经历这个死亡过程者皆可加入;但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充分认识到,忠于这种决定所需的心理准备强度。

我要你们牢记1949年新生活之初的困难——你们路上的障碍,我路上的阻挠——对之毋庸赘言。倘若你们纯粹出于情感冲动,选择伴随我,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如果你跟我一起走,将实际面对各种各样的困境和不可想象的磨难。困难可能会包括挨饿、无眠、疾病、伤残和极度的彻底无助无望。也可能会意味着4个月内经历400次死亡!
我将绝对不负任何责任,且可能会对随行者漠不关心。

我令和我一起的仆人在两者中选择其一:加入我的这项无望工作,或者留在海得拉巴做我分配的职责。后一种情况下,会给他们提供4个月的衣食和零用钱。安置瓦拉均不应提出伴随我,因为他们须履行责任到底。我的任何一个旧生活弟子都可以加入我。如果,靠神的恩典,我在2月12日之前实现目标,一切灵性的和物质的事物——或者根据情况,只是灵性的——都将是为我的仆人和旧生活弟子信徒。

不过,在10月16日采取该步骤之前,我想尽量在物质上帮助一些旧生活弟子,为其中一些人调整一些事务,以便摆脱每个类型的脖枷。7月1日至2月12日,我也许能够见所有人,见少数人,或者谁都不见。也会出现我可能接见群众的情况。我将随意随时自由决定这一切。

即使你们只有一人伴随我,我也会欣慰满足;倘若很多人选择跟从我,我也不介意。但那些伴随我者必须准备好,在一切情境下,忍受任何一切,绝对服从我的各项命令,不期翼任何的灵性或物质酬报。不可期待我的任何帮助,相反会期待他们帮助我。

另外,从主动提出跟随我者当中,我将最终决定谁伴随我,谁留下。

在这个寂灭期间,从10月16日至2月12日,我的行动和生活方式将不受任何条件约束。我可能会到处流浪,或者在某地安顿——何时何地,我将于7月至10月间决定。
我可能会乞讨、索要、接受或拒绝任何东西;或许也可能完全不做这些事情。我将根据神对这个大寂灭的旨意,依照情况需要,做任何普通或非凡、好或坏之事


之后,巴巴站起,与会者也全体起立。随着邓肯用英语、伽尼用乌尔都语、德希穆克用马拉地语宣读如下宣言,巴巴合掌站立,仿佛在祈祷:

在神跟前,心中铭记作见证的一切时代的所有完人,
我宣布,凭靠神的帮助和旨意,
我定将于今年10月16日采取这个寂灭步骤。
神已帮助我完全满意地完成百日闭关工作。
我感到确信神也将帮助我在1952年2月16日之前
获得旧生活美赫巴巴状态,并且普遍显现


巴巴总结道:“我要你们在场作为宣言见证的每个人,10月16日早晨从8点开始禁食24小时,只饮茶水。”


停会15分钟,让大家放松伸腿。全体又回到会堂后,巴巴开始授述末那乃息——心灭。揭示了若干要点后停下,表示午餐时间到了。说,“事实是,不管好坏,我定将采取这个神定步骤。”

停顿片刻,巴巴又补充,“一切都会好的,因为今天凌晨3点半,神向我透露,我将恢复旧生活的美赫巴巴状态。我有百分之九十九离开肉身的可能性;但因为有百分之一获得如愿成功的可能性,我对获得该结果感到百分之百的肯定!”

巴巴总结道:“下午我们再见面时,愿意者皆可决定跟从我。听完你们的决定,我会亲自最后决定谁跟随我,谁留下。安置瓦拉须履行安排事务到底,不要提出跟从我。”

随后,巴巴扫一眼面前的几张严肃面孔,开玩笑,“看在神的份上,千万别全体决定加入,以便我对你们都说不!”众人大笑,散会用餐。

午餐后,重新集合,给出个人决定。巴巴告诫:“这4个月跟我有关,可能会考虑提出跟随我者,不应把这仅看作是跟我几个月或陪我旅行的问题。”

出席会议的70多人中,仅21人提出跟巴巴一起走。用了近2小时讨论,巴巴询问每个人的家庭情况等等。提出伴随巴巴者有:巴巴达斯、拜度、查瑞、道拉·辛、埃瑞奇、伽德卡、格玛·伽内喜、古斯塔吉、凯克巴德、卡卡·巴瑞亚、基申·辛、米诺·卡拉斯、纳纳·科尔、潘克拉吉、彭度、普瑞塔姆·辛、普卡、赛勒玛玛、师利帕特·沙海、托迪·辛和瓦司·德奥·凯恩。尼鲁生病,无法成行;邓肯选择留在海得拉巴;卡卡仍患心脏病;巴巴命韦希奴留后,照顾女子。

巴巴说:

每一个提出加入我者确实都是认真的,对你们欣然决定跟从我,我感到高兴。希望你们都对我对每个人做的决定感到同等高兴——无论该决定会是什么。神知道这件事对我是何等要紧,在我实行这个神定步骤中,绝不可有一丝的障碍可能性 。

昨晚,我甚至感到,独自一人启程最好。之后又想起这些限制——我的沉默,恶化健康,等等——这都迫使我承认,不可自欺,单独走实在是不可能。所以我必须仔细考虑你们的意愿,之后让你们知道我的决定



翌日,1951年6月29日,星期五上午11点,巴巴表示已作出决定。21人中,15人不伴随。余下6人是拜度、道拉·辛、埃瑞奇、古斯塔吉、彭度和米诺·卡拉斯。其中4人肯定会加入他:古斯塔吉、拜度、彭度和埃瑞奇。巴巴表示将于9月7日决定,是否带上米诺·卡拉斯和道拉·辛。

“我将亲自充分过4个月的新生活,并将同样充分地亲自结束之。”巴巴表示。

同一天,巴巴授完《末那乃息》,转载如下:

倘若你们理解末那乃息,那么也许在1952年2月,我若不在世,你们就会受益。

中间不要提问,因为我将作为普通哲学家进行解释。如果你们提问,我只好用某种方式解释,这会造成大师向弟子授道的印象。要仔细冷静地领会涵义。

心从不转化。自我仅转化一次。“自我”指阿斯蒂特瓦,即你作为真我之存在。要对转化有个清楚认识。

今天你感到是男人,明天死去,再次出生,心印象让你觉得是女人;这皆属虚妄。心的态度随情境而改变,但心仍是心,无论上升还是下沉。心会快乐,也会悲哀。如此变化的是心的态度。心创造出诸世界、错觉、幻相,了无止境——心却依然是心。

心不能转化。为什么?因为它本身不是一。心靠欲望和思想生存,由印象构成。自我本身是一,但该自我(真我)现却被心束缚。这个由虚假印象构成的心,让真我认为自己是假的。心让你把生、死、苦、乐等当作真实,但没有比这更虚假的了。

此时此地你活着,有身体和感官。为何?因为你一直是。你对怎样出生、出生过程有印象吗?没有。因为你根本没出生!心给你在此在彼等印象。正是心给你印象,你才据此说“她是我妻子”或“他是我丈夫”等等。

心让你不停踢跶。假如你知道你的妻子孩子等等皆一,假若你知道你从不死、从不受苦,你就是一切之一切。心却在那儿困惑你!心说,“注意,她是你妻子,他们是你的孩子,这些是你的东西,”没完没了。是心制造这类印象。

所以,由虚假印象组成的心,让真我认同虚假。认为我是身体,我年轻、年老,我是男人、女人,我是这是那——皆是心造的印象。从不让自己感受“我是神”。它也许让你说“我是神”,但不能让你感受“我是神”。

只要心在,自我就不能从错误态度转化到真实状态。因而心也让你自称无限、全能等等,但你却不这样感受。为什么?因为由虚假印象构成的心,让你感到“我”是受限小我。

怎么回事?妄我若要体验其真实、原始状态,心就得走开。只要心在,即使观点改变,也不能体验真正“我是神”状态。

酣眠中,心暂时离开;自我在,印象再次把心唤醒,心又让自我感受虚妄。因此,在无数生命和形体中,自我在。心也在,心的印象却变化,身体因而相应变化,体验也相应变化。所以,要让妄我成真我,心就得走开。

生命的真正目的不是自我的死亡、而是心的死亡!所以,穆罕默德、琐罗亚斯德或耶稣所讲的出生一次或死亡一次,是指心的死亡。心从最本初出生——甚至早于石头状态。这种出生只一次,心的死亡也仅一次。

心死亡时,妄我转化成真实。真我从不生,从不死。自我永远真实,但因心而感受并扮演有限和虚假“我”。

心按照其善恶业相,不断地采用身体。这种采用与离开身体,非心也非自我的死亡。肉身死后,心和印象保留。是印象让心采用身体,以可能消灭印象。因此,心按印象采用身体,自我作见证。一个身体丢弃,另一个形成,尽管在放弃一个与采用另一个身体之间,有一定的时间间隔。

这个业相枷度(魔咒)把你束缚得如此之紧,你越努力逃脱,越受约束。这是因为必须根除心。谁去消灭?心不得不消灭自身。这是不可能的工作。消灭自己的过程本身,制造企图消灭之印象,故更受束缚。

如哈菲兹所言:
哈菲兹啊,你自己即面纱!
那就除掉自己!

怎样除掉你自己?消除之过程本身,则制造新业相。

成千上万人想过消灭心——主要通过行动、静心、知识与爱。至师们描绘出这些道路,旨在消灭心,同时保留意识。

现在考虑行动之道(羯磨瑜伽),它旨在达到末那乃息,即把妄我转化为真我——因为心通过身体的主要活动乃是行动。至师们看到,以妄我和充满印象的心为背景的行动,滋养而非消灭心。看到每一个人都必须行动;即使最懒惰者也得进行吃喝睡等行动。因此大师想出“无为之为”。 也就是去行动,但以似乎未曾行动的方式去做。这样,过去的行动印象,通过苦乐体验在心中消耗,又不制造新印象。

假设你不带私利念头,去帮助某人,或者试图保护某女子,因而遭殴打,却被警察逮捕,关进监狱。这些事件会消除你过去的一些业相,但因你没有私利,新业相则不形成。但是,该过程极为漫长复杂,只有在若干时间周期后,一个人才能通过行动获得末那乃息。 

所以,大师们想用行动杀死行动;也就是,以使印象无效、因而无结果无束缚的方式行动。例如,蝎子的天性是谁走近就摇尾蜇谁。假设将其毒刺除掉。它也继续摇尾巴,像从前一样行为;但在危险结果方面,使其行动失效——也就是说,排除行动恶果。若要行动无束缚,就必须消除导致束缚的效果。

世界及其活动确实是毫无价值。行动继续,不管是好是坏,因此大师们说,“以不造成束缚、不创造印象的方式行动。” 下面将解释这几乎是件不可能的工作。行动而不制造印象及束缚的方法有三:

第一:行动,但绝无你在做的念头。这必须是不间断的过程。也就是自我决不能片刻让心施加影响。事实上,你是为他人做,而非为你自己。这种无我行动,亦称无我服务,也几乎不可能,因为你一想,“我在服务别人,我必须帮助,我必须促进某项事业,”便陷落。这对领导者极其危险,除非百分之百持续放弃这个自我念头。

这一点可进而解释。如果一个领导,怀着最好动机,毫无私利地要别人为某项事业牺牲一切,自己却不能完全无我地、持续地百分之百那么做,结果则是灾难性的。整个团体的业相全部落在他身上,连他的跟随者也陷于这些印象,即使他们可能是怀着最好意图去行动的。类似的灾难也发生在古鲁与弟子的情况中,如果任何一方有任何我念的话。甚至对别人的同情都不应有。总之,要让行动无效,就必须不带私利去做,而这几乎不可能。

第二个方法是你无论做什么,好的坏的,都把它献给神,或者你的大师。这也几乎不可能,因为奉献必须是持续的,一刻不间断。若能做到这一点,行动就不会产生印象;若有间断,哪怕只一次,反应则是灾难性的,业相全聚到你身上。

第三个方法是,遵照一个无印象、心已灭者的要求做一切。这种行动不束缚你。这也最为困难。你必须对大师具有百分之百的坚定信心,甚至一刻的怀疑都是致命的。奎师那只得让阿朱那确信,他在万人万物里,无一人死,一切人都已死。之后,阿朱那所做的就是“无为之为”。 

因而上述三个方法几乎不可能做到。那么该怎样行动?纯粹陷入与妻子、儿女、生意等世俗事物而去行动,结果把你束于铁环。不带私利的行动则制造顺服、微弱和松懈的印象,即便帮助或同情别人的念头有时候仍进入心。因为心的角色是让自我通过身体感受假象,体验业相。但若心看到自我不那么轻易接受其独裁,此类行动所构成的印象则微弱。因而这种行动最终有助于获得末那乃息。

有些大师谋划出用心本身去毁灭心的方法——通过静心与专注;心专注时,其进一步功能削弱,印象消灭自身,因为印象如蠕虫,自行消耗。但这个静心与专注过程,也使末那乃息几乎不可能,因为心有实现印象的习惯。受到阻挠时,心愈发绝望。你刚坐下静心,有时候前所未有的念头就会来,最终发生下面三种情况之一:(1)你因无法专注而厌倦,(2)你感到昏昏欲睡,(3)更多恶念进入心,你只好放弃尝试。但如果你勇敢无畏,坚持不懈,那么在极少数情况下,心暂时止息。 这造成两种情况:要么进入狂喜,要么进入三昧。这种狂喜和三昧皆非末那乃息。对有些人,三昧成为职业;狂喜变成毒品,让人上瘾。人享受狂喜,却是暂时的。曾经有人进入三昧,下降到正常意识时,第一个念头跟进入三昧时一样。因此,若进入三昧前想钱,走出三昧时就有同样念头。

有些至师认为最佳途径是忘记自己,不给心制造新印象的机会。问题是怎样忘记自己!答案是:通过奉爱——巴克提瑜伽。百分之百地奉爱时,人便忘记自己。但这也基本上不可行,因为这种奉爱与忘我必须持续不断。

至师哈菲兹说:“若要至爱在场,别让忆念缺席。”

这种奉爱,这种忘我一刻都不可没有,也几乎不可能。这是奉爱之道,或者说巴克提玛伽。所以哈菲兹说:“伴随大师一刻,胜过虔诚百年。”

有些至师认为要歼灭心,就必须让它转向。心让自我说,“我是身体。”因此你让心说,“我非身体,我非此非彼,我是神!”这也几乎不可能,因为心有虚妄印象,让这个妄心说它感到不对的东西,就像虚伪行为。譬如,心知道它是某某先生。但若此人的心说,“我非人,我是神,”就在那一刻,心觉得在撒谎。结果使心灵、感情和爱枯竭。心不能做无为之为,因为它说,“我是神。有什么要做的?”心不能在奉爱中忘记自己,因为它说,“我是神,向谁祈祷?”

所以,末那乃息不可能。然而,无我行动,即使不完美,若坚持下去,则会达到心永久和平的阶段。它见神,但尚未消灭。如果通过巴克提达到持续奉爱的阶段,这种心平和见神也到来。若不惜一切,以百分之百的信心坚持说“我是神;我非身体,”也可达到这种心宁。但要达到末那乃息,总有一样东西。自由者能够根除他人的、甚至众人的心。即使先知和阿瓦塔,也得有完人的帮助和恩典,才能获得心灭。

总之,存在着这些达到末那乃息,让你感受自己是神、无限永恒的方法。但此言甚是,“你连本性都走不出去,怎能企望进入至爱门槛?”

遵循不同的道路,不同的人会遇到不同的困难。有些不懂静心技术者走火入魔。有些人说连一个女人都不能看见,对之神经紧张。 

事实是我们乃神,却被这个无耻心误导。心无耻得你越想摆脱它,就越纠缠其中,恰如你试图把一只脚拉出泥沼,另一只脚陷得越深一样。尽管如此,你还是得摆脱这个麻烦。 

末那乃息对于心是真三昧(极乐)。心被根除,死亡发生;自我即刻感到,“我是一切,与身体无关。”那一刻,要么震惊太强,身体脱离;要么动力使身体保持一段时间,直到脱离,如玛居卜的情况。

真我是目标。有些抵达末那乃息阶段且必须履行一定职责者,带着无印象心继续留在身体中,以帮助他人在万人万物中见自己。
称之为“无印象心”,称之为“真我”,称之为“转化自我”,或者称之为“真心”——皆是同一个无限真理,无始无终。你是一切之一切。你唯一需要的,是从你命中摊上的全部虚妄中解放出来。

现在我这样认为。我在新生活中完全充满弱点。但尽管时下无助,我不得不获得心灭。为实现这个极度困难的末那乃息工作,我手边有4个月时间。就好比瘸子要在4个月内登上珠穆朗玛峰。但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神将帮助我实现之。

你们10月16日禁食时,从心底请求神,帮助我如愿实现心灭。我感到百分之百的信心,神将帮助我实现之


授完语录,巴巴达斯问,“那些今天不在场者可否在10月16日禁食24小时?”

“愿者可这么做,”巴巴回答。“禁食期间,要向神祈祷,至少一次,愿他帮助我如愿实现神定步骤。”

开始授述时,巴巴曾禁止提问;拉姆玖却插话提问,巴巴回答,“你要有理智,是决不会问我的!”

尽管如此,巴巴仍然答复了拉姆玖:

我是作为一个普通人,试着解释一个普通人要实现的末那乃息。每人都可以且应当坚守对我的信心信仰。人人都可随意解释我的话。地震发生时,可能发生许多别的事,诸如火灾、洪水、房屋倒塌等等。不同的解释可能会同等正确。伽尼问我,我为何且怎么能获得末那乃息,因为他相信,这我已在旧生活中获得。不过,他是我的童年好友,我饶恕他提出这种问题。

会议就此结束。

翌日,1951年6月30日星期六,巴巴表示,“我对心中牢记古往今来的所有至师,所做的宣言极为满意。我希望你们分享了我的幸福。我还觉得,(1952年)2月份将达到无尽极乐。”

巴巴曾要与会者准备幽默小品,博他一笑。应众人请求,巴巴同意合影,当天上午拍了照。巴巴还带他们参观乌斯曼湖,这天其余时间在闲聊、消遣和娱乐中轻松度过。

晚间,达克、米诺、希度、伽德卡、鲁斯特姆·卡卡、克夏夫·尼伽姆等人演出,娱乐巴巴。克夏夫扮成女子,用纱丽一角遮脸,卖弄风情地斜瞟巴巴,企图引他注意。巴巴甚感好笑,送他一只项坠。

鲁斯特姆·卡卡模仿大阿迪的父亲,堪萨赫伯。办公室刚装电话时,堪萨赫伯会反拿话筒,贴在耳边。啥也听不到,便生气发火,大声咒骂。一次,从孟买打来长途电话。堪萨赫伯抓起听筒,放下一会儿,吸一撮鼻烟。再次抓起话筒,开始讲话,传来接线员的说明,“对不起先生,您的线路断了。没人和您讲话。”堪萨赫伯大怒。“没人和我讲话?我付了该死的电话费,不为谈话,到底为啥?你得和我讲话!讲!”

鲁斯特姆·卡卡的模仿让巴巴大乐。他得了奖。还唱了巴赞,其中一首深得巴巴喜爱,遂赏他音乐大师称号,又给他一件礼物。

达克也相当滑稽。扮演狂暴粗野的刽子手,设法杀死“心神”。

这天巴巴也个别会见几名爱者。纳纳·科尔对他说,“我希望留您身边。”
“你会照我说的做吗?”巴巴问。
“当然!”他迅速回答。
“从明天起,开始每天喝两瓶酒,吃两西尔羊肉,”巴巴命令。“你会这么做吗?”
纳纳出身高种姓婆罗门,平生从未碰过酒肉,却答应从命。巴巴又对他说,“我对你很满意,但你要继续留在家中,别碰酒肉!”

潘克拉吉也表达类似愿望,巴巴说,“你要是留在我身边,你妻子塔拉拜不会放我。”
“她会同意,”潘克拉吉恳求。“她不会惹事。她爱您巴巴。”
“好吧,这么做。回那格浦尔,两个月内天天去找妓女;另外,每天喝一瓶酒。你会这么做吗?如果你这么做,我会把你留身边。”
“我想想,再答复,”潘克拉吉说。
“思虑者事不成!”巴巴警告。“继续和妻子生活,切莫沾染妓女或酒。”

海得拉巴会议就此结束,受邀者返回印度各地家乡。

此时,朝鲜战争达到高潮。1951年4月和5月,中国和北朝鲜共产党军队发起重大战役,胜利在望。6月,巴巴迁往海得拉巴后,联合国军大举反攻。朝鲜战争结果是史上最血腥战争之一,死亡超250万人。这些可怕战争发生在巴巴制定戏剧性计划的同时。

在海得拉巴会议上,莫里向巴巴表示,他对顺势疗法感兴趣,希望进一步深造。因此,1951年7月1日星期天,巴巴欣然解除莫里的仆人伴侣身份,遣他回到旧生活。从1927年,年仅13岁的莫里·卡里,被父亲卡里玛玛送到美赫修道学校学习,之后一直随巴巴生活。作为新生活伴侣,莫里忠实履行全部条件,巴巴对他十分满意。

克里希那·奈尔也是少年时代,1939年在班加罗尔加入巴巴,留了下来。但1947年,巴巴遣他回南印度老家。新生活出发之前,指示克里希那赴印度各地朝圣。朝圣后,因巴巴未召他加入新生活,克里希那当了警察。
伽尼医生一次问巴巴,他和克里希那之间发生了什么:
“以前克里希那常来拜访,”伽尼说。“现在我们有数月没见他了。”
巴巴答道,“克里希那曾在直道上,可他转向了。现在到了路边,卡在那儿。”
“是谁改变了他的道,巴巴?”伽尼问。
“别问,”巴巴回答。

这个期间,克里希那有机会造访海得拉巴,给警局上司送包裹。他从阿迪邮寄的一则公告中得知巴巴在海得拉巴,于是参加了会议。
接见克里希那时,巴巴问他在做什么。又问,“你愿不愿再来随我生活?”
克里希那说愿意。巴巴随后宣布,“他又回到道上!”
克里希那辞了职,重新加入巴巴。

有一天,卡卡在住所附近发现一条眼镜蛇。叫克里希那来杀了它。蛇死后,尼鲁开玩笑。用力击打死蛇。正打着,睡裤系带断了,裤子落脚上。巴巴和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大笑。巴巴打趣尼鲁,“打条死蛇都会掉裤子,你要是杀活蛇,会出啥事?”

巴巴指示世界各地爱者,以及身边同伴和女子,于1951年7月10日星期二,早晨6点至11日早晨6点,保持沉默。

7月30日,拉诺和吉蒂从孟买抵达海得拉巴。巴巴曾指示她们辞职,尽管原本让她们在海得拉巴找工作,现决定不用找了。她们重新开始永久跟巴巴,同美婼、玛妮、美茹、高荷、娜佳一起生活。

玛妮和美茹到海得拉巴后动了手术,高荷日夜照料。拉诺为全体女子做早饭,为巴巴洗衣。这些事是美茹生病前一直做的。美婼照顾巴巴本人。娜佳做饭,吉蒂协助。玛妮病情加重,巴巴常让拉诺打电话到医院询问。

7月31日星期二,巴巴给5名亲密爱者寄发指示:

(孟买的)美赫吉·卡喀瑞亚:1951年10月16日,和孟买的一名帕西穷人,到乌德瓦达火庙。
(德里的)克基·德赛:1951年10月16日,和阿杰梅尔的一名贫穷穆斯林,到阿杰梅尔的克瓦伽·萨赫伯(姆依奴丁·齐西提)的陵墓。
(德里的)瓦司·德奥·凯恩:1951年10月16日,和马图拉的一名贫穷印度教徒,到马图拉的奎师那神庙。
(拉特的)伽亚·帕萨德·卡勒:1951年10月16日,和鹿野苑或贝拿勒斯的一名贫穷佛教徒或耆那教徒,到鹿野苑的佛寺。
(戈尔哈布尔的)未希瓦纳特·哈丹卡尔:1951年10月16日,和果阿的一名贫穷基督徒,到果阿的圣方济各·沙勿略教堂。

还进一步指示5人:

你和当地穷人要从10月16日早晨起禁食24小时(茶和水可随意饮用),并在指定地点念诵(给你的)祷文。
你们二人都要在10月16日祈祷之前沐浴。可用自行选择的语言念祷文。
付给该穷人101卢比。
你和穷人念完祷文后,于10月16日离开场地。

巴巴强调该工作的重要性,叮嘱他们,“不惜代价,执行任务。”

巴巴希望进入闭关,对挑选合适地点,给出5个具体要点:
“地点须远离城市。
“或在山上,或在海边。
“附近要有座小村庄。
“要有灵性历史。
“至少一面要有大片开阔地,以便我不受打扰地自由走动。”

1951年8月的第一周,埃瑞奇、彭度和拜度,在离海得拉巴8英里处,找到一座叫霍加古达的小山。山顶有个洞穴,毗邻穆斯林圣人赫兹拉·巴巴·法克鲁丁的陵墓。(注:赫兹拉·巴巴·法克鲁丁生活在14世纪。至今,虽然陵墓已成为常年朝圣地,奇怪的是,竟没有遮顶。几世纪以来,圣人仰慕者多次捐建遮顶,可每次才几天就被风刮掉。人们得出结论,圣人更喜欢裸露在天空下。)洞穴下方,是另一个自然形成的美好山洞,内有平台。下方有座印度教神庙。

巴巴很喜欢此地。用第二个山洞工作,用上面的歇息。评论说,“山顶,伊斯兰教陵墓;山脚,印度教神庙;半山腰,是我的伟大工作山洞,该工作结果非惨败即大捷!”

彭度在洞口搭起竹席门,把上面的洞穴改造成浴室。雇来制作竹席的男子由衷爱上巴巴。当初带彭度他们看场地的也是他。(注:巴巴离开海得拉巴多年后,彭度曾在普纳重逢此男子。他告诉彭度,他曾病重丧失视力。医生放弃对他的治疗。但他将巴巴像盒放入水杯,饮用。他告诉彭度,对巴巴的信心,使他视力恢复。)

1951年8月9日,星期一上午,巴巴召见大阿迪、小阿迪和同伴,讨论有关10月16日至1952年2月16日的4个月末那乃息的一些安排。

巴巴首先明确强调:“为获得我所希望的结果,我将绝对自由地做我喜欢、我认为适当之事。我也会完全自由地随时改变计划,取决于我在那一刻的精神状态和心情。”

这4个月分成4个阶段:第一阶段,持续30至40天,在霍加古达山上度过;第二阶段,又是30至40天,从海得拉巴步行到奥兰加巴德;第三阶段,在库尔达巴德联系玛司特。

“现在我不能说,这期间我将如何生活,如何行事,”巴巴总结。“我可能会几乎裸体,只围腰布,或者穿平常衣服;我可能会一天吃四顿,或者连续几天禁食。我不会故意做这些事,而是按神的指导做。”

巴巴表示,他将从奥兰加巴德到另一个地方闭关工作。他说:“在第三阶段末期,我的健康状况可能会濒临肉身脱离。那种情况下,如果我认为某地的灵性背景条件不再必要,会选择到与旧生活有关的地方度过最后阶段。”

这些情况下,巴巴更愿在美拉扎德附近的特姆比山。通知大阿迪和小阿迪,由萨若希协助,尽一切努力得到这座巴巴曾于1947年闭过关的山。山属于政府,很难这么快获得批准。但萨若希施加影响,得到了许可。帕椎开始在巴巴先前待过的山顶修建小屋。

会议结束时,巴巴强调:“我如果在坪坡岗山,也只会在末那乃息的最后阶段,持续30至40天。不应视之为我将定居坪坡岗。”

11日,大阿迪和小阿迪离开海得拉巴。

巴巴选了埃瑞奇、彭度、拜度、古斯塔吉伴随他度过4个月的末那乃息阶段。还表示,道拉·辛和米诺·卡拉斯,会在他身边度过前3个月。

与此同时,要德里的瓦司·德奥·凯恩找人制作五个宗教象征模型:一个佛寺;一个印度教庙;一个基督教堂;一个伊斯兰教清真寺;一个琐罗亚斯德教火缸(代表火庙)。在阿格拉的马丹·莫汉·阿格拉瓦和基申·辛的朋友奥瑞·贤卡·维玛的协助下,模型用阿格拉的雪花石膏刻成,并运到海得拉巴。

巴巴的计划,通过一系列的通告,告诉旧生活跟随者与信徒,但严禁他们与巴巴联系,或在他在山上工作和徒步旅行期间试图见他。

1951年8月16日星期二,由于当时国内局势动荡,向印度各地爱者发出指示:

鉴于巴巴必须在1951年10月16日实施“神定步骤”,巴巴要你们明白并遵守如下指示:

1)巴巴从未有、也永不会涉入政治。所以他希望,你们若有人做政治工作,切勿在工作中牵涉到他,或利用他的名。
2)巴巴希望全体旧生活跟随者都不要屈服追逐自私目的之诱惑。
3)巴巴希望全体旧生活跟随者和全体新生活朋友、兄弟姐妹、仆人,在心中点燃爱神之光


这些准备工作在海得拉巴进行之际,伽尼医生在普纳心脏病发作,于1951年8月20日晚上7点去世,时年57岁。阿迪立即致电巴巴,并和拉姆玖次日上午驱车赴普纳,参加伽尼的葬礼。参加葬礼的还有萨若希、纳瑞曼、美赫吉;以及普纳的很多巴巴爱者,伽尼是把他们领到美赫巴巴足前的媒介。(注:伽尼的遗体下葬家乡罗纳乌拉的莱伍德公园附近公墓。)

8月22日,巴巴致电阿迪:“伽尼身体虽已离开,但在见我真相之前,他是不会让我安宁的。”并指示阿迪、萨若希和拉姆玖协助伽尼的妻子清理家庭事务。

24日,巴巴对童年好友的感人致辞:

我在这个新生活中,不得不舍弃并承受的诸多事情中,伽尼的去世属于最大的。对印度和西方旧生活男女弟子和长期爱者的过世,我都有一种失落感。但伽尼的猝然离世对我乃是灾难,更残酷的是,这发生在新生活的即将完成之际。

对于我,比对你们任何一个,伽尼都独特无比;在仍然需要人为我做的全部工作中,有许多只能由伽尼来做,别人都无法胜任。他那个大脑袋确实是间宝库,智慧和机智的完美融合。

我们早年就一直是亲密朋友,他的心多么勇敢忠爱,无人比我更了解。所以对于我,伽尼无可替代——作为我的朋友和工具。

你们中在6月28日出席海得拉巴会议者会记得,伽尼宣读了我的宣言解释和宣言本身。作为该宣言的见证者之一,他本将于10月16日禁食,代表我念祷文。

1952年2月之前,我希望感到伽尼仍在肉身,所以要伽尼的女婿巴古在10月16日充当伽尼的替代,禁食并为我念祷文。巴古未出席6月28日的会议。已令拉姆玖给巴古详细生动的介绍,以使他感到亲身在场参会。从而履行伽尼作为宣言见证者的责任。

倘若神意让我于明年2月16日之前普遍显现,愿神意也让伽尼和每一位已故旧生活弟子,仿佛仍在肉身般,体验并享受该显现


巴巴闭关的必要准备工作持续整个9月。巴巴仍计划访问西方。1951年10月2日星期二发去电报:“很高兴伊丽诺拉(伊丽莎白和诺芮娜合称)成功让巴巴定于3月底前后赴美,若神愿意。最深的爱。” 巴巴曾表示,从10月起停止通讯,但仍指定邓肯与“伊丽诺拉”通信,商议访美事宜。电报发出后,巴巴还授述信件,最后说:“现在,巴巴的亲爱者你们,要为终于使我有可能访西而高兴。”

彭度完成霍加古达山上的必要安排。10月13日,彭度、古斯塔吉、拜度和道拉·辛上山居住,并在巴巴到来前清扫洞穴。埃瑞奇驱车送他们,随带行李和五个宗教模型。他把车停在山顶边,同伴们去查看场地。埃瑞奇锁上车,转身时,车突然开始往山下滚回。埃瑞奇拼命追赶,可车快速滑动,左转右折,跳过石头。埃瑞奇断定车报废了,尤其担心车尾箱里的易碎雪花石膏模型。

最后,车停在一片泥泞稻田里。埃瑞奇走近后发现,除了一块挡风玻璃破了,没别的破坏。模型完好无损。车本来很容易被石头撞坏,跌入旁边沟中。后来,他向巴巴讲了事故,巴巴只是笑笑。

10月15日星期一,巴巴向女子道别后,下午2点半,乘邓肯的饰有鲜花的轿车上山。韦希奴、尼鲁和一名伊斯兰教牧师随行,邓肯开车。半小时后,抵达霍加古达山顶。祈祷之后,韦希奴、尼鲁、邓肯和牧师回海得拉巴,埃瑞奇、彭度、古斯塔吉、拜度及道拉·辛和巴巴留在山上。
晚上,天突降暴雨
似乎为至爱将在末那乃息期间
经历的无法想象痛苦而落泪。

16日,巴巴和同伴在山上禁食,直到翌日早晨8点。在穆斯林圣人的圣陵内,全体同伴静默地站在巴巴身边,埃瑞奇念以下祷文,连续5次,每次用不同的神和阿瓦塔名:

阿乎若玛兹达啊,以您的无限伟大之名,
以您的至爱大我琐罗亚斯德之名
以所有的先知和您的爱者之名:

安拉啊,以您的无限伟大之名
以您的至爱大我穆罕默德之名
以所有的完人和您的爱者之名:

帕若玛特玛啊,以您的无限伟大之名
以您的至爱大我阿瓦塔罗摩、
阿瓦塔奎师那,阿瓦塔佛佗之名
以所有的阿瓦塔和您的爱者之名:

全能上帝啊,以您的无限伟大之名
以您的至爱圣子耶稣之名
以所有的圣人和您的爱者之名:

美赫巴巴恳求您帮助他成功完成
从今日1951年10月16日起的4个月工作,
并真诚谦卑地请求你让他
在1952年2月16日前
实现愿望并达到终极目的


同一天,10月16日,同样的祷文也在印度五个最神圣的地点念诵。遵照巴巴的命令,美赫吉在乌德瓦达的琐罗亚斯德教火庙;克基·德赛在阿杰梅尔的姆依奴丁·齐西提陵墓;瓦司·德奥·凯恩在马图拉的奎师那神庙;伽亚·帕萨德·卡勒在鹿野苑的佛寺;未希瓦纳特·哈丹卡尔在果阿的圣方济各·沙勿略教堂。每个人受令禁食和念祷文。同样,在海得拉巴的五个地方,巴巴同样指示尼鲁在佛寺、韦希奴在印度教庙、凯克巴德在火庙、邓肯在教堂、特选的穆斯林牧师在清真寺内。这一切在巴巴开始闭关的同时进行。

时间一到,巴巴让把代表五个宗教的五个雪花石膏模型送入圣陵,晚上8点至凌晨3点,他在里面单独同这些模型静坐闭关,同伴在外面看守。

两天后,18日上午8点至下午3点,巴巴在山洞内静坐。20日,早上6点至9点,在山洞下方的印度教庙内静坐闭关。

10月22日,巴巴在山洞内,同拜度领来的高级玛司特古拉姆·侯赛因交流。(注:1945年巴巴曾对他工作。)第七天,23日过去。巴巴结束闭关。

24日,霍加古达山上的行李被运到欢庆山的科依诺屋,巴巴给男女同伴捎去讯息:“我很好,我在山洞内的工作已百分之百成功。今日我将开始徒步旅行,经奥兰加巴德到美拉扎德。”

译自《美赫主》原版第十卷第3694-3731页

翻译:石灰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末那乃希,神定步骤,神决定了什么,寂灭,伽尼]:无
下一篇:[13-06-05] 末那乃息
上一篇:[13-06-02] 百日闭关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