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复杂自由生活
作者:宝·喀邱瑞 发布时间:13-12-08 浏览次数:1890 [ ]

1952年2月13日星期三,巴巴同女子们自新生活开始以来,首次造访美拉巴德。看望了那里已有两年半未见巴巴的弟子。第二天又来。2月15日,巴巴任命帕椎为美拉巴德管家,卡卡.巴瑞亚为美拉扎德管家。新生活期间,帕椎在美拉扎德,希度任美拉巴德的管家。

这个时期,在美拉巴德和美拉扎德居住者有:
下美拉巴德——帕椎,邓肯,卡里玛玛,希度和妻子拉妲,巴拉.塔姆巴特,穆罕默德玛司特,阿里.夏;
家属宿舍——姜古家,萨瓦克.考特沃家,瓦露;
上美拉巴德——曼萨丽,捷拜,谷露、佳露、美露(达斯托);
美拉扎德——拜度,埃瑞奇,古斯塔吉,卡卡.巴瑞亚,凯克巴德,克里希那,尼鲁,彭度,韦希奴;美婼,玛妮,美茹,高荷,娜佳,吉蒂,拉诺。

如通告所述,巴巴于16日完全结束闭关,又开始在主房的卧室居住。2月17日星期天,巴巴同美婼、玛妮、美茹和高荷,乘纳瑞曼的车离开美拉扎德,前往孟买。美赫吉,纳瑞曼,吉蒂,拉诺乘美赫吉的车随行。中途在普纳的宾德拉屋稍停,举行小型达善。巴巴和女子这次到孟买,是为了办理赴美签证。将随巴巴赴西方的邓肯、尼鲁、大阿迪、古斯塔吉,也同萨若希乘他的车到了孟买。取得签证后,巴巴和女子22日上午返回美拉扎德。

巴巴仍受痔疮和裂口之苦,故于2月26日11点,在阿美纳伽市立医院,由专门从孟买请来的焦勒卡医生做手术。在手术台上巴巴急于尽快做完手术,以致医生不慎将热直肠镜掉落在肛门。没有麻醉,巴巴一声未吭,焦勒卡医生很感动;泪水盈眶。埃瑞奇的心折服,对巴巴的忍耐力深感惊叹。

在场的高荷与邓肯也目瞪口呆。下午4点,巴巴乘救护车回美拉扎德,高荷开始为他治疗。邓肯和彭度协助护理。

这期间,阿美纳伽的巴吉拉施.提瓦瑞,携妻子柯姬拉到美拉扎德看巴巴。巴巴问柯姬拉,“今天你做了什么饭?”
“米饭,豆糊,蔬菜和烙饼,”她说。
“做了多少饼?”
“大概30只。”
“什么!就你俩,怎么做这么多?”
 “巴吉拉施的姐夫带女儿们来,”她解释,“需要多做些。”
“女孩子帮你做饭?”巴巴问。
“没,没帮,”她答。
巴巴转向巴吉拉施,表示,“打发亲戚今天回去!柯姬拉身体不好;他们看不出?”
巴吉拉施回到家,告诉姐夫,“你们最好今天走。”
“可我们打算待两周,”他说。“不着急回去。”
“你们最好今天就走,请走吧。”
“急什么?”姐夫问。
“抱歉,这是巴巴的命令,”巴吉拉施解释。召来出租车,装上行包,让他们走人。后来得知,这些亲戚一直嘲笑巴吉拉施夫妇跟随美赫巴巴。这次“被逐”使他们意识到巴巴的无所不知,也逐渐倾向他。

7日,巴巴及赴美旅伴接种天花疫苗。巴巴的胳膊肿胀,身体难受,让帕椎给美赫吉发电报:“巴巴的疫苗反应严重;手臂和腋腺发炎疼痛,还发烧。”帕椎还给大阿迪写纸条:“愿神帮助巴巴和西方!”

大阿迪和顾麦3月14日到美拉扎德见巴巴时,巴巴指示阿迪,让萨若希继续为孟买的印度中央银行的保险柜付费,在那里所保存的物品中,有巴巴1925-26年间在美拉巴德的著作手稿。

巴巴在末那乃息工作之后一直身体虚弱。3月17日,致电美国的伊丽莎白和诺瑞娜:“巴巴的状况日益糟糕,但他仍说他‘会来的——除非不可能,因为这次不来,我再也不会来了。’” 

在普纳的埃瑞奇3月15日回来。这期间候拜度也在普纳,他也接到电报,要于18日中午到美拉扎德。


1952年3月21日星期五,是巴巴的“复杂自由生活”的第一天。这天,他乘阿迪的车,同纳瑞曼、美赫吉、拉诺和吉蒂到美拉巴德。尼鲁、韦希奴和帕椎,乘埃瑞奇开的吉普车尾随。女满德里和阿娜瓦丝乘纳瑞曼的车前来。在角卜地(小屋),巴巴向大阿迪和埃瑞奇授述如下通告:

今天是我“复杂自由生活”的第一天,我很高兴通过此公告宣布:

A.对“生活”及其三个阶段的说明。(注:10天前,3月11日,巴巴已授述该说明。)
B.对相信我的“1号生活通告”者的讯息。
C.给埃瑞奇和彭度的从1952年4月1日至10月底之间7个月的指示。

A.说明:

(1)今天“生活”发现我既强又弱。强的是对大知之确信和旧生活之美赫巴巴状态,而弱点和束缚欲望之常人状态则使我感到十分软弱。
(2)如我所声明,我已把对自己和所有相关者的末那乃息工作之结果,交给神的判决与许可。该工作的结果将于何时、何地、如何发生,我完全留给神的旨意。
(3)在我的复杂自由生活、完全自由生活和燃烧自由生活期间,我,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将做在神的引导下揭示给我的工作。

我感到在我的复杂自由生活中,束缚将支配自由。在我的完全自由生活中,自由将支配束缚。在我的燃烧自由生活中,自由和束缚二者都将,凭靠神恩,融入神圣生活。

B.讯息:

我今天给爱我者和信我的生活者的讯息是,要逃脱这个宇宙幻相,并证悟无上实在,我们必须遵守如下:

最首要的是,我们对神人的彻底臣服,在他身上,神显示了自身的全部荣光、无限能力,无量知识、无比喜悦和永恒存在。

若做不到这种彻底臣服,那么对如下之一或一些,如果忠诚履行,也能赢得神的恩典:

(1)全心全意地爱神。对见神、认识神、与神合一的强烈渴望,构成吞噬一切的爱,致使爱者摒弃一切,包括自身。
(2)总是与圣人和爱神者为伴,全心全意服务他们。
(3)头脑对淫欲、贪婪、瞋怒、仇恨、权力、名声与找错等诱惑保持警惕。
(4)完全彻底的外部舍弃,离开万人万物,在独处中献身于斋戒、祈祷与静心。
(5)生活在世间,而实践彻底的内在舍弃。这意味着履行一切世俗责任而不执着;认识到一切皆幻相,惟独神真实;以纯洁的心履行世务,在紧张活动中间过遁世者的生活。
(6)无私服务:实践此道者不考虑自己,只考虑他人的幸福;服务别人而不思酬报;从不让心难过失望;欣然面对一切艰难困苦;为他人利益牺牲自身幸福。此乃无私工作者的生活。

C.指示:

1. 我将派遣埃瑞奇,带着特别指示,赴印度和巴基斯坦各地7个月,为我从11月15日开始的“燃烧自由生活”工作做人员和奠基准备。
2. 燃烧自由生活,将要求我和准备好者,在神爱火焰中自由地燃烧,并且带领我们通过B中提及的各个方面。
3. 埃瑞奇除了执行1952年3月21日给他的特别指示外,还须遵守如下:
a、已给他2000卢比,用于这7个月的开销。
b、他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接受任何人的钱款。
c、他可接受食物和车票——只有当有人乐意提供时。
d、他应避开政治,如我们一贯所做的。
e、他应杜绝淫欲行为,如我希望他一直所做的。
f、他不应因受称赞而高兴,也不应因受嘲辱而沮丧。
g、他应勇敢而友爱地面对一切困难,以神的名义忠实完成工作。
h、他应严格遵守印度和巴基斯坦两国政府的法规。
i、彭度已受令在这7个月工作中,全心全意地协助埃瑞奇。
j、彭度也被给予2000卢比。
k、上述所有指示对彭度同样有效。


授述完毕,巴巴到美拉巴德山,看望曼萨丽及凯克巴德家人,接着返回美拉扎德。自从1948年,巴巴已停止在美拉巴德过夜。需要时,他白天去美拉巴德,晚上回美拉扎德。


1952年3月22日星期六,巴巴由彭度和尼鲁的陪同,埃瑞奇驱车,前往普纳的伽内喜金德花园。在那里做农业官员的达迪.科罗瓦拉,安排巴巴在园子里住宿。尽管达迪厌倦了工作,决意辞职,巴巴却以奇特的方式要他保留工作。达迪在宾德拉屋同毗鲁.撒达谈起自己的决定时,巴巴突然进屋。交谈间,巴巴对达迪拼出,“伽内喜金德的氛围相当好,气候也很好。是个最宜人的地方,那里的牛奶优质,健身益神。我很喜欢伽内喜金德,你不应离开。”

达迪想:“真不幸。若另一份工作薪水更好,我为啥不应离开?伴随这个大师不好,他的命令约束人。”他虽说心中嘀咕,却未向巴巴吐露半个字。
巴巴看他这样,含笑授述,“你在伽内喜金德,有机会陪伴我,多幸运。”

这次巴巴到普纳,是因邓肯和埃瑞奇的催促,来配假牙的。帕帕.杰萨瓦拉为此曾联系了家庭牙医,巴鲁恰医生。巴鲁恰答应用铂金假牙,费用600卢比。可交付的却不是铂金做的,而是更便宜的材料。帕帕怒火冲天,同牙医争吵,谴责道,“这样蒙人不好。我们说好付600卢比,要铂金的,不是普通假牙。”最后,争端以降价解决,支付医生450卢比。

听了帕帕的汇报,巴巴却说,“去,把余款付给他。”
“您说什么,巴巴?”帕帕.杰萨瓦拉大惑不解:“为何要奖励他的欺诈?”
巴巴回答,“正是为了让他记住自己的欺诈,才给他150卢比的。这会提醒他所干过的事。我的方式与世间的相当不同。”

3月24日,巴巴乘美赫吉的车前往孟买,住在阿厦那。焦勒卡医生来检查了巴巴的痔疮。次日巴巴回美拉扎德。因巴巴身体虚弱,西方之行的出发日期推迟9天,改为4月18日。

29日,巴巴再次带女子参观幸福谷,午饭后返回。自1923年起,巴巴时而造访此地。在他这次降临期间,幸福谷也获得特殊位置。

从孟买返回后,巴巴给那格浦尔的嘉尔.科罗瓦拉发急电,召他马上到美拉扎德。当时嘉尔有项重要的政务要处理,但一接到巴巴的电报,他立刻动身,于3月30日星期天到达美拉扎德。巴巴告诉他,“我需要400卢比。能给我吗?”

嘉尔没有一丝犹豫,把钱递给巴巴,但思忖道:“巴巴干吗为这点小事把我老远叫来?他要是明说,我会从那格浦尔把钱寄来的。”嘉尔对背后原因一无所知。结果,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巴巴。

31日,巴巴来到阿美纳伽,会见那里的亲密爱者。阿迪驱车先将巴巴、尼鲁和帕椎送到萨若希家。巴巴会见萨若希、纬露、小阿迪和芙瑞妮。接着到库希如大院,给所有员工及其家属、鲁斯特姆.卡卡和达图.美恒达格家人施达善。并且给顾麦、琵罗佳、美茹和萨瓦克特别关照。随后访问纬露的兄弟克基家和阿克巴棉纺厂。11点半驱车回美拉扎德。

同一天,阿迪的外甥法鲁、贝拉姆和麦鲁在美拉扎德见到巴巴,巴巴对麦鲁说,“你如果对我有一星点的爱,你的状况就会改善。”

4月6日星期天,巴巴同女子乘美赫吉和纳瑞曼的车,离开美拉扎德前往孟买。古斯塔吉、尼鲁、韦希奴携部分行李,乘巴士和火车随后。同一天彭度到普纳,加入埃瑞奇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之行。巴巴希望埃瑞奇一同去西方,但埃瑞奇请求免除,表示自己因新生活旅行和艰辛而身心交瘁。于是巴巴派他同彭度赴印巴各地巡回演讲,向人们解释巴巴的新旧生活和末那乃息阶段的含义,为燃烧自由生活做准备。巴巴目前在过复杂自由生活,这将延续到同年7月10日。

在孟买,巴巴和女子在阿厦那逗留三天。之后搬到孟买郊区班德拉的“诺曼屋”二楼。因为巴巴发现阿厦那太喧闹,纳瑞曼和美赫吉费尽周折,才仓促找到这间公寓。地方相当小,房东是位基督徒妇女,住在楼下。随巴巴在班德拉住宿的有美婼、玛妮、高荷、美茹和阿娜瓦丝。拉诺和吉蒂留在阿厦那。

在班德拉的住所,有一次,巴巴谈到燃烧自由生活:

真人是极乐海洋。零(幻相)是悲惨海洋,是一切众生的烦恼,骚扰得他们个个受苦。在燃烧生活中,靠神的恩典,将点燃焚烧这个“零”生活!燃烧自由生活,不是可理解的事,而是被见证的事。

那天夜间,巴巴坐卧不宁。美茹,高荷,阿娜瓦丝合住一间。巴巴走过来,令她们离开,睡在阳台。守夜的埃瑞奇,将巴巴的铺盖放在她们房间。巴巴进去,过了一小会儿又出来,到阳台叫女子回房间。他依然烦躁不安,来回踱步,然后回自己房间。一整夜不停地换地方,不自在。后来得知那位基督徒妇女遇到很大困难,巴巴显然在为她工作。

翌日,4月11日上午,耶稣受难日,巴巴极度疲惫憔悴。指示埃瑞奇,打电话向留守阿美纳伽、美拉巴德和美拉扎德的人员传达如下讯息:

“健康不佳。房子内外有诸多干扰。夜间,交通造成大量骚扰。去西方虽说必须,看来不确定。传达给所有人。”

因房屋挨着繁忙马路,巴巴不想继续逗留,决定带女子回阿厦那。到后,批评纳瑞曼和美赫吉,“你们不考虑我。不关心我。我要个安宁处,你们却忽视我的希望,不放在心上。昨夜是我的十字架受难!”

美赫吉、纳瑞曼和萨若希又马上开始另找地点。纳瑞曼和美赫吉在35英里外的马维海滩找到房子。当晚,巴巴和女子搬过去。此地很安静,巴巴很喜欢,同女子在长长的海滩上散步。当地居民是渔夫,巴巴观看他们驾渔船,对四周的田园风光甚为满意。

巴巴的食物由阿娜瓦丝之弟贺马.达达禅吉从孟买送来。一天,巴巴指示贺马,“到英国去,什么都别担心。我与你同在,会为你做一切。在英国学汽车机械。”其实巴巴叫他去英国,有特别原因。贺马膝关节受伤疼痛,需要动手术,尽管他从未向巴巴提及此事,巴巴也不曾问过他。但何事能瞒住全知者?所以说,巴巴让他放心,不必担心。后来贺马如愿做了手术。


1952年4月15日,巴巴在阿厦那给大约200个孟买老爱者施达善,包括D.M.辛德和克夏夫.V.尼内家人。辛德通过伽德卡认识巴巴,尼内则是通过阿美纳伽的鲁斯特姆.哈施达鲁。(注:尼内之妻和鲁斯特姆之妻卡库是姐妹。)

20岁的朵丽.达斯托也来达善,可她22岁的丈夫佳尔.菲罗兹.达斯托却没来,因为他不信巴巴。朵丽自幼接触巴巴,她母亲苏娜工程师(阿娜瓦丝的姨母)常来看巴巴。那天,朵丽回到家,发现佳尔在流泪。问起缘故,他回答,“啥都别问了。不去达善巴巴,我犯下今生最大的过错。我真是个傻瓜!现在我承认他是阿瓦塔。”

佳尔.达斯托出身琐罗亚斯德教牧师阶层,在孟买长大。朵丽去参加达善后,不信巴巴的佳尔,无论朝哪儿看,都是巴巴!朵丽刚离开,这就发生了。为躲避,佳尔走出屋,可在外面,也看见巴巴!他感到无助,回了家,琢磨怎样逃避这一幕,眼中涌出泪水。眼泪打消了一切怀疑,使他从那天起,紧抓美赫巴巴的双足。

一名迟到者,得到2分钟的达善和帕萨德。他是位医生,叫贺山.古斯塔吉.巴鲁查,25岁,来自瑙萨里。1949年,巴鲁查医生拜访萨考利的乌帕斯尼.马哈拉吉埃舍时,首次听说美赫巴巴。在那里他偶然听到两人谈论说,美赫巴巴要关闭埃舍,带几个人流浪印度各地。1952年这次达善,是巴鲁查医生首次有机会见到巴巴。 

在阿厦那的达善,是1949年新生活以来,大师的长期和亲近爱者第一次亲密接触他。高荷的妹妹恺娣,自新生活开始,一直住在纳瑞曼和阿娜瓦丝家;苏娜玛西和寇诗德,现住在1923年巴巴曾住过的塔夫提宅邸。巴巴指示这些女子继续这种生活。

这次在孟买,巴巴还同拜度访问了迪娜.塔拉提的家。她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但只有女儿洁茹在家。巴巴对她说,“我想带个玛司特来。你能准备一个房间吗?”巴巴还指示房间须有独立入口和浴室。塔拉提家只有一个这样的房间,房间的一角是全家人聚在一起向巴巴祈祷处。

洁茹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巴巴查看了整个屋子,挑选了几件家具,洁茹一一搬进房间,除了床。巴巴说床太重,吩咐她等家人回来帮她一起搬。“一两天内,拜度就会带玛司特来,”他表示。“少了一张床,你们怎么办?”
洁茹说,“我们姊妹睡一张床。”
但几天后,拜度来通知洁茹,巴巴的工作已完成,玛司特不会来了。

译自《美赫主》原版第十一卷第3764-3775页

翻译:石灰  校对:田心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证悟,斋戒,祈祷,静心,无私服务,耶稣受难日]:无
下一篇:[14-01-04] 过去与现在
上一篇:[13-08-22] 美赫朝圣者静修所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