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德里达善
作者:宝·喀丘瑞 发布时间:14-12-06 浏览次数:979 [ ]

1952年11月28日星期五,巴巴和满德里乘马尼克布尔-占西特快列车,离开哈默坡前往德里。哈默坡的亲密跟随者陪同。阿娄巴在车上整理行李时犯了错,巴巴训斥他:“我里面在燃烧!别因你的疏忽让我外面也燃烧。”

抵达占西后,到G·S·斯利瓦斯塔瓦家中歇息,他是安拉阿巴德的老爱者,已被调到占西。全家人都跑来迎接巴巴——他妻子、母亲、三个女儿和几个儿子。那一幕很逗,因斯利瓦斯塔瓦身材圆胖,平常从不跑动!巴巴站在原地,直到斯利瓦斯塔瓦气喘吁吁地跑到跟前。巴巴慈爱地拥抱他,打趣:“你跑得相当快!”

几年前,斯利瓦斯塔瓦到美拉巴德达善,巴巴问他为何不带家人来。斯利瓦斯塔瓦答,他家人口多,负担不起。巴巴说:“没关系,有一天我会上你家见他们。”而今诺言兑现。

巴巴对全家人语重心长地说:“这样想,是我对你们的爱,让我远道来看你们。你们可知我的爱是什么?你们真幸运,我来你们家。有一天你们会明白的。”

斯利瓦斯塔瓦邀了几个私人好友来见巴巴,巴巴坐在他家花园的菩提树下,发帕萨德。斯利瓦斯塔瓦的儿子,印德杰特,离开去拿相机,未得到帕萨德。等他返回,巴巴又坐到树下,把他那份给他。还让印德杰特拍了几张照片。

当晚,巴巴和满德里离开占西,29日上午抵达德里。沃斯·迪奥·凯恩和妻子、哈吉万·拉尔一家、克基·德赛、T·N·达尔、P·H·甘玖、基申·辛和普若卡希瓦提、克基·纳拉瓦拉、德希穆克博士、他女儿珊吉瓦妮,和其他几人,在火车站迎接。巴巴同埃瑞奇、查干和希度住总统庄园16号凯恩的家,其余人住泰戈尔路10号哈吉万儿子的住所。但两地相距甚远,造成不便,因为巴巴总是要满德里伴随左右。彭度很难照顾所有的行程安排,因交通工具不是随时可用,巴巴召他时去不了。同时,各地来的随行人员不断增多。

如前所述,巴巴本次旅行期间,每到一个新地方,首项任务总是服务赤贫者。凯恩已找好7名穷人,可他们不是巴巴喜欢的类型。尽管如此,巴巴仍对他们工作,未受很大影响。

在哈吉万家住宿的彭度和全组都未准时到凯恩家。这让巴巴不悦!彭度解释:“我能怎么办,巴巴?我坚持哈吉万尽快为我们找辆巴士,可他找不到。”
巴巴问哈吉万·拉尔:“你把我视作什么?”
“帕若玛特玛,”他答。
 “你连认为我是神,都不服从我的命令,光靠理解有何用?”
“明天起不会耽搁了,巴巴,”哈吉万承诺。“我会确保落实一切安排。”
可次日,又发生此事。巴巴批评哈吉万:“昨日你向我做了承诺。为何言而无信?我以为我最擅长违诺,可你超过我!”

29日,巴巴服侍穷人后,外出联系德里的玛司特。提前遣拜度从哈默坡来寻找高级灵魂,他却未能找到很多合适的。巴巴对所做的玛司特工作不满意。

下午2点在凯恩住所,有一个当地爱者的私下活动。普若巴·凯恩诵克坦;余者唱巴赞。吟唱间,巴巴在字母板上授述:“要对自己和对神真诚。”巴巴喜欢音乐节目,最后发拉都作为帕萨德。

因当天早上满德里未赶上穷人活动,巴巴已通告他们:“为弥补穷人项目的延误,我希望给一名特殊男孩洗脚顶礼。必须在16至18岁之间,有灵性兴趣,聪慧,顺从父母,还有心灵纯洁。谁能给我找个这样的小伙儿?”

普卡自告奋勇,同纳纳·科尔一起承担任务,二人同道拉·辛和巴巴达斯,到一所大学找这样的小伙。学生们嘲笑他们,但他们不畏缩,接洽了校长,他推荐了合适人选。男孩乐意,他母亲却接受不了美赫巴巴这样地位的人物给她儿子洗脚顶礼。普卡劝说她满足巴巴的愿望,那妇女却坚持不肯。最后,他们找了另一名路过的男孩,带给巴巴。巴巴满意,顶拜他的足并给他51卢比。

公众达善在德里的六个地点举办。负责安排活动的哈吉万·拉尔,将一场安排在拉合尔门附近,他的家中。全家人对巴巴竭诚信爱。他妻子和女儿安古芮,为大批随众做了最好的膳食安排,儿子苏甘德和印得尔在其它方面协助。巴巴却经常指责哈吉万,奇怪的是,后者的爱却有增无减。

11月30日和12月1日,在德里的泰戈尔路10号,举办两场由该市中层家庭参加的达善活动。一场活动在市政厅举办,主要由受教育的文化人参加。在哈吉万住所外,搭建一个大型华盖,巴巴早晨和晚上接见来访者。

这些聚会期间,巴巴授予两篇讯息。首篇涉及到宗教的《仪式教规》:

不同宗教和教派的各种仪式教规,旨在释放神爱,却大多将灵魂束缚于表达形式的重复机制。对外部僵化形式的执着,不仅限制爱本身,还在宗教之间制造分裂。所以,仪式教规往往把灵魂束缚于愚昧和虚妄分别,成为真实觉悟的障碍。

真正的求道更热衷于内在生活。内在生活建立于对神的爱,这种爱歼灭所有的欲望,只保留唯一的欲求与渴望——与至爱之神结合。他不痴迷于固定的崇拜形式。这种痴迷扭曲真正生活。自由灵魂从不纠缠于这些无关紧要之物,从不让自己被执著仪式教规所导致的分别倾向压倒。


第二篇讯息有关《神与宇宙》:

普通人陷入宇宙及其诱惑,尽管整个宇宙不过是神或真理之影。大师们总是沉浸在与神合一的喜乐,绝不会卷入虚幻宇宙之迷宫。通常我们对影子毫不在意,大师们也毫不在意宇宙,除了将人类注意力从影子转向实在。


托迪·辛,1950年新生活期间在曼吉瑞村见到巴巴后,举止一直像玛司特,不再关心家庭。他从阿里格尔到德里参加达善活动,期间巴巴指示他,要留心生意,莫忽视责任。

另一场达善活动,于12月2日星期二,在神智学会大厅举办,两天后《印度时报》予以报道,还刊登了巴巴的照片。虽说吞噬哈默坡的圣火未在德里体验到,几个新人却与巴巴建立亲密联系,被他的光之美 “烤焦”。

其中一位是巴巴在拉特提到的“智力巨人”。叫萨达·尼兰简·辛,旁遮普大学营地学院的院长。在几个达善地方,尼兰简·辛都在场。一天,他妻子(古鲁那纳克的忠实正统追随者,对其他圣者一概不信)阻止他。然而,在美赫巴巴身上,尼兰简真切见到了他的古鲁那纳克!这一现象发生时,他懵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时他看见巴巴是那纳克,有时是巴巴本人。这一幕使他产生信心,并希望妻子也能有同样体验。当晚,他的愿望成真,妻子梦见美赫巴巴,渴望达善他。从那以后,她常去达善巴巴——对巴巴的爱,渐渐地竟超过她丈夫!

尼兰简邀请巴巴到他学院,给学生施达善。这不在原定计划内,是最后一刻匆匆安排的。尽管按计划没有时间,巴巴仍接受邀请,将之挤进时间表。结果这是所有活动中最棒的。12月2日晚7点半,巴巴前往学院。包括员工学生,近3000人出席。巴巴抵达时,受到尼兰简·辛、贾金达·辛教授等人的隆重欢迎。巴巴被领进会堂,人已爆满,数百人只好站在外面,人声鼎沸。

获巴巴允许,院长站起作开场白。他一起身,听众立刻肃静下来。尼兰简·辛说:

“你们知道我是院长。我也教哲学。你们把我视作该学科的专家。然而,像你们一样,我也仍是个学生。毕竟,我对灵性所知甚少。当我读到美赫巴巴的《语录》时,那是一位朋友借我的,我开始对他产生十足信心。读得越多,我越被他吸引,虽然素未谋面。当我见到他本人,听到他的一些阐述,不禁觉得:我找到了古鲁。

可我进退两难。你们知道我妻子和她的教条宗教信仰。我们两个有分歧,决不可能一起生活。我叫她只见美赫巴巴一次。我见过他三次,她呢,那之后,见了他六次!现在,我叫她当着在场各位的面,向美赫巴巴献花环。”

会堂高声欢呼,尼兰简·辛夫人为巴巴戴花环。她的这种意外转化,令所有人惊喜。她过去对其它宗教经典,连看都不看。接受美赫巴巴为大师,实乃非同寻常。巴巴超越所有的宗教,尼兰简·辛和他妻子承认这点。贾金达·辛教授和妻子对巴巴的信爱也加深。

每一场活动开始前,会宣布关于顶礼的讯息,接着巴巴顶礼众人。在营地学院,再次宣读“神的战士”讯息。还宣读了巴巴的《灵性自由》讯息:

我们已获得民族自由;现在让我们努力获得灵性自由,除此之外的种种自由皆是束缚。灵性自由被淫、权、贪、嗔、恨、妒及低级欲望之束缚所玷污。打破这些束缚之囚禁,便获得自由遗产。它由无限能力、智慧、和平、爱与极乐组成。要获得该自由,我们必须证悟其源头——神。要证神,我们必须爱他,在其无限大我中失去我们自己。 

我们可通过强烈渴望与神合一来爱神。可通过臣服于神的人格显现,赛古鲁,来爱神。也可通过爱我们的同类,通过以自身幸福为代价让他们幸福,通过牺牲私利为他们服务,通过献身于对被压迫者的无私工作,来爱神。通过这些渠道的任何一个来强烈地爱神,我们最终都会体验神即我们的真我。

生命目的是证悟在我们内在的神。这甚至可在履行世俗义务时做到。在生活的各行业和紧张活动中间,我们应当感到超然,把一切作为献给至爱之神。

让人们“关心食”方面,已经说得够多。现在必须让他们“关心神”。必须让受压迫者和穷人明白,从灵性的观点看,其不幸和苦难可成为真理奋斗的武器。他们应感到,可把苦难视为神的礼物,勇敢乐观地面对之,它们会成为通向永恒幸福之门。

我赐予每一个人爱和祝福,愿他们认识到独一无限之神平等地居住于我们内里,除他之外,其它一切皆虚妄。


之后,巴巴对学生讲话:“我感到与你们为一,亦是你们之一。如果你们努力遵循所宣读的两篇讯息,我来这里的目的将会实现。” 

也是这次在德里期间,59岁的锡克教圣人,基帕尔·辛,首次见到巴巴。哈吉万·拉尔认识他,在圣人寓所安排了一场达善活动, 11月30日星期天下午,聚集了大批人。可巴巴获悉后反对,说或许人们会搞混,以为是来达善基帕尔·辛,而非他本人。

随后派基申·辛和德希穆克通知圣人,巴巴更喜欢当晚在明托路的一个更中心的位置施达善,邀圣人和他的追随者前往。基帕尔·辛来了,少了把椅子,巴巴叫他坐在箱子上,让人在上面铺了毡毯。巴巴对他说:“你来了;你很谦卑。你赢了,我输了!”巴巴离开时,慈爱地拥抱他。在巴巴坐入轿车时,基帕尔·辛再次要基申·辛请求巴巴造访他的埃舍。巴巴同意,说他只会见圣人和他的家属15分钟,并定下日期时间。

到明托路达善巴巴的一群妇女,提供在新德里的拉金德-纳伽的寓所,用作达善活动场地,并答应做好一切安排。12月3日星期三上午,巴巴前往那里,快到之前获悉,那些妇女是基帕尔·辛的弟子。在家中定期聚会,这次还邀请了圣人。为保证基帕尔·辛和巴巴平起平坐,她们在遮篷里的台上并排摆了两把椅子,一把给巴巴,另一把给圣人。基申·辛和普若卡希瓦提劝她们拿掉第二把椅子,可妇女们反对。哈吉万·拉尔直接去找圣人,他马上同意,一进遮蓬,就让人把椅子摆在低位。巴巴随即到达。施完达善,在字母板上拼道:“最坏恶棍也好于伪圣人。”

(虽然巴巴承诺到基帕尔·辛的埃舍见他,后来甚至把会见时间延长15分钟,以便也见他的弟子,但巴巴缩短了在德里的逗留,未去圣人的埃舍便离开。派遣基申·辛去找基帕尔·辛,为巴巴未能造访表示遗憾,圣人颇失望。不过,事件进展表明,这不是圣人最后接触美赫巴巴。) 

最后的达善活动,于3日晚上5时,在德里大学的文学院大楼举办。会堂尚未满座,巴巴只好在车里等了20分钟。他对凯恩和德希穆克说:“现在我等着人来,他们不来。可当我走了(离开肉身),他们会哭着涌来。”几名外国要人(很可能来自外交团体)坐在听众席中。巴巴在字母板上授述:

生命目的是证悟我们与无限为一;这可通过爱神达成。神爱使我们对自己并对他人真实。使我们诚实地生活,认识到神本身即无限诚实。

神爱是解决一切困难的途径。它使我们摆脱每一种束缚。使我们诚实地说话、诚实地思想和诚实地行动。使我们感到与整个宇宙一体。神爱净化我们的心灵,荣耀我们的存在。致以我的爱与祝福。


巴巴原计划在德里逗留到4日,但3日在德里大学施过达善,他改变主意,决定乘夜间10点的列车离开,前往阿美纳伽。他遣库玛回曼吉瑞村,叫他14日赴库尔达巴德。陪巴巴赴德里的哈默坡组,从占西下车,返回哈默坡。

这部分燃烧自由生活旅行完成后,(患了重感冒的)巴巴于1952年12月5日星期五抵达美拉扎德,见了女满德里——美婼、玛妮、高荷、娜佳、美茹和拉诺,还会见了卡卡、邓肯、尼鲁和克里希那。

《美赫主》第十一卷
石灰翻译 田心校对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美赫主]:无
下一篇:[14-12-07] 阿姆劳蒂、萨奥内和那格浦尔
上一篇:[14-12-03] 哈默坡达善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