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安得拉邦达善
作者:宝·喀丘瑞 发布时间:14-12-12 浏览次数:1526 [ ]

1953年1月16日星期五,巴巴从马德拉斯抵达维杰亚瓦达。满德里不睡,巴巴休息。可那是什么休息?他通宵沉浸于内在工作。有时召见有的满德里;有时给其他人指示。不过,因满德里醒着,巴巴休息得不错,感到清新愉快。

巴巴入住维杰亚瓦达车站旅馆,许多人前来参加安得拉之旅。最大一批是来自哈默坡的30人。从德里,来了达尔、甘玖和基申·辛;从那格浦尔,来了纳纳·科尔、潘克拉吉、宝和卡普瑟;从萨奥内,来了坡帕里·普里得;从孟买,来了纳瑞曼和美赫吉;从阿美纳伽,来了卡卡·钦乔喀和潘多巴;从阿姆劳蒂,来了德希穆克夫妇及女儿;从阿里格尔,来了托迪·辛。

巴巴对拉特的阿育吠陀医生高瑞·贤卡·外迪亚说:“我的健康很差。摸下我的脉。”医生号脉时,巴巴又说:“我现在同时患麻疹、流感、肺炎和疟疾。你有药医治吗?”

有些人,如萨加尔的拉贾·巴万特·劳·科尔和哈默坡的几名女子,未经巴巴同意而来。巴巴责备他们后原谅。拉贾·萨赫伯·科尔在那格浦尔见过巴巴,随纳纳来到维杰亚瓦达。因他是皇族后裔,风度高贵气派,巴巴昵称他“曼切-夏”(有个国王之名)。

巴巴问起克夏夫·尼伽姆的工作,他回答尚未恢复旧职。巴巴指示他,4月前不要找别的工作,这项指示成了给他的终身命令,因他注定为阿瓦塔的事业奉献一生。

宝为巴巴带来一篮著名的那格浦尔橙子,巴巴当球抛给在场者。他朝一个方向看,往另一个方向扔水果。没接住者必须还给巴巴重扔。接住者有幸得到帕萨德。

在维杰亚瓦达未安排固定活动,可得知巴巴莅临,近300人聚集到他身边。

接着两周,安得拉邦的景象焕然一新,耳中唯闻神爱之歌。树木、藤蔓、花朵、风儿欣喜若狂。顽石也仿佛焕发生命!

自1947年后的漫长五年里,安得拉爱者一直邀请巴巴亲临,祝福他们的土地。巴巴到来之前,人们经历种种体验。有人梦见他;有人称亲眼看见。整个安得拉邦“醺醉”了,人们惊惊异于这一骤变。

不同村镇搭起蕉叶和树枝装饰的优美拱门。处处是帐篷、华盖、棚舍和华亭,入口张灯结彩,地上铺满贵重丝绸和绣花纱丽,供神人行走。

安得拉用人类应该采取的适当方式接待阿瓦塔。地平线上升起歌之阳,渴望同敞开的心灵分享美乐。阳光普照万家,唱起至爱赞歌。人们谈论天使国度的奇妙,可神爱之“燃烧”国度更神奇,它含有阿瓦塔亲临的喜乐。
 
1953年1月,连续两周,整个安得拉熊熊燃烧;只留下其燃烧之歌的灰烬。仿佛美赫巴巴将安得拉与欲望和尘世喧嚣隔绝,只让它听到其歌的甜美旋律。

彭度为全体预定了一节火车包厢,1月17日下午,巴巴一行约50人离开维杰亚瓦达,前往塔德帕利古德姆。车上,巴巴听爱者讲故事说笑话,常询问列车行驶时速。佳尔和达克讲趣事让他开心;库玛讲述生活中不可思议的 “真实” 轶闻。列车驶过埃卢鲁,他们看见兰伽·劳在监督搭建大蓬。向他招手,他也挥手回应。

当晚7点半,抵达塔德帕利古德姆。站台上,几百人迎候巴巴。目睹人间这一幕,天使眼中落泪,形成乌云,从天空降下蒙蒙细雨。

美赫接待委员会的成员上前迎接巴巴。巴巴走下火车,达纳帕希·劳医生等人为他戴花环。因降雨,他们被困在车站大约5分钟。整个时间高呼声响彻天空,欢迎至古者莅临塔德帕利古德姆。

巴巴同纳瑞曼、美赫吉、埃瑞奇和达纳帕希·劳,坐入一辆装饰有数千朵鲜花的轿车。余者皆乘轿车或巴士,在巴巴车后,排成长长的一队。由一支军乐队开路,驶离车站,众人唱着甜美的曲调:“那谟美赫巴巴,阿瓦塔,那谟迪瓦迪瓦(致敬美赫巴巴,阿瓦塔,致敬众神之神)。”

欢迎来点燃安得拉者的队伍壮观感人。这是无人畏惧之火。人们冲向它,燃烧自己。

8点,队伍抵达巴巴入住的客栈。满德里和其他人住在一所寄宿中学。当地律师乔苏拉·文卡特斯瓦拉·劳,负责食物。

1月18日星期天,巴巴到达纳帕希医生的住所,从上午9至10点,做穷人工作。照常给7个穷人洗脚、顶礼,给每人51卢比。在燃烧自由生活期间的每一项活动中,这是第一件事。每到一地,巴巴也会外出联系玛司特。

巴巴接着给一个叫巴维瑟提·穆里达的17岁少年洗脚、顶礼,递给他14卢比帕萨德。指示少年夜晚入睡前念他的名,永不撒谎,不做坏事。还让他同巴巴一起旅行。

接下来,巴巴会见达纳帕希一家。还看望了安得拉美赫中心的秘书、后来的副会长,58岁的I·V·瑟夏吉里·劳一家。41岁的罗摩巴德拉·拉朱,和35岁的弟弟巴斯卡拉·拉朱,是从达纳帕希那里得知美赫巴巴的。当时罗摩巴德拉受雇教达纳帕希的女儿跳婆罗多舞(一种古代舞)。1952年11月美拉巴德聚会期间,罗摩巴德拉创作了《那谟美赫巴巴,阿瓦塔,那谟迪瓦迪瓦》的词曲。这次巴斯卡拉在巴巴面前唱了此歌,巴巴打断,询问是谁写的。唱完后,巴巴命达纳帕希和哈默坡爱者,记下并背熟这首祷歌。在活动期间,这首歌唱遍了安得拉,传唱至今。
 
接着伽德卡行阿提,之后巴巴忽然站起,走到屋外。走了约50码,在一座小屋门前台阶上坐下。对屋里的人微笑,继续坐着——让里面的居民十分惊讶。车开过来,巴巴坐入,却再次下车,向小屋主人表达他的爱。然后返回客栈。

后来得知,该屋住户是位低种姓贱民,靠养猪为生。因为种姓,不敢来达善巴巴。(当时安得拉邦,不准贱民与高种姓印度教徒交往)那人一直为此难过,自忖:“我真不幸,神就在附近,我却不能达善他。不光人鄙视我们——连神都鄙视我们!他给成千上万人施达善,我却不幸到瞧他一眼都不行。我真不幸,太不幸了——不幸到连神都抛弃我们,不怜恤我们!”

他正这样想着,神人竟亲自走向他的小屋。在巴巴眼里,他不是低种姓被遗弃者,而是内心向他呐喊的灵魂,不能忽视。惟独他知道人的内心活动。

下午2至5点,在客栈上演卡瓦里节目,巴巴大为欣赏。

邓肯也陪同巴巴来到安得拉,因他是《行道者》作者,被视为重要人物。这让他觉得好笑,在有人向他致敬之前(介绍时他们总试图这样做),他会首先向他们敬礼。

1953年1月19日星期一,上午8点半,大型群众达善活动在达纳帕希住所对面的巨大亭蓬举行。照例宣读巴巴顶礼讯息和燃烧生活说明。随后美赫委员会、本地律师协会和甘地服务机构发表感人演讲,欢迎巴巴莅临本镇。巴巴的《灵性自由》讯息由达克宣读,库图姆巴·沙斯特里译成泰卢固语。接着达善开始。巴巴给近10000名男女施达善,发帕萨德,直到下午1点。2点半重新开始,持续到深夜。当天约20000人有幸接触巴巴。整个过程中,巴斯卡拉·拉朱不停地唱巴赞,中间巴巴会授述一些阐释和讯息。

次日上午,在塔德帕利古德姆,巴巴访问爱者们的家。包括:T·巴皮拉朱、B·罗摩林格希瓦拉·劳、V·拉姆达斯医生、J·文卡特斯瓦拉·劳、科卡·切拉帕提·劳、曼恰拉·文卡纳、瑟施·班希拉、P·苏亚昌德拉·劳,以及赛巴巴和乌帕斯尼·马哈拉吉团体。每到一家,伽德卡都用马拉地语行阿提。在班希拉家,他妻子求巴巴赐个儿子。在苏亚昌德拉家,夫妇俩安排了唱诵古吠陀经,欢迎本时代阿瓦塔。

巴巴到达纳帕希家用午餐。达纳帕希的小孙女们为巴巴跳舞,巴巴亲吻她们,同她们玩耍。

一名叫修达南德·巴拉提的56岁瑜伽士,从旁迪切里来到达纳帕希家达善巴巴。多年前,巴拉提见过赛巴巴,赛给他一颗糖,说:“你的至爱不久会占据你。保持沉默,专注大我。与最甜者(神)相连的心也甜(有福)。”

乌帕斯尼·马哈拉吉曾告诉修达南德:“你的生命至爱有一天会拥抱你。”胡布利的一位大圣人也说:“你将遇到一位沉默大师。”如今,他在会见过拉玛纳·马哈希和奥罗宾多等灵性觉者之后,终于面见美赫巴巴,立即认出他乃“圣人中的圣人,圣雄中的圣雄,我漫长朝圣的目标。”

巴巴亲切接见他,修达南德·巴拉提顶礼巴巴之足。巴巴授予他一篇《内在谦卑是力量,外在谦卑是软弱》讯息。

小女孩们为巴巴跳舞时,他说:“我唱的第一首歌,我跳的第一支舞,将我永恒地束缚。我尽了最大努力,也不能解脱。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又一个时代,我不得不一次次作为人来到世间。由于我唱了那首歌,整个宇宙缠在了我脖子上!”

他又说:“倘若你们认识到,整个宇宙只不过是无限上帝的影子,就决不会担忧这些短暂事物。那时你们会明白:你们每个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永远在神里。”

萨姆帕施·艾扬伽之女嘉娜吉,携女儿瓦苏玛提从马德拉斯过来。瑟夏吉里一家也在。巴巴慈爱地问候每一个人。他问瑟夏吉里的女婿M·V·苏巴·劳:“你爱我吗?”他回答是,巴巴问:“你想要什么?”
“我别无所求,巴巴,”他答。
巴巴对他的回答感到满意。

下午在客栈,穆鲁克塔拉·罗摩林伽姆·沙斯特里(巴巴昵称其巴巴·沙斯特里)用古典风格唱了几首卡比尔和弥拉的歌。卡比尔的歌《揭去面纱,得见罗摩》触发巴巴解释:

想象一下,你们自古就在,现在仍在,将永远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想让你们都记住,你们必须诚实。必须对神,对你们自己,对他人诚实。你们若诚实爱神,就会忘记自己,在万处万物中看见我。神不喜欢伪装,仪式只是外表。将信爱拿来炫耀,是对神的侮辱。这就是卡比尔所说“切莫沉湎于欲望”的意思。

有许多瑜伽士能够达到三昧、在空中飞或在水上走,却不懂什么是爱。该神爱焚毁我们的所有限欲望;但这种爱中燃烧应当是无烟的。卡比尔一言蔽之:“揭开七色面纱!”他没说“拿掉”纱帘,而是用“揭开”一词。

实际上,这个面纱微妙得,连最精微和高级的念头都刺不穿或撕不开。该面纱有7层与7结。7层属不同颜色,属7类业相。这些印象属于幻相生活。更清楚地说:这个我们通过感官看、听、体验的世界,是一个幻相,基于7种虚幻欲望。浊生活的整个运作,都建立于这7种欲望之上,这就是为什么灵魂的“下降”和“上升”皆有7个阶段。

梵天的真正基地在头部,所以你们发现通向这些幻相的7道门——2只眼,2只耳,2个鼻孔和1张嘴。高级灵魂内眼打开,进入道路时,可以说“解开”第1结。第1结解开时,7层面纱的第1层脱落,相应于口。第1结解开时,可以说行者已粉碎1种欲望,进入第1层面。

第2结解开时,相应于右鼻孔,第2层面纱脱落,行者可以说已进入第2层面。在此看见奇妙事物。虽说这些事物皆虚幻,他若迷失其中,就完了!
(注:此处“完了”意指迷失于天堂。唯有至师或阿瓦塔,能从这种“神圣麻木”中救出这类灵魂。例如穆罕默德玛司特,1936年在孟买找到他。巴巴将他拉出该迷醉。)第3结是左鼻孔。在此行者看见更迷人事物。并且能知晓众人的心。第3结之后,行者进入耶稣所说的灵魂之灵性暗夜。

第4和第5结同时解开,相应于右左耳。这些欲望被粉碎,行者进入第4层面。并且成为全能。他甚至能起死回生,在此他有可能堕落最底深渊。他若滥用能力,就会堕落。若抵制住使用能力之诱惑,便同时解开第6和第7结,相应于双眼,并粉碎第6和第7种欲望。他现在进入第5层面。但面纱仍在,他看不见神。惟有神的恩典或大师的帮助,才能扔掉或撕开该面纱。之后行者进入第6层面,由前额中央即第3眼代表。此刻他面对面看见神无处不在。

很少人能进入由头顶代表的第7层面。在此人成为神。但这唯有靠大师的帮助才能实现。只有极少人从头顶下降到心灵。大师能够在眨眼之间,甚至更快,同时拿去所有这些面纱和一切,因为一切皆虚幻。

这最终意味着:惟独神真实,别的皆幻相。我们都永居于此,我们的至爱上帝。故我们皆一。


巴巴总结道:“这是我在燃烧生活中授予的第一则长篇语录,你们在任何书中都看不到这种阐释,因为主题很难理解。但这种解释为有些灵魂需要,对他们大有裨益。”

下午5点半演唱活动结束。

在塔德帕利古德姆,巴巴的可敬可爱使得神爱之火四处蔓延。火焰让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忧伤,有人风趣,余者沉默。不同个体有不同反应:有人唱歌,有人跳舞,有人忙于服务,有人茫然恍惚。尽管他的神爱表现各式各样,人们的陶醉并无二致。成千上万人感到仿佛淹没于喜乐海洋,一连数日处于陶醉状态。

连路上的儿童也起劲唱诵“那谟美赫巴巴,阿瓦塔,那谟迪瓦迪瓦!” 狂热场面非笔墨所能充分形容。唯有海洋语言能够描绘,但那是无字之语。总而言之,安得拉通过火吸收天堂甘露,因而得福。


1953年1月21日星期三,早上7点,巴巴一行乘轿车和巴士离开。塔德帕利古德姆挥泪告别。半小时后,抵达彭塔帕杜。巴巴受到近5000人的热闹迎接。I·甘伽达拉姆和一名阿阇黎(印度教牧师)致欢迎辞。人们唱了几首歌。巴巴触摸祝福了香蕉和番石榴帕萨德,让在场工作者分给众人。8点钟,巴巴向聚集的学生授述讯息后,前往皮帕拉。

劳医生、库图姆巴·沙斯特里、玛里克·阿贾纳·劳和其他几人,已在塔德帕利古德姆加入。每到一处,都由库图姆巴·沙斯特里将巴巴的讯息译成泰卢固语。

8点半左右,巴巴到达皮帕拉,在当地中学举办活动。到场者超过5000人,包括学生。

《神顶礼神》被宣读之后,巴巴说:

我很高兴今天到你们中间。自古至今,从无始永恒,我的讯息一直是爱。惟神真实,要认识他,我们必须爱他。神平等地居住于我们所有的人里面,他想要内在沉默之爱。我们也可通过爱同类来爱他。只要我们诚实地爱神,生生世世的怀疑、担忧和焦虑都会消失。

我祝福你们能够通过爱,在万人万物中看见我。倘若你们中至少有一人配得这种祝福,我则不虚此行。

现在我要将顶礼你们,这意味着你们全体顶礼我,因而你们无需再分别顶礼我。


巴巴顶礼众人后,触摸祝福将作为帕萨德发的鲜花。之后到舒马拉帕里·维拉巴德拉·劳的家,9点钟离开皮帕拉。途中,在两个村庄停下5分钟,在这段短短时间里,数千人获得达善。他的灿烂微笑散发火与光,穿透每一颗心。

11点半左右,巴巴进入珀努贡达,达善于下午2点半在坎亚喀-帕美希瓦瑞寺举行。近8000人利用这个机会,从他手中接受帕萨德。贾瓦迪·拉克希米亚·奈杜,安排巴巴在当地村委会办公室食宿。巴巴访问了他家,以及埃杜瑞·那罗辛哈·穆提和努里·拉克希米·那拉亚纳的家。

翌日,1月22日星期四,早晨7点,巴巴离开珀努贡达,在卡帕瓦拉姆村停下,施达善。8点半,抵达尼德德沃莱。这是库图姆巴·沙斯特里和玛里克·阿贾纳的家乡。达善安排在当地中学,约5000人参加。照常宣读并翻译讯息之后,巴巴快速发帕萨德,到9点50分,即做完一切。

库图姆巴·沙斯特里,为陪同巴巴者安排了茶点。巴巴发帕萨德时,满德里和其余人用茶。对这种违令行为,巴巴在达善结束后,训斥行程主管彭度。其实,彭度一直站在巴巴身边,并不知道大伙儿在用茶点。为教训新来者,巴巴严厉纠正彭度和其他满德里,让大家认识到,未经他同意,不可随便吃喝。这也发生在旅途中,满德里成为靶子,接受巴巴的“利箭”,以警告其他人的缺点。经过多年的这般待遇,满德里不为羞辱所动,在巴巴的打击面前,保持谦卑无助,唯一在乎的是伴随他。

在尼德德沃莱,巴巴访问了沙斯特里和玛里克·阿贾纳·劳家。沙斯特里的妻子,两个儿子巴斯克和克里希纳,首次见到巴巴。沙斯特里虽经济拮据,却为巴巴做了全部安排。巴巴想给他500卢比,他却不肯收下。因拒绝巴巴的帕萨德,每况愈下。当他认识到因不接受那笔钱而犯了大错时,为自己的骄傲而羞愧。巴巴后来建议他:“每当我给帕萨德,都应立刻高高兴兴收下,因为从阿瓦塔手中接受帕萨德是大幸。”

10时许,巴巴前往考弗尔,到了城外,却叫车停下。达纳帕希·劳同家人驱车尾随。德里及其余人员的巴士远远落后。巴巴下车,坐在树下,因满德里与他分开,训了达纳帕希、沙斯特里和阿贾纳·劳一顿。

 “莫玩火!”巴巴警告他们。“我从一开始就一直说,满德里应始终和我一起。你们忽视我的命令,没有妥善安排。我取消余下的安得拉之旅,今天就去孟买!”

达纳帕希恳求巴巴宽恕,获得原谅。但也学到终生教训:神爱火焰的甜蜜中也有严酷。这种苛刻中是真正甜蜜,缺少它,火无从发光。

巴士仍未赶到,达纳帕希驱车返回查看。发现一辆巴士汽油用光了,另一辆发生机械故障。巴士问题解决,一小时后满德里赶到,巴巴仍坐在树下,尽管显得不耐烦。

事后不久,继续向考弗尔行进。考杜瑞·克里须那·劳是考弗尔的东道主,但巴巴没去他家,而是直奔拉姆林格希瓦·劳的家,家中正在庆祝他女儿的婚礼。考杜瑞过来,央求巴巴宽恕未妥善安排巴士。巴巴宽恕了他,来到他正给一批穷人施食的家。

下午3点半,达善在当地中学举行,已聚集近5000人。巴巴触摸祝福一篮篮水果,指示作为帕萨德分掉。

尽管考杜瑞·克里须那·劳负责安排所有事务,巴巴却同他保持距离,似乎心情不佳。但这是他吸引考杜瑞的方式。用疏远把他拉近。正是考杜瑞,几年后在考弗尔建立了巴巴中心——美赫斯坦(美赫之寓)。

拉贾蒙德里的东道主,45岁的尼提米·达玛劳,开着自己的福特车来到考弗尔。他曾是赛巴巴和乌帕斯尼·马哈拉吉的忠实跟随者,1952年11月在美拉巴德会议上见过巴巴。下午4点半,达玛劳驱车接巴巴到道莱斯沃勒姆,参加那里的大型活动。只有埃瑞奇、美赫吉、纳瑞曼和沙斯特里陪同。

考杜瑞安排满德里和其他成员乘船前往道莱斯沃勒姆(注:戈达瓦里河流经考弗尔,从而将安得拉邦分成东戈达瓦里和西戈达瓦里两个地区)。日落时分,巴巴的车驶过道莱斯沃勒姆的戈达瓦里河坝。巴巴示意停车。下车,面朝西方,在河中浸了浸手足。

达玛劳已在拉贾蒙德里为巴巴预定了寄宿学校的学生宿舍,纳瓦-巴拉提-古鲁库。道莱斯沃勒姆的达善活动后,巴巴到达,满德里却不在。因没有巴士接,他们还在戈达瓦里河边等候。巴巴对达纳帕希、达玛劳和阿贾纳·劳大发雷霆。他坐在宿舍院内的树下,反复说:“我告诉你们不要玩火!我要取消整个活动,回孟买。”达纳帕希失声痛哭,巴巴宽恕了他,但取消了当晚的戏剧表演。

1月23日上午,巴巴叫来达纳帕希、达玛劳、沙斯特里、阿贾纳·劳和伊迪萨·沙希拉朱,见证一个特殊事件(注:伊迪萨·沙希拉朱于1939年首次听说美赫巴巴,曾参加1952年11月的美拉巴德会议)。巴巴顶礼56个人的足,他们“代表”地球上的56位成道者。仪式结束时,由达克宣读《忏悔祷文》。

巴巴选了几个男孩一同旅行。一个男孩是穆里达,另一个是贾伽特·库玛(税务官V·V·那拉亚纳·劳之子)。还有达纳帕希的两个儿子,以及普卡从哈默坡带来的两个男孩夏玛和辛格。德希穆克博士在拉贾蒙德里加入。

在拉贾蒙德里, 3000多人参加了上午9点的达善活动。照例指示群众不要顶礼巴巴。有位少年达善时哭个不停,抓住巴巴,说:“您不让我触摸您的足,我就不拿您的帕萨德。”巴巴示意他坐在脚边,并把帕萨德放在他嘴里。继续达善。少年仍旧哭泣。最后,巴巴示意普卡带少年离开。普卡举起他,像小孩般放在肩上,男孩却不停挣扎。阿娄巴叫普卡放下他,男孩扑在巴巴足前。巴巴拥抱他良久。少年哭得厉害,普卡以为他会当场死去!

最后,普卡带他离开,为他轻轻按摩,使他平静下来。晚上,巴巴问起那少年,普卡向他保证,少年安然无恙。
“你对他做了啥?”巴巴问。
普卡答:“我给他按摩,他恢复了理智。”巴巴叫来伽德卡,让普卡示范。可普卡示范时,伽德卡太怕痒,笑个不停。巴巴也笑得脸颊泛红。

在拉贾蒙德里,巴巴还访问了达玛劳、乔迪·普若卡希、高塔麦·吉瓦克·阿伦伽和古若拉·克里希那·劳(达玛劳的岳父)的家。在达玛劳家,他女儿为巴巴表演舞蹈。

之后,巴巴到火车站,前往埃卢鲁。现场挤满爱者信徒,向巴巴欢呼,纷纷为他戴花环。

巴巴乘下午3点半的列车出发。为了看他一眼,在沿途几个车站,都聚集了成千上万人。列车都要耽搁好几分钟,直到群众满意。几天时间,他已进入成千上万人的心!他的一瞥,足以点燃他们心中的火焰,解答生生世世的疑问!”

1953年1月23日星期五,晚上6点半,巴巴到达埃卢鲁。数千人到车站迎接,“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的欢呼震动列车。此乃神爱之声。此爱乃啜泣之爱、欢欣之爱!

迎接者有兰伽·劳、R·V·拉玛劳、潘吉迪古德姆的王公、卡纳克丹迪医生、卡塔·苏巴·劳和K·那拉延·劳。他们为巴巴戴上花环。领巴巴上王公的装饰华丽的轿车。长长的队列,跟随神采奕奕的宇宙之主穿过全城。巴巴一行住在卡塔·苏巴·劳的大花园。专为巴巴备有小房间,为其余人搭了帐篷。天性纯朴的卡塔作了精心安排。

次日上午,巴巴为7个穷人洗脚。洗完一个叫布帕提·劳的少年的脚,巴巴顶礼并给他7卢比帕萨德。

1月24日,巴巴派邓肯从埃卢鲁回美拉扎德做些工作。同一天保·纳图加入巴巴一行。

那天上午巴巴表示想做弹珠游戏。10到12名满德里参加,巴巴一举击中7颗弹珠。游戏持续半小时。见巴巴打弹珠,接待委员会成员惊讶不已,游戏结束后,巴巴评论:“多年后,我再度玩起弹珠。但事实上,自古以来,我一直在同宇宙打弹珠,从未错失过目标!

 “我乃小之最小,大之最大。这是我的实际体验。达到彻底净化者将知道,我乃万人万物。

“我一直重申,我们必须诚实。一丝虚伪实际赶走无限,也就是巴巴。所以,我的祝福即爱神时的这种诚实。”


下午在埃卢鲁,C·R·雷迪爵士学院操场举办大型群众达善(注:C·R·雷迪爵士<1880—1951>是著名印度教育家,安得拉大学创办者之一)。大批村民从邻近地区赶来,让人想起萨奥内的节庆场面。人们坐巴士及数百辆牛车抵达。估计有25000人。

4点巴巴进入大篷,全场起立。都坐下后,巴巴授述讯息:

在你们中间我很高兴。把我当作你们的一员。我乃穷之最穷,富之最富。你们每一个人都蕴藏着无限能力、知识、极乐与和平。倘若你内有无限能力,却感到无助;内有无限幸福,却觉得不幸,则是由于愚昧。要消除愚昧,唯一的途经是爱神。你们若真诚而强烈地爱神,就会在自身内找到他。

我祝福你们获得这种神爱。如果你们至少有一人,按神应该被爱的方式爱他,那么我来此地的目的就已达到。


埃卢鲁律师协会的一名会员致欢迎辞。达克宣读巴巴的《燃烧自由生活》和《灵性自由》讯息,接着帕萨德分发和达善开始。达善持续近3小时,之后巴巴坐车回住所。

1月25日星期天早晨7点,同行者遵令到巴巴房间集合。“昨夜我没睡,”他说。巴巴希望访问那些想邀请他却不敢的贫民寒舍,并就此讨论。他总结:“我不是去那儿表现谦卑。我在众生内,乃众生目标。那何必做这种访问?因为我爱穷人,这千真万确。人们也应明白,我是为穷人而来。”

有个随行者说,安得拉人“疯狂爱上”巴巴。巴巴引述乌尔都语诗人吉伽尔的诗句:

如今一提爱字,足以令我惊心!
神啊,爱带来怎样的毁灭!

又解释说:“吉伽尔的这些诗句极有意义。吉伽尔并非成道者,但因诗意想象力,有时则传递最佳灵性思想——当然,纯属巧合。哈菲兹不仅是大诗人,还是成道者。

 “至于我,那种爱我不怕,因为我就是那种爱。我掌管那种爱。现在是至爱害怕爱者的时候了!’”

巴巴改变话题,说:“我是阿瓦塔。但告诉我,你们怎么知道我是阿瓦塔?”

伽亚·帕萨德·卡勒引用《罗摩衍那》的一些诗句,说这些足以让他确信,美赫巴巴是阿瓦塔。巴巴回应:“但还有人说,在卡利年代(当今时代),许多人将冒充赛古鲁和阿瓦塔。你怎么知道,我是真的,不是骗子?”

一个人说,没有人像巴巴那样权威地宣布自己是阿瓦塔;因此巴巴一定是阿瓦塔。“但你怎么知道,我的言论有自知之明?”巴巴问。“也许我阅读往昔阿瓦塔的故事后,模仿其风格。所以(证据)不在于用权威的方式说什么。

 “当今世界,大概有70人自称是本时代的阿瓦塔,东西方都有——愿神怜悯他们!所以,有关你们怎么知道我是阿瓦塔的问题,仍然没有答案。”

班迪力·B·巴皮拉朱讲了一些神奇体验,称这些足以向他证明,美赫巴巴是阿瓦塔。对此,巴巴详细回复:

所有这类体验,皆可归因于你的信和爱,因此也远远不能证明我是阿瓦塔。当然,至于我本人,我体验我是阿瓦塔。然而,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不感到确信,你们真正知道我是阿瓦塔。要知道我是阿瓦塔,要知道我是什么,你们必须成为我所是!

有一天,乌帕斯尼·马哈拉吉,就我们两人在他小屋时,合掌对我说:“你是阿瓦塔”。尽管事实上,阿瓦塔、神和你们所有人皆一,但我唯一要你们做的是:满怀信心爱我、服从我。哈菲兹有言:

哈菲兹啊!什么都不要担忧。
只管崇拜大师,抓紧他的衣。
任何情况下都不松手! 

为阐明这点,假设有一个火车头,连着五六节车厢。有的装有金子,有的装有银子,有的装着牛粪。但只要与车头连接着,就全都安全,并抵达同样的目的地。可一旦连接断了,车厢则留在原地。

所以,有念头别烦恼,无论好坏。记住:一切念头皆虚幻。唯一真实的,是紧抓住衣边。


普卡发表热忱演讲,巴巴赞赏说:

毋庸置疑,阿瓦塔是阿瓦塔。阿瓦塔的情况是,神采用人身——不如说,神“降临”人身。赛古鲁的荣耀不可测量。那种情况是,人成为神。阿瓦塔降临时,有五位至师支持他。这五位总是支持我:赛巴巴、乌帕斯尼·马哈拉吉、巴巴简、那拉延·马哈拉吉和塔俱丁巴巴。

赛巴巴乃完美化身,在赛古鲁中也属极罕见类型。巴巴简毕竟是王(师)中之皇。

所以,从永恒开始,就有五位至师支持我。在每一个时代,我来时,他们支持我。赛巴巴让我成为我所是,巴巴简让我感受我所是;乌帕斯尼·马哈拉吉让我知道我所是。我是什么,就是什么!

因此,现在让我们顶礼这三位完人。


巴巴随即顶礼走廊上陈列的三位至师相片。

当天上午,巴巴还解释了服从:

哈菲兹言:“莫追逐爱与合一,只求至爱之意愿。”

即使天神也喜欢无保留服从者。把我视为赛古鲁或阿瓦塔而服从我,不是爱我,而是爱自己的期望。那些不求回报服从我者,才真正服从和爱我。那些衷心愉快地服从我、享受服从本身者,值得我为他们行阿提!


最后,巴巴称赞1948年被刺杀的圣雄甘地:“只有一个人实践了100%真诚的生活,就是圣雄甘地。他在拉杰普塔纳号客轮上见我时,向我承诺,印度获独立后,他会来我这里。他遵守诺言,已来我这里。”

之后巴巴和满德里走出来,坐在走廊上。时值9点。巴巴命令打开花园大门,让人们进来达善。伽德卡行阿提,巴巴让克夏夫·尼伽姆朗诵《美赫颂》。巴斯卡拉·拉朱唱了几首歌,当地巴赞组也唱了几首。唱毕,巴巴表示:

现在我想就爱神说几句。应该爱神,而非研究。应该爱神,而非争辩。神超越智力,故智力看不见他,也理解不了他。惟有心灵能够接近至爱门槛。因此,就连最穷者和文盲,都能通过爱,找到自身内的神。这种爱无需财富,无需权力,无需名声,无需学识,无需仪式。我们必须把神当作至爱来爱,这种爱必须强烈到,离开神——对神的爱,我们就不能存活,正如离开空气我们无法存活。

因此,就连最穷者和完全的文盲也应该知道:他们拥有通过爱认识神的平等权利,如同智力巨人。你们也必须知道,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爱神。你们若是履行全部世俗义务,自身保持超然,把结果献给神,就是在爱神。

能够爱神见神,正如你们看见浊事物。所以要对生活抱有希望,因为我们都理应爱神,在内里见他。我祝福你们得到这种爱,以便你们中某个人也许会配得爱神。我想强调这点:我们皆一。虽然我们受苦、贫穷与无助,但我们皆在神内。致以我全部的爱。


之后,巴巴希望给一名穷人洗脚:“尽管我在众生内发现自己,但现在我要给一名穷人洗脚,向他顶礼。”还给了他一些钱。

中午,人人去用午餐。下午2点重新集合,谈话中,巴巴评论:“你们必须始终嘲笑幻相,为神爱流泪。但为神流泪时,不应用表露来侮辱他。渴望臻至顶点时,你便与他合一。”

下午在雷迪学院空地上再次举办公众达善。途中,巴巴访问一家碾米厂,与劳工同坐地上。“我爱工人和穷人,”他说:“(我的)帕萨德,若怀着爱接受,将在每一个方面帮助他们。”

在学院活动上,《宗教与政治》讯息由达克宣读,巴巴给众人发帕萨德。

巴斯卡拉·拉朱假期已满,必须回塔德帕利古德姆工作。他找巴巴批准,巴巴同意他走,却又叫回他,说:“记住一件事:我知道你对我的爱。你的任务是,让人们像你一样爱我。”

1953年1月26日星期一,上午,满德里和同行者在巴巴房间集合,巴巴询问每个人的健康。然后说:

可对于我,昨夜糟透了。只有我和神了解昨夜的状况。相信我,那简直是地狱!这是第三个(这种)夜晚,但我仍然坚持参加活动。

现在,要认认真真,100%履行我给你们的指示。我将要说的话非常重要,但对之不要再问我任何问题:
1、在安得拉的十字架受难及蒙辱之里拉,连1%都未发生,将在4月猛烈袭来。
2、今日凌晨,我有99.5%把握,我将在4月放弃肉身;但如果0.5%保留,这个身体未来数年都不会倒下。
3、现在,我要你们每一个人,可能的话,在4月底之前禁欲。努力做,我会帮助你们。
4、今夜,谁都不需要醒着。明夜,除了四个男孩,你们每一个人都要醒着不睡。夜间,你们可以唱巴赞、克坦、谈灵性话题、谈论我或者持神名——做什么都行——但不要下棋或闲聊。
明日睡觉者将会后悔。
5、27日夜之后,28日早晨8时,将举行最后的忏悔,我向你们全体顶礼。


授述完这些要点,巴巴如释重负,容光焕发。

德希穆克将阿姆劳蒂达善活动拍摄成电影,带到安得拉,希望让巴巴看看。最初,巴巴因行程时间不够而犹豫。“说实话,”他表示:“我告诉你们,德希穆克是我最棒的人之一;但有时侯他让我恼火!”

德希穆克缠了巴巴几天,要求弄台放映机好让他放电影。一次,巴巴评论:“我的心血来潮已‘放映’出无数个宇宙,那是一部多么漫长重要的电影!现在,还有什么电影给我看的?”
并以揶揄的语气警告:“你再谈放映机,就把你剥光,往你身上泼七桶冰水!”
巴巴接着命令阿娄巴,“放映机”这个词一从德希穆克嘴里蹦出,就把他剥光,往他身上泼冰水。又转向德希穆克,问:“刚才,我给了阿娄巴啥命令?”
德希穆克复述巴巴的指令,未提放映机一词。巴巴说:“你是哪门子博士?要一字不差,老实复述我的命令。”
 “我那样做的话,”德希穆克回应:“就会招来麻烦,阿娄巴就得把水准备好。”不过,最终巴巴答应看电影,当天上午放映。

下午,巴巴和男弟子访问爱者家庭。包括卡塔·苏巴·劳、兰伽·劳、C·康达拉·劳、卡纳克丹迪医生、K·苏巴拉曼亚姆·夏斯特里,巴巴·沙斯特里和拉玛劳的家。每到一家,巴巴都坐在地上,伽德卡唱阿提。然后巴巴把水果给男女主人。阿提一结束,全体重新上车。巴巴还到不同的居住区,访问了五六户穷人的陋舍。

在苏巴拉曼亚姆·夏斯特里家,一直定期举办巴巴聚会。他们请巴巴在一把椅子上入座。先前这张椅子只放有他的加框照片。巴巴答应,却叫夏斯特里在家中悬挂的大幅巴巴肖像前行阿提,肖像是兰伽·劳画的。巴巴合掌站在画像前,亲自参加阿提。

发生了一件事,让巴巴好不开心。巴巴问苏巴拉曼亚姆·夏斯特里:“你有几个孩子?”
“七个!”他答。孩子们被领到巴巴跟前,逐个介绍;但夏斯特里为巴巴神魂颠倒,巴巴问孩子们的名字,他一个都记不起,每次不得不转身问妻子。这让巴巴大笑。

傍晚5时许,巴巴的燃烧自由生活三个月以来的最大规模群众达善活动,在埃卢鲁的罗摩-柯希(露天游乐场之名)举行。估计有60000人聚集。放眼望去,人山人海。男女排成两队,警察尽力维持秩序。巴巴双手不停地发帕萨德,直至7点半。尽管人群庞大,队伍却和平地前移,秩序良好。

整个达善活动期间,哈默坡的赖萨赫伯·罗摩贤卡被安排在巴巴身边。他的工作是,收集信徒带来的各种奉献品(水果、椰子、甜食、鲜花和礼物)。他们献上之后,再到巴巴跟前接帕萨德。可当天结束时,他人不见了。完全掩埋于大堆奉献品。罗摩贤卡承受不了当天的经历,忘掉自己是谁,只好被护送离开。巴巴安慰他,但他爱得丧失理智,一个月后才恢复正常。

达善之后,巴巴返回苏巴·劳家,评论:“爱洋不得不灌满灵性干河的时候到了!你们看见我向成千上万人施达善,发帕萨德,这非机械也非无目的。这些是手段,我的爱由此流向人类。”

燃烧自由生活的达善旅程中,巴巴常说身痛失眠。自从10天前抵达塔德帕利古德姆,他因感冒喉疼,夜间一直睡不好。

27日上午,随行者聚集他跟前,他说:“巴巴简常讲:‘我的心钻着一百万个洞。’昨夜,我有同样感受。

 “看来我将不折不扣地被燃烧自由生活吞噬。4月,我极有可能放弃肉身。这个月里,我无论去哪儿,常住满德里都要和我一起。3月,我要么到德拉敦,要么到海得拉巴居住。我打破沉默时,爱洋将灌满干涸之河。”


巴巴让随行者离开,又把埃卢鲁美赫中心的约20名工作者,召到他房间。告诉他们:“我以神圣权威说:我是神。”
并重复该声明:“我以神圣权威宣布:我是神。”
接着总结:“我乃人身上帝。惟独我真实;别的皆幻相。你们要从心灵深处爱我。”

之后巴巴前往附近两个村庄施达善。途中,他让车停在路边,走到一位正在树下歇息的马车夫前。马车夫一直在运送爱者到苏巴·劳的花园达善巴巴,可一天作为穆斯林的他被冒犯了。因为有个信徒告诉他,美赫巴巴是胡达——波斯语的神(至高者)。此刻巴巴就站他面前。

虽已吃过早餐,巴巴仍(通过埃瑞奇)告诉那人他饿了,希望分享他的粗茶淡饭。巴巴知道那人内心受伤,中间问他想什么,穆斯林答:“巴巴,您的跟随者说,您是胡达。”

巴巴玩文字游戏,用印地语答:“My Khuda hu; isliay my khud aya Hu,”意为:“我是神;所以我亲自来找你。”那人感动之极,拜倒在地,在巴巴面前流泪良久。(注:这名谦卑的马车夫成了巴巴爱者,多年后,在一次永恒日庆祝期间在美拉巴德去世。)

当天下午在埃卢鲁,巴巴接见即将离开的北印度爱者。想到离别,几个人感到难过。巴巴安慰他们:“你们对我若有爱,距离或不在我身边,都无关紧要。我在你们内里,宇宙心能在任何时间,把任何东西给予任何人。只管遵守这些指令:爱我;莫欺骗;莫作坏事。我会与你们同在。”

巴巴提醒全体满德里,当夜保持清醒。“当心,别睡着,”他打手势。

接见后,巴巴访问更多家庭。兰伽·劳宣读被访者的姓名。巴巴站起出发时,开玩笑:“最初,我被告知,在埃卢鲁最多访问19家,可现在看来,数目快到90了!”

第一站是地区法官克里希纳·劳·奈杜的家,巴巴授述这则关于诚实的讯息:

我最近一直强调诚实。如果我们诚实地爱神,就与他合一。欺诈和虚伪,从未像当今这样,盛行世间。倘若一丝的虚伪渗入我们的思想、言语和行为,神——我们最内里的大我,便隐藏自身。

虚伪乃多头眼镜蛇。当今所谓的圣人如此众多,他们叫人诚实不虚伪,自己却深陷欺诈。我以神圣权威说,我在你们众生里,如果你们诚实地爱神,就会发现他无处不在。

记住,假如你不能够爱神与过纯洁生活,至少不要伪装爱神的样子,因为最坏的恶棍也好于虚伪的圣人!


离开法官家之前,巴巴随意问起,访问名单上是否有税务官的名字。听说没有,他评论:“没关系。税务官爱我;重要的是爱我,不是家访。”

巴巴接着说他希望回苏巴·劳家休息。一到花园,他们惊讶地发现,税务官携家人正等候达善巴巴。这名高官深情地向巴巴献花环,巴巴拥抱了他。随即命大伙儿坐回巴士,继续家访。

返回后,巴巴提醒大家,要整夜保持清醒。满德里和安得拉爱者,靠互相讲故事,履行了命令。古斯塔吉聊起他生平的趣闻轶事,这对众人大有帮助。他的手势由彭度翻译。

次日早晨,全组沐浴后, 6点钟在巴巴房间集合。如在拉贾蒙德里所做,巴巴将以前额顶礼56人的足;这些人再次代表地球上的56位成道男女。

拉姆玖因发高烧未出席,这让巴巴极为不悦,斥责他:“你跟随我这么多年,今天违背了我。我不能宽恕你。”巴巴未把他纳入56人的仪式。《忏悔祷文》读毕,巴巴问大家:“你们怎么知道我是阿瓦塔?”

人人发表自己的观点,巴巴却对他们解释:“依据罗摩、奎师那和其他阿瓦塔的特性,你们无法知道我是阿瓦塔。依靠智力,你们也无法知道阿瓦塔。但我告诉你们所有的人,我是阿瓦塔,这对你们乃足够的依据。 
 
“你们遇见我本人,是多么幸运。这样的机会连众天神都没有!”

卡塔·苏巴·劳谈到,他希望在其花园建立中心,巴巴答应。于是苏巴·劳请了几个当地印度教牧师,唱吠陀圣歌,圣化场地。请巴巴坐在花园中,所谓的“大梵学家”开始做礼拜。宽宏大量如常的巴巴,未让苏巴·劳扫兴或批评其信仰,反倒显得享受这一切。他耐心坐到仪式结束,然后摸了一下基石,将在上面树立他的雕像。按传统要在奠基石下放些贵重物品,卡塔·苏巴·劳递给巴巴几颗珍珠,巴巴将之放在下面。

巴巴要在当晚启程,故当天遣走哈默坡、那格浦尔、萨奥内、德里和德拉敦的爱者。要举行安得拉工作者会议,需要巴巴出席。于是他告诉那些要离开者:“我没有时间;赶紧道别吧。”

库玛让众人站成一排,巴巴来告别时,按照库玛的提议,男子们向他行了潇洒的军礼。从而结束道别。巴巴拥抱库玛,对库玛和基申·辛说,他打算于1953年2月中旬后,到德拉敦生活几个月。并指示他们,为他和满德里租两座房子。

中间巴巴再次提醒宝:“记住我(在那格浦尔给)的命令。”

工作者会议上,暴露了他们在美赫巴巴名下工作的分歧。巴巴让他们畅所欲言并化解冲突。让不懂英语者用泰卢固语发言,由库图姆巴·沙斯特里翻译。然而,在尚未翻译之前,巴巴就知道意思,并授述答复。一次,甚至纠正沙斯特里,说他对原话翻译不当。就这样,这番泰卢固语讨论,让在场的安得拉小组确信,巴巴懂他们的语言。然而阿瓦塔的“懂”则完全不同。他是一切心灵和头脑的知晓者。记得无数时代之前发生的事;也知道若干时间周期之后将发生什么。他知道人类每一句话的根本念头种子,因而意识到到每一个人所想的一切。

最后,巴巴创建了一个委员会,授权由它全面负责安得拉的工作。委员会有4位成员:库图姆巴·沙斯特里,达纳帕希·劳,兰伽·劳和玛里克·阿贾纳——故巴巴称之为K·D·R·M·萨米提(运作机构)。

1月28日星期三,巴巴和满德里乘马德拉斯至普纳客车,返回美拉扎德。数千人涌入站台为他们送行,许多人潸然泪下。巴巴一行抵达维亚杰瓦达,近300人来见巴巴。达善后列车驶往通德。

遵照巴巴指示,只许通过车窗达善。达善者纷纷要求在至爱跟前待一会儿。许多人求巴巴帮助,比如,女儿尚未婚配,或者家人病了。加尔各答的A·V·拉伽夫鲁,被允许随巴巴和满德里行至维亚杰瓦达,无奈地报告埃瑞奇:有位曾在埃卢鲁达善巴巴的先生,来为他患慢性病的妻子求福。巴巴不悦,问:“他们为何求我为她治病?我是医生?”

巴巴把拉伽夫鲁叫进车厢,在字母板上拼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不是普通人。我不是医生,也不是兜售奇迹者。我是至古者!”接着又似乎心软,说:“好吧,告诉她,我没忘记她。叫她每天高兴地念我的名101遍,直到(1953年)4月底。”

在安得拉,估计150000人达善美赫巴巴,另50000人接受帕萨德。整整两周,参加者忘掉世间一切!神爱之火的陶醉独一无二,只可体验。它比不上海洋的一滴;那海洋本身的陶醉会怎样?超越概念!

安得拉活动上,人们纷纷向巴巴献香蕉。他每次从一地赶往另一地,人们会站在路边达善;他离开时,他们把香蕉抛向他的车,推断起码其供品会接触到他。同样,后来在哈默坡,人们将米饭和鲜花洒向巴巴,如同在寺庙敬神时所做。在欢欣雀跃中,人们忘了用泥土做的神灵,丢开自己的偶像,去见活神!美赫巴巴不是任何塑像,而是人身上帝!

《美赫主》第十一卷
石灰翻译 田心校对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美赫主]:无
下一篇:[14-12-15] 改变范式
上一篇:[14-12-07] 阿姆劳蒂、萨奥内和那格浦尔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