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穆索里及北方邦
作者:宝·喀丘瑞 发布时间:15-01-14 浏览次数:1069 [ ]

1953年4月10日星期五,美赫巴巴由男女满德里伴随,在印度最热夏季,离开德拉敦,前往穆索里的避暑山区逗留7周。已租下幸福谷的特赫里王公的家——赫纳屋,派阿娄巴和库玛先行打扫卫生。巴巴和女子们住在主屋,男子们住佣人宿舍。

逗留穆索里期间,巴巴用奇妙方式念记全世界的爱者。每天,埃瑞奇向巴巴宣读所有男女满德里、弟子和爱者的名单。连续数小时。有时巴巴示意埃瑞奇停下。他则默默地坐几分钟,快速移动手指——做无形的工作。埃瑞奇不慌不忙,缓慢沉稳地宣读。巴巴随着每一个名字轻轻拍腿。此外,还对服务过巴巴的已故者名单作了更新,每天也对巴巴逐一宣读。(注:完整名单见附录E)

世人念记神,却不知
神以人身降临时,
却念记信爱者和崇拜者。
事实上,他时刻念记着每一个,
对人人的内在工作持续不断。 

巴巴还让凯克巴德念祷文,让阿娄巴做乃玛兹。这两项祈祷,巴巴和其他男满德里天天参与。

在穆索里,巴巴的另一项日常活动,涉及到韦希奴。自1920年代初,韦希奴一直做采购,记录每一分钱的收支。他在笔记本上认真记下每一笔开销。在穆索里,巴巴开始每日查账。韦希奴读出每一笔采购及费用。有时同一笔账,巴巴让他一遍遍地读,诸如“蔬菜5卢比……蔬菜5卢比……”等等。一次,韦希奴读着读着,放声大笑。巴巴问他:“有什么好笑的?”
“太无聊了,”韦希奴说。“竟这样消磨时间。”
“什么?”巴巴感叹。“你以为这只是消磨时间?我让你一遍遍读同一笔账,从中所做的工作,你了解多少?通过这种途径,我在盘点全世界。让你重复念,只是象征性而已。我这么做不是消磨时间。我的时间全部用于工作,没有一刻不在工作。我的工作日夜不停。片刻中断,世界都会消失!”

赴德拉敦之前,巴巴曾指示基申·辛等人,寻找一个“理想男孩”,因为他希望连续两周每日给男孩洗脚,并给他7卢比帕萨德。合适男孩未找到。但3月23日达善期间,德乌·杜特·夏玛领着十多岁的儿子夏希来到。巴巴喜爱这个少年,让基申·辛5月2日把他带到穆索里。巴巴留他在身边近两周后遣他回家。

夏希·夏玛回忆,他首次见巴巴:“他的神圣光辉让我试图摸他的足,可他不允许。我受邀在他的穆索里埃舍居住。每天上午,他都把头放在我的脚趾上,给我几卢比。他的头碰触我的足时,我会有一种电击感。”

每天夜间9时至凌晨1时,克里希那·奈尔在巴巴身边守夜。一天,巴巴指示他:“给我找个能在我身边守夜的男孩,我就放你一个月假。”

于是克里希那开始寻找,找到一个富人家的男孩。问他:“你想找份好工作干一个月吗?”
男孩愤然答道:“我能雇你在我家当佣人!”
“这份工作不同,”克里希那设法解释。“在这儿,我们必须把一切献给大师,根本不想回报。这位大师给人好运,只有幸运者才能服侍他。”
男孩把克里希那介绍给他父亲。当克里希那问,能否让男孩服务其大师一个月时,那人也被冒犯,怒喝:“我能雇佣你和你大师两个!这样对我说话,你不害臊?”

克里希那回来,向巴巴汇报此事。次日巴巴带上他,去观察男孩。巴巴从远处观察了5分钟,说:“我的目的已达到。不用回去找他了。”

偶尔巴巴也会召基申·辛、库玛、埃尔查·米斯特里、克基·纳拉瓦拉和赫伦到穆索里。还从德里召来沃斯·德奥·凯恩、哈吉万·拉尔、克基·德赛、达尔和甘玖。

4月底,美赫吉·卡卡瑞亚从孟买来访。另一名访问者是来自纽约的美国女子,正在印度旅行的奥德丽·卡吉尔。奥德丽1952年在美国见过巴巴。之后未再谋面,曾向很多纽约人谈到巴巴。

库玛获准同满德里共同生活很多天。一次,他向巴巴讲述怎样奇迹般被“上帝先生”从狱中释放的故事。
“我承诺上帝先生,若获释就跟随他,”他说。
巴巴伸出手,让库玛握:“我就是上帝先生;切莫违诺!”

宝·喀丘瑞通过了硕士学位考试,遵照巴巴命令,从那格浦尔来到穆索里。德希穆克博士同行。巴巴问宝:“你下定了决心跟随我?”
“我决心已定,”宝说。“所以来了。”
“我对你十分满意。达善活动中,有无数条鱼,”他对满德里说:“却只捕获了一条!”

翌日,巴巴召见宝,问:“你是否准备好,自行负责,照我的命令做?”
宝说准备好了,巴巴继续:“我也许会叫你待在这里,也许叫你奔波各地,或者叫你做一定的工作、一定的事情。你情愿吗?”
“是的,”宝回答。
“我可能会叫你去孟买,或去某些地方,代表我对麻风病人工作,或去传道,或去(喜马拉雅山的)巴垂那特静坐,或去乞讨,或去当马车夫,赚钱给我。”

 “总之,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会做吗?过几个月,我可能会叫你回去,同家人生活几个月;我可能会让你去经商或处理世俗事务。这意味着,我指示什么你都得做,不管喜不喜欢。你做是因为我让你做。如果你心甘情愿,那么无论做什么,都是为我做的;无论好或坏,都是为我做。”

巴巴向宝解释,按巴巴的命令行动,责任就是巴巴的:“怀着爱100%服从我的全部命令,你则自由。但你若让头脑牵扯进去,就会造成大乱。头脑叛逆成性,不可能服从。服从必须是100%。”

巴巴接着对宝讲了乌帕斯尼·马哈拉吉的故事。一个讲有位叫塔拉梅克的男子,随马哈拉吉在萨考利生活,照料埃舍事务。马哈拉吉的灵性母亲,德格拜·卡玛喀,也在那儿,可她很少做事。一天,她和塔拉梅克发生争执。马哈拉吉叫他们离开,因为两人都贪财。另有位男子叫马哈德乌。是个农夫,深爱马哈拉吉,整天念记马哈拉吉,别的啥事都不做。一天,埃舍内谈起这个话题:塔拉梅克整天工作,马哈德乌从不做事。马哈拉吉说:“那些经年啥都不做者,做着最艰巨的工作。多年不做事,乃大塔帕(苦行)。”

巴巴又说:“掌管国家钥匙的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和丘吉尔,做大量工作。不过,什么也不做,成天在床上躺着的玛司特,尼康施瓦拉,所做的工作远远比尼赫鲁重要!

“什么也不做,意味着什么?吃饭是工作,禁食也是工作;睡觉是工作,醒着是工作。补救方法是:无论托付给我们什么工作,如果遵照托付者的意愿做,我们则什么也没做。”

巴巴详细阐释了欲望怎样储存心中,心通常怎样反抗。最后,他对宝说:“现在你将为我活着。”

原本召宝来待15天,3天后巴巴便遣他回家,指示:“回那格浦尔,彻底休息一个月。然后来德拉敦,我将击碎你全身的每根骨头!

 “别以为我是打发你回去。我将把你留在身边。这肯定无疑。”巴巴给宝一些指示,宝和德希穆克离去。

1953年5月初,巴巴召埃尔查·米斯特里、基申·辛、库玛和赫伦,来参加特别会议。会上交给埃尔查一项任务:从6月5日起两周,租一辆旅行车。并告诉他们:“为了给我的工作带来重大成果,我计划日夜兼程做玛司特工作。你们将不休不眠15天。”

5月2日,早晨8点45分,巴巴用古吉拉特语,给《忏悔祷文》授述“序言”:

哦永远仁慈的帕若玛特玛!(古吉拉特语)
哦大仁大慈的安拉!(阿拉伯语)
哦最仁慈的全能上帝!(英语)
我知道您绝对独立,
我抓住您的独立
恳求您。
我,巴巴,怀着绝对谦卑,代表他,
代表所有爱他者,
代表所有配得的忏悔者,
我希望表达我的忏悔
请接受此刻我代表所有的人,所说之言......


逗留穆索里期间,巴巴有一次宣布:“当我们爱神的无限大我,爱除了我们自身外的其他一切我时,最终会发现,我们一直在爱自我。”

1953年5月10日星期天发布的公告中,重印了上述的话。公告通知爱者,从5月15日至9月底:“谁也不应以任何理由与美赫巴巴通讯。”

与之同时,巴巴还指示埃瑞奇,他希望斯瓦米·帕若玛南达在2个月后,而非1个月后来访。(他即来自北方邦的斯瓦米,巴巴曾给他三条“简单”命令。)埃瑞奇到了德拉敦,却得知帕若玛南达去了德里。打电话给他,帕若玛南达告诉埃瑞奇,他最近突发严重心脏病,已卧床数周。随着拜见巴巴的日期临近,他开始担心怎么可能成行。听到巴巴的讯息,他对埃瑞奇说:“巴巴实在慈悲,无所不知。”

5月底,帕若玛南达来到穆索里,却随身带了一名年轻女子。巴巴问他的第一句话是:“你是单独来的?”

帕若玛南达解释,他生病期间,得到这位年轻女子的悉心照料,决定带她来达善巴巴。巴巴严厉说道:“我叫你单独来;这么小的命令你都遵守不了?”不过,巴巴召女子进屋,表扬她辛苦服侍斯瓦米。给她一枚玫瑰花瓣帕萨德,叫她在屋外等候。 

巴巴继续接见帕若玛南达,问:“你读没读我的书?”
帕若玛南达回答,病得什么都读不了。

“那不碰女子呢?”巴巴问。帕若玛南达说,这项命令也未能遵守,因他生病期间,那个女子不得不触碰他。

巴巴屈指数落:“你没有单独来。你没有研读我要你读的书。才两个月,你就不能避免碰女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开始就告诉你,裸身坐在喜马拉雅雪山涧,也要比执行我的指示容易。

 “不过,我宽恕你未能服从命令。忘掉过去发生的事。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这一次,无需阅读任何特别著作或书籍,碰不碰女子也不限。只做一件事:7月9日来见我,但要单独来。”帕若玛南达答应并离去。

在约定之日,斯瓦米·帕若玛南达回来,可这次也不是单独一人。随行还有上次的女子和另外几位。帕若玛南达解释,如今她是他的“灵性姊妹”,另外几位年轻女子是她的家人。
“她们都对您感兴趣,巴巴,”他说。

“我不关心那个,”巴巴责备。“我只关心我的命令。”

帕若玛南达问巴巴,他和这位女子能否一起留在巴巴身边,过奉献生活。

巴巴回答:“在我这里只容得下一个。你们最好回去,过自己选择的生活。要明白,除非是我的意愿,否则不可能服从我的命令。”就此结束斯瓦米·帕若玛南达与美赫巴巴的联系。

1953年6月1日,巴巴率男女满德里,离开穆索里,返回德拉敦。这次巴巴和女子居住拉杰布路105-A号的租房。男子继续住107-A号,直到7月20日租赁期满,搬到拉杰布路101号基申·辛家。

自从巴巴到了德拉敦,基申·辛的家事成为日常话题。基申是鳏夫,却在家中和一位已婚女子同居。她叫普若卡希瓦提·夏玛,来自德里。巴巴希望普若卡希瓦提回去同她丈夫生活,可她却想留在德拉敦和基申一起。基申爱上并愿意照顾她。6月2日,巴巴召见二人,说:“人人于我皆亲,因我自己在万人万物中,除了我别无它物。我无法嫌弃任何人,因我自己不可分割地存在于每一个人。倘若你们俩希望在一起,就这样吧!”

这个期间,巴巴曾指示库玛寻找几位家里有到了婚龄的女儿,却办不起嫁妆的贫穷寡妇。库玛设法找到三个,3日带她们来见巴巴。巴巴向她们顶礼后,赠每人一台新缝纫机。巴巴刚开始工作,就出了乱子;瑟伽尔夫人不期而至,歇斯底里,哭个不停,打断巴巴的工作。当天,巴巴后来给24名穷困男子洗脚,给每人300卢比帕萨德。巴巴说,通过帮助这些个体,他在帮助类似处境的每一个人。

6月6日星期六,清晨6点35分,巴巴出发在北方邦和旁遮普寻找玛司特。埃瑞奇、彭度、拜度、古斯塔吉、库玛、埃尔查、赫伦和德希穆克博士随行。德希穆克带了一部16毫米柯达摄影机。他们乘两部车旅行,埃尔查开吉普车,赫伦开基申·辛的轿车。巴巴原计划出门两周,但埃尔查和基申·辛未能租到巴巴想要的旅行车,因而缩短行程。巴巴极其不悦,表明这对他原打算通过全体同乘一辆车旅行所要做的工作,是一个挫折。

即将出发时,巴巴对大家说:“现在我们必须日夜兼程,片刻不睡,不顾暑热、风暴和尘土,热情工作。一起长途旅行15天不睡觉,是出于某项内在工作。这已经做不到。所以这次只是普通的玛司特旅行。”

 “昨夜我没有睡。感到抑郁——无限抑郁。神意如此。这不是具体安排旅行车者的疏忽所致。神往我眼中撒了沙尘,因为神知道,我对1953年的工作有100%把握。决心做这项工作。神意如此,我们1953年活动的基础也随之消失。”
还说:“1953年的全盘计划打乱,必须根本改变。”

旅行开始后,巴巴第一个联系的,是瑞希克什巴赞埃舍的尼康施瓦拉玛司特。在此之前,3月,巴巴曾对他工作。(注:另有记载说尼康施瓦拉在附近斯沃格埃舍的山洞。)巴巴再次强调,尼康施瓦拉是第六层面的高级玛司特。巴巴对联系很满意。特别喜欢尼康施瓦拉,以至行程结束前(6月10日)再度联系。

行至鲁尔基,巴巴在喀延-沙里夫参观穆斯林库特博萨比尔的达伽,进入圣陵顶拜其墓。萨比尔的墓在鲁尔基享有盛名。

赴穆扎法尔讷格尔途中,在距鲁尔基约10英里处,巴巴看到一个全身赤裸的玛司特。先遣拜度去找玛司特,劝他在路边一棵树下坐好。之后巴巴独自对他工作。把头放在玛司特足上,联系结束,之后命弟子们向玛司特致敬。之前从未联系过这名玛司特,后来他被带到德拉敦,巴巴对他工作数周。

下午,前往比杰诺尔。沙漠上铺有木板便道,车可驶过。行驶中,巴巴的轿车车轮滑下木板,车陷入沙中。赫伦尽力把车开出,车轮却连续空转,车陷得更深。时值中午;骄阳酷照,热风吹袭。人人帮忙推车,或用千斤顶抬,却无法朝前挪半寸。流汗辛苦一小时,努力失败。希望渺茫。四周不见人影,唯有茫茫沙漠。最后,一批徒步到比杰诺尔旅行者帮了一把,将车轮推回木板。在这些帮忙推车者继续行路之前,给他们每人1卢比。

巴巴一行来到恒河边,很高兴在荫凉河畔休息一会儿。河水凉爽,男子们想休息,巴巴却决定,取消比杰诺尔之行,返回穆扎法尔讷格尔。他们没过恒河,又经沙漠返回。幸运的是,这回车没出事,晚上回到穆扎法尔讷格尔。一到,巴巴就要继续前进。又驱车14英里,当晚8点半抵达查沙瓦尔。有一段路坑洼不平。颠簸不堪,轿车和吉普也磨损厉害。

在查沙瓦尔,巴巴对一个叫阿巴亚·德乌的著名圣人工作并顶礼。当地人虽说不认识巴巴,却请求他宿夜。旅行期间,不许满德里对人提巴巴是大师,以免暴露他的身份。巴巴作为一般朝圣者匿名旅行,做联系玛司特圣人的工作。当查沙瓦尔民众期望巴巴和满德里留下过夜,至少出发前用些茶点时,巴巴谢绝,为了工作争分夺秒,赶回穆扎法尔讷格尔。

当晚回到穆扎法尔讷格尔,巴巴联系了一个玛司特尼。她叫安拉迪娅,住在极小的茅屋,屋内堆满各种各样的垃圾。由于里面连一个人也难容下,玛司特尼应拜度请求,手持蜡烛走出。尽管她衣服脏得要命,巴巴却说她是位高级玛司特尼。把头放在她足上,给她10卢比纸币。玛司特尼看见巴巴,显得非常高兴。她用乌尔都语说:“愿您长寿;我求神赐福您。”

他们10点左右回到旅馆。歇息一夜,于6月7日星期天凌晨5点,驱车赴萨哈兰普尔。在那儿巴巴联系了一个撒里克行者,他叫卡鲁·弥亚,蓄白须,发现他在读《古兰经》。巴巴同样把头放在这名行者足上。联系后,巴巴评论,卡鲁·弥亚的性格像个孩子。

行至库鲁格舍德拉,巴巴联系了圣人卡萨巴巴。卡萨巴巴从(古吉拉特邦)卡提阿沃移居此地,受当地人崇拜。巴巴一行之后驱车去安巴拉,当晚7点到,入住一家旅馆。

次日一早5点,重新启程,前往卡纳。这些旅行的唯一目的,关系到巴巴的工作,他旅行时丝毫不考虑休息。当天上午在卡纳,巴巴联系了耆那教圣人,索美希瓦·阿南达。另一个是玛司特巴姆比。这个神醉男孩全身赤裸,面容俊美,目光明亮迷人。巴巴把头放在巴姆比足上时,男孩呼喊:“萨吉(斟酒者)!”随即跑向田野。巴巴未追赶,而是立即离开,因他已被年轻玛司特认出。 

巴巴走进一座耆那教寺庙,联系一个身穿赭袍、口罩白布的玛司特僧人。(注:耆那教认为众生皆神圣。耆那教僧人罩着口,以防伤害昆虫乃至微生物。)巴巴正要把头放他足上,他喊道:“我没那么大能力,我没有力量!”(意思是“我不配这种尊荣!”)边往后退。不过,拜度说服他让巴巴顶礼。

下一站是库普镇,巴巴联系了一位重要的玛居卜型高级玛司特,托塔普瑞。巴巴曾于1942年4月和1944年两次联系他。他习惯于坐在一棵树下,谁要试图让他舒适些,给他个垫子躺,他都会扔掉。托塔普瑞大约90岁,完全沉浸于神圣状态。常在路边看见他。巴巴后来联系时,发现他在村外的偏僻地方。他在村里有亲人,也有屋子,却从不回去。通常赤裸着身子,坐在户外地上,不思吃喝,无视寒暑。他的兄弟和其他随众,陪他在野外消磨时间,尽力照料他。

之前联系中,巴巴发现托塔普瑞处于贾拉里(火爆)状态,不许任何人,甚至巴巴,碰他的足。现在托塔普瑞性情温和很多,这次联系中,还接受满德里的达善。巴巴向他顶礼数次,对联系十分满意。每次巴巴顶拜他并触其足,玛司特都会喊道:“神有!神是!神在!”

巴巴联系玛司特时,德希穆克同托塔普瑞的一个跟随者攀谈。无意中说出赞扬美赫巴巴的话。巴巴对此不悦。联系结束,谴责德希穆克:“出发前,我警告你们,谁都不得对人提及我。我这次作为普通人出来旅行,以便顶礼伟大者。一个人必须彻底降为灰尘,完全谦卑,才能接近这些玛司特。你们破坏我的工作。对别人赞美我,不是帮我,而是害我!我秘密做这项工作,不为人知。除非你们变得尘土一般,否则无法帮助我的工作。对我叮嘱你们的话,看在神的份上,要小心注意,相应行事。” 

巴巴又走向托塔普瑞,以头顶礼其足多次。在这位毫无身体意识的玛司特跟前,巴巴和满德里逗留良久。

巴巴接着前往卢迪亚纳,下午到达,联系丹迪·斯瓦米,一名深受尊敬的印度教圣人。据说已108岁。老圣人在一个信徒家的美丽花园内,讲解《梵歌》,不许人摸他的足,所以巴巴从远处向他顶礼。

在卢迪亚纳的旅馆宿夜,次日,6月9日凌晨6点半,驱车去菲拉奥尔。巴巴想联系一名玛司特尼,可她看见巴巴,却装睡,用床单盖住赤裸的身体。拜度等人轻唤她多次“妈,妈”,她不应。巴巴不想打搅她,决定返回时联系;遂动身去普若塔普拉村,联系另一个玛司特。

临近火车站,巴巴的轿车驶经田野时陷入沟中,只好让一些本地村民帮忙拉出。上午8点,到摩奥村附近,巴巴发现一个玛司特裸身躺在路边尘土中。他是穆斯林,人称南嘎玛司特。赤裸的身体覆满尘土,实际上对身体和世界没有意识。联系期间,巴巴把头放在玛司特足上,问他有什么想要的,玛司特回答:“拿只薄饼抹上酥油,喂我的狗巴布吃,你也可把饼给其他先生吃。”

前面提到,这次旅行德希穆克带了柯达摄影机。他不时拍摄,给这个玛司特录像时,玛司特问:“这是啥?”德希穆克回答说那是摄影机,在给他拍电影。听此,玛司特不再言语,只是笑笑。巴巴对联系高度满意。这位玛司特偶尔从一村逛到另一村,但不会走远,常呆在巴巴联系过他的那片村外地区。

上午9点返回菲拉奥尔,巴巴又去联系那位装睡的高级玛司特尼。本地人尊敬她,叫她玛司特尼妈(母亲)。她已年迈体高,基本赤裸,对身体完全没有意识。这次巴巴走近,玛司特尼心情不错。边用笤帚扫餐馆走廊,边哼唱:“风琴拉起;有了音乐!音乐奏出!”巴巴对联系明显满意,并在返回格布尔特拉之前,对她再度联系。

上午9点20分,巴巴从菲拉奥尔前往一个偏僻村庄,锡考卡-塔拉,在那儿联系了潘迪特·穆尼拉。这位玛司特把自己反锁在屋内。一名信徒受托进屋哄他出来。左劝右劝,他终于在门口露面。德希穆克正要拍摄,玛司特突然发火,冲向德希穆克——伸出双臂狮子一般扑过来!德希穆克吓得拔腿就跑,以免摄影机和自身受损。玛司特没有追赶。

潘迪特·穆尼拉之后蹲在树下;巴巴表示希望顶礼其足时,玛司特不情愿伸出脚。经反复劝说,他终于同意,巴巴把前额放在他足上时,玛司特嚷道:“我得折断腿吗?……您折断了我的腿!”(注:这句不寻常的话,或许关系到阿瓦塔的宇宙工作重担,一定是有一部分转移给了玛司特,所以潘迪特·穆尼拉嚷道:“您折断了我的腿!”)

玛司特坐着时,德希穆克又试图拍摄,这回潘迪特·穆尼拉没在意,德希穆克拍了一些镜头。玛司特的信徒希望巴巴和满德里呆上几小时;但巴巴立即离开,表示他当天必须联系其他一些玛司特。

下一站在巴拉-鲁卡(或叫巴达-鲁卡)村,那里住着一个叫巴巴·钦塔·巴伽特的玛居卜型高级玛司特。时值下午1点。发现玛司特裸身躺在房内,有一名信徒伺候。他年迈平和,基本属温和型,像个孩子。可一站起来,身材高大,威仪不凡,引人注目。

信徒告诉巴巴,老玛司特没有身体意识,不关心吃喝。信徒们连续几小时,坐在他身边,对待孩子一般,唱歌哄他进食:“你要吃,你要吃,你要吃甜点!你要喝,你要喝,你要喝牛奶!”钦塔·巴伽特,像个婴儿,也随着吃一点甜食和牛奶。

从看见躺在屋里的玛司特,巴巴就一直为他按摩腿,亲吻他。几次触其足并几次顶拜。巴巴对这次联系十分满意,离开前几次亲吻玛司特。

为了德希穆克拍电影,钦塔·巴伽特欣然同意出来到路上。这奇妙的一幕,见证高个子玛司特站立巴巴身旁。

已是下午3点多。巴巴和满德里前往桑加特布拉,对一个叫努瑞亚巴巴的高级玛司特工作。之前巴巴对他工作过。初次去联系,他坐在屋外度内火旁,头盖毯子,吸水烟。25年连续处于该状态,意识不到来往者。这一次,他处于半清醒状态,呆在屋内。从前他身边保存7个土球,如今屋外则有7个浅坑。偶尔也走出房间,与跟随者交谈。

巴巴来时,玛司特在房内休息。从里面锁了门。跟随者喊话说,有重要人士驱车来达善。他从屋内答复,要他们等到晚上来见。拜度等人恳求,他们除了达善,别无所求,请他开门,只要一分钟。最后,他打开门,站在门槛。拜度走到一边,以便巴巴达善。巴巴走向前,把头放在他足上。努瑞亚个头也很高,巴巴对联系十分满意。玛司特告诉巴巴,他得跨越七个坑之一,才能走到马路。巴巴照办,努瑞亚又将自己锁在屋内。

巴巴表示想再次联系他,他们在路边树下等了一会儿。信徒通报玛司特,他拒绝再见巴巴,说:“现在走的许可已发,他该走了!他已被放行;尽管走吧。”

所有这些玛司特,都是拜度在巴巴旅行前找到的。巴巴出发之前,派遣他先行寻找,回来报告。在这项工作中,拜度为巴巴提供了独一无二服务,非其莫属。他日夜兼程,辗转偏远角落。很少人知道,多年来他为此承受的艰难困苦。不带行李铺盖,旅行数百英里,在火车站台的硬木椅上宿夜。但他体质强壮,虽辛劳无比,巴巴仍使他保持健康。并授予他“玛司特萨达(首领)”之头衔。

巴巴和满德里到珀瓜拉的赫伦兄弟家,用了茶点。赫伦的兄弟是摄影师,为巴巴拍了几张照片。一行人随后前往格布尔特拉。

途中,跟随巴巴车后的轿车爆胎。修车时,巴巴行至哈迪亚巴德,联系了卡利·普若巴特。这位玛司特100岁高龄,之前被联系过。他还给全体在场者发了杏仁帕萨德。

当晚6点,返回格布尔特拉。巴巴联系了一位老玛司特尼,叫卜蒂娅法官(长老法官)。与常见的神醉者颇为不同的是,她衣着洁净。居住税务署兼法院附近。人们相信她内在授意法官判案,法官们奉命办事,她也由此得名。她气度不凡,容貌美好,衣着漂亮。巴巴向她顶礼,用前额触其足。

然后,巴巴由一名旁遮普助手陪同,率弟子出发,寻找另一个玛司特尼,卜达·拉妮(老皇后)。找遍该镇大街小巷之后,发现她独自坐在一片田间。衣着平常。拜度走近时,她捡起一块砖,朝他砸去。拜度告诉她,他们别无它意,只是来求她祝福,这时她让他为她按摩腿,拜度恭敬从命。德希穆克担心,玛司特尼也会用砖袭击他,便呆在远处。不过此刻卜达·拉妮完全平静下来,慈蔼地召呼德希穆克过来。同时,经她允许,巴巴走来,以头触其足。她喊道:“别拜倒在我脚前!我只要一块面包!”于是巴巴给一位当地人1卢比,后者答应为她提供食物。巴巴还给了她从旁边井里打来的凉水。

当晚另一个联系,是玛司特拉美夏,发现他坐在寺庙对面的高座上。面目英俊,衣着整洁。巴巴在他座位前向他顶礼。

之后又找到一个玛司特。叫卡希拉姆巴巴,是位年轻男子,也衣着整洁。他极为谦卑,眼神淳朴。巴巴把头放在卡希拉姆足上,玛司特也想触摸巴巴的足;但巴巴不准。巴巴叫他坐下,卡希拉姆恭敬地站着。因巴巴不许达善,玛司特合十致敬。但面带失望。

已经7点。“今晚我们必须驱车回德拉敦,”巴巴决定,提醒大家:“谁都不得在车上睡觉——打盹也不行。”

经过贾朗达尔,于当晚10点抵达珀瓜拉,在赫伦兄弟家半小时用完晚餐,随即前往菲拉奥尔。在那里,巴巴再度对被称作“妈”的玛司特尼工作。这位玛司特尼深受当地人尊敬,曾被巴巴联系过。她独自裸身坐在木台上。巴巴走近,给她1卢比硬币,将头放在她足上不抬起。玛司特尼把硬币塞入木台裂缝,硬币掉落地上。她叫拜度捡起。拜度递还给她时,她又叫他取水来。然后接过硬币,任它掉入水杯,叫巴巴拿着。巴巴收回钱币,这让她很高兴。

妈心情愉快,亲切友好。又要凉水。满德里从巴巴车上取来给她。她接着要香烟。赫伦给她两包,她拆开,给满德里每人两支,给巴巴两支,又往几个满德里口袋各放一支。然后给巴巴的白袍系个结。巴巴几次触其足。 

离开菲拉奥尔,通宵驱车赴瑞希克什。途中,埃尔查的车又爆胎,只好在黑暗中修理,只有一只手电照明。埃尔查曾建议走一条更凉爽更快捷的路——可行程结束,大伙儿从头到脚覆满尘土,古斯塔吉发誓再也不同埃尔查旅行。无人打盹或睡觉。先行的巴巴车中人员感觉出了事,遂折返找到他们。

车修好,两部车再次启程。沿途,在哈德瓦郊区康卡,巴巴叫停车,联系一名玛司特。这位赤裸的神醉者皮肤光泽,呈古铜色。一年四季住在一个花园里。得知一批人来达善,他起身亲自迎接,却在不远处站着。巴巴走近,用额头顶礼其足。

玛司特说自己一周前装了套假牙,花了125卢比,从此胃口特好。他笑着裂开嘴,给巴巴看。又说他把一根骨头雕成武器,送给大圣贤陀提吉,除掉巨人布利陀罗!(注:陀提吉乃古印度圣人。据神话传说,他牺牲生命,以便因陀罗用其骨头制成雷电,杀死在密林深处骚扰百姓的巨人布利陀罗。)德希穆克忙着拍摄,热情的玛司特叫大伙儿和他一起上镜头。巴巴再次触其足。

6月10日星期二上午,到达瑞希克什,巴巴和满德里再去联系尼康施瓦拉。这次,尼康施瓦拉住在巴赞埃舍楼上。将放了点心水果的不锈钢盘端给尼康施瓦拉。巴巴为他戴花环,顶礼他,触其足,并召呼弟子们,示意他们向玛司特坐的小床顶礼致敬。

这回尼康施瓦拉沉默不语,在石板上写道:“康卡,哈德瓦,瑞希克什,罗摩-罗摩(再见)!”
其眼神十分平和。巴巴对尼康施瓦拉表示,不久会再次见他。

这是巴巴行程的最后一个联系。下午4点启程,返回德拉敦。5天内他们旅行1947英里,通常冒着华氏100多度的酷暑。10日晚10时,抵达德拉敦,人人筋疲力尽。这趟联系玛司特之旅充满艰辛。不歇息连续开车的赫伦和埃尔查,累垮了。两部车故障频出,补胎换胎麻烦重重。

身体承受可怕的压力。有些地方没有饮用水。酷热难受,强风扬起漫天尘土。有时没地方休息,只好在露天宿夜。尽管如此,联系玛司特留下甜蜜的回忆,因为大多数时间,巴巴对其玛司特、玛司特尼和圣人工作格外满意。

不过,如埃瑞奇后来所记述,计划受挫仍让巴巴不快:

“整个旅行期间,巴巴看上去开心愉快。对五天的玛司特和圣人联系,显得很满意……

尽管如此,从艰辛的短期玛司特旅行回到德拉敦,巴巴对大多数德拉敦爱者评论:他虽说对本次旅行完成的工作十分满意,然而,无论多少次这种玛司特旅行,无论从中获得的多大满足,都无法弥补未找到旅行车这种小事所造成的损失,以及对他周密制定筹备的工作蓝图的后续影响……重要工作上遭受的挫折,导致他的全盘计划打乱……

对超越人类智力领悟和想象事物的解释,不可能满足受限心……所以,巴巴说,无论他多想解释其计划和工作中的挫折、干扰与混乱,人永远理解不了这一切背后的含义……

难道琐罗亚斯德、穆罕默德和佛陀,没有遭到那些预谋破坏其计划、干扰其神定工作,最终加害他们者的反对迫害?难道这些阿瓦塔和先知是假的?他们既然是真理化身、全知全能,那为何不能预见危险,避免工作中的无数艰辛、受辱、失望、挫折?

同样,在耶稣基督生平中读到,他在每一个工作阶段所受的诱惑及干扰迫害。最后还不是受辱、被钉十字架?他自称全世界的救主,难道救不了自己?

无所不知的耶稣基督,本能够轻易预见明显悲剧,避免受审尴尬处境;无所不能的他,在背负十字架受鞭打之前,本能够一言不发灭掉全世界。史实记载,他临终最后一言却是:‘天父,您为何抛弃我?’耶稣基督——弥赛亚——说出这样的话,似乎无比荒谬。那是什么让他表示如此无助无望?……

巴巴总结,他只需指出:能咽下并消化往昔大师先知历史中生动描绘的挫折、干扰与混乱的头脑,必须要么接受、要么排斥巴巴所说的话。”


《美赫主》第十二卷
石灰翻译 田心校对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美赫主]:无
下一篇:[15-01-30] 建立内在联系
上一篇:[14-12-28] 德拉敦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