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宣布阿瓦塔身份
作者:宝·喀丘瑞 发布时间:15-10-14 浏览次数:1148 [ ]

宣布阿瓦塔身份 

1954年2月1日星期一,美赫巴巴离开马哈巴里什沃,前往哈默坡。9名男满德里随行:阿娄巴、拜度、宝、埃瑞奇、古斯塔吉、凯克巴德、基申·辛、库玛和彭度。邓肯、克里希那、尼鲁和韦希奴,同女满德里留后。这期间,希巴由美婼照管。巴巴不在时,美婼会把马牵到他房间,让它知道巴巴不在。玛妮同西方通信,面前总放着打字机。高荷和拉诺分管家务,娜佳做饭。美茹则忙碌各种杂务。
 
巴巴从马哈巴里什沃行至普纳。在此,佳尔、查干、达克、伽德卡、奎师那吉、拉姆玖、萨达希乌、萨瓦克、希度和耶希万特·劳加入。纳瑞曼和美赫吉亦从孟买来到,加入大家。全体,包括巴巴,乘三等车厢旅行。
 
纳纳·科尔和潘克拉吉从那格浦尔来,在伊塔尔西加入。巴巴一见纳纳,立马问他:“你为我带食物没?”猝不及防的纳纳答:“没带。”巴巴不悦,命他下车!纳纳正要下火车,巴巴抓住他,批评道:“你该为我着想!你明知我是多么喜爱你母亲的饭菜和你弟媳做的酸辣酱,却什么都没带。真是个呆子!”
 
旅程中,佳尔和达克说笑话讲趣事,让巴巴开心。库玛也讲奇闻怪事。巴巴利用幽默聊天或玩笑,让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他身上。尽管外地爱者这次尽情享受陪伴巴巴,满德里却从未轻松过。巴巴会当众斥责、取笑、揶揄、奚落他们。从成为门徒开始,他们的生活便充满嘲笑与责备。
 
乘了一天半的火车,一行人于3日凌晨3时到达奥赖。克夏夫·尼伽姆、普卡、赫伦、布拉玛· 杜特及另几名亲密者来迎接。巴巴住入王公拉古拉吉·辛的宅邸,首先同哈默坡工作者议事。巴巴到之前,克夏夫一直不辞辛劳地工作,将巴巴的名和讯息传遍该地区的所有村庄;人们渴望达善他。
 
这是王公拉古拉吉·辛及家人首次见巴巴。虽是王族后裔,他却生活简朴。内心也单纯厚道。他深爱美赫巴巴,后来对阿瓦塔的事业做了很大贡献。
 
休息了几小时。达善于凌晨开始,巴巴给数百人发了帕萨德。6点,向奥赖的民众授予如下《心灵之语》讯息:
 
神不听口舌或头脑之言,却回应心灵之语。心灵之语是对至爱的爱歌。
 
当心灵哭求与至爱结合,头脑受分离折磨时,至爱的回应便是终极的拥抱合一。
 
这意味着,要爱神,就须让他时刻在场,同他一刻不离。这意味着,在行一切义务,做一切事情,想一切念头,说一切言语时,我们都要一直想念神,把他视作万人万物的背景。这意味着,在每一件小事上,好的坏的,我们都要念记他,他便负起全部的责任。
 

那天上午巴巴离开奥赖,前往15英里外的伊楚奥拉村。这个偏远村庄从未有过轿车、巴士或卡车驶入。只有一条狭窄土路通往村子。路被贝特瓦河分成两段,未铺砌,因最近下雨,愈发难行。为让造物主舒适一些,当地爱者在巴巴访问之前,连续苦干数周,拓宽8英里路,填平坑洼,以便巴巴的轿车通行。他们的爱让巴巴深受感动,因而前往该村。
 
不过,克夏夫·尼伽姆未能安排轿车。巴巴和男子们只好坐卡车去伊楚奥拉。过了桥,在距奥赖7英里处,卡车往左拐,沿运河路开时,车左轮撞到什么,突然停下。司机试图重新发动。坐在右侧的一名满德里,顺便探出车窗观望,大喊让司机停下。司机下车,看见右轮只差几英寸就要冲下路边的深沟。全体下车。对这次侥幸脱险,巴巴只是笑笑。卡车倘若再往前一点,必定翻车。车上的哈默坡工作者,无不感激巴巴的内在帮助,高呼“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对他的信心增强。
 
巧合的是,当天在安拉阿巴德举办大壶节期间,许多萨度和朝圣者在恒河中沐浴时淹死。
 
巴巴一行摆渡过了贝特瓦河,又坐牛车前进。爱者出村一英里迎接巴巴,反复欢唱:“哈瑞巴巴,哈瑞巴巴!美赫巴巴,哈瑞哈瑞!”
 
巴巴走下牛车。帕布·达亚·尼伽姆和查图布吉·鲁姆贝达给他戴上花环。巴巴的牛车领路,上有布篷遮阳。三四十辆牛车队伍,护送巴巴到伊楚奥拉。约10点半到达。村中的房屋和街巷似乎也被巴巴的莅临圣化。村民们已做好妥善安排。满德里和随行者住入村学校。巴巴同埃瑞奇、希度、查干和美赫吉另住一所房子。杰拉卡尔村的昆吉·比哈瑞在不远处站岗,保证巴巴不受打扰。
 
言语不足描绘哈默坡爱者所表现的爱。这些大多不识字的穷人,心灵在诉说。通过心灵之语认出美赫巴巴。有幸在巴巴身边者,沐浴于神爱之光。爱,唯有爱无所不在!神圣的唤醒之火,数月前已被点燃。此刻爱风吹拂,令星火燎原。这片土地及其人民,敞开心扉迎接神人,言谈不离美赫巴巴。伊楚奥拉的村民们,男女老少,皆欢欣雀跃。仿佛历经多年的黑暗,神之阳再次升起!
 
“今日在你们中间,我很高兴,”下午5点15分,巴巴对他们说。“全心全意爱我,你们会发现我一直与你们同在,并且见我,因为我一直活在你们每个人内。” 
 
翌日凌晨4点,巴巴用贝特瓦河水沐浴,并饮下少许河水,圣化了此河。2月4日,在伊楚奥拉施达善,给包括邻村村民在内的数千人,发了帕萨德礼物。并且造访了查图布吉、巴格万达斯·拉索尔和拉姆赛阿·辛·巴格的家。
 
离开马哈巴里什沃前,巴巴已为公众授述的12篇讯息,提前寄到哈默坡和安得拉,译成印地语和泰卢固语。他在授予如下《无染之爱》讯息时,评论:“这个时代的混乱将被纯爱之火熔化。这是我的主要讯息!”
 
通常理解的爱,只是一种执著,牵涉有自私的念头和动机。
 
纯洁、真实、无染的爱,不含哪怕一丝的欲。性欲、权欲、名欲、声望欲、安逸欲,玷污了爱的纯洁。
 
纯洁、真实的爱也有不同阶段,最高阶段即神的礼物——爱他。一个人真正爱神时,便渴望与之结合,这种无上渴望建立于向至爱献出全部生命的愿望。
 
一个人爱至师时,便渴望服务他,臣服于他的意愿,全心全意地服从他。因此,纯洁、真实之爱渴望给予,不求回报。
 
即使一个人真正爱人类时,也渴望为其幸福贡献一切。一个人真正爱国家时,则渴望牺牲自身生命,不求回报,毫无爱过和服务过的念头。一个人真正爱朋友时,则渴望帮助他们,而不让其感到丝毫亏欠。一个人真正爱敌人时,则渴望与之为友。对父母或家庭的真爱,使一个人渴望以自身为代价,给予他们种种舒适。
 
在有关纯洁、真实之爱各阶段的不同行动中,自我念头一直缺席;一念及自我,爱就会被玷污。
 

伊楚奥拉有许多贝尔果树,有大量樱桃大小、卖不了钱的酸果。特爱酸果的古斯塔吉,从树上摘了些。看见他摘,其他随巴巴同来者也摘了起来。巴巴远远看见。叫来他们,严厉批评。地主也被叫来,巴巴对他表示:“请原谅。我的人未经你同意,从你的树上摘果。对他们的冒犯,我请求你的原谅。因为他们随同我来,我为他们负责。”
 
那人回答说,不存在同意的问题,他们享用果子,是他的荣幸。巴巴坚持:“果树属于你,虽然对你也许没有多大价值,但诚实要求,应首先征得你的准许。冒犯了,请原谅我们。”巴巴顶礼其足,请求原谅。那人目瞪口呆。
 
与之同时,伽亚·帕萨德·卡勒和儿子阿达希,本该将轿车和卡车开到伊楚奥拉,却未能在指定时间露面。所以,巴巴一行坐牛车,前往5英里外的伯卡。村民开辟的土路,坑洼不平,甚是颠簸。
 
车轮每次撞击凹坑,车上的人就被颠得来回摇晃。路面的修补全被雨水冲坏,下午2点半抵达伯卡时,巴巴备受颠簸。他对村民授述讯息:
 
我很高兴来到你们中间。把我当作你们中的一员,努力爱我。但要诚实地爱,因为神总是要求诚实。因此,你们如果爱我,就会在内心和家中找到我。我祝福你们。 

又坐牛车,继续辛苦旅行一程,下午3点半,在距杰拉卡尔约18英里处,巴巴让队伍停下。叫来满德里和哈默坡工作者,说:“从一开始,我就警告你们,要像对嫩花一般待我。你们做到没?为我着想考虑没?这趟旅行无法忍受!汽车会不会来?我不去其它地方了,从这儿回去。”
 
这时,伽亚·帕萨德·卡勒和阿达希,开轿车和巴士迎面驶来。遭到巴巴训斥。阿达希失声痛哭,解释说他们一早出发,但因部分道路被淹,耽误了。巴巴拥抱了他。全体上车。
 
到达杰拉卡尔时,已有大批群众聚集在大遮篷下,等候了数小时。负责安排者是赖萨赫伯·罗摩贤卡。“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的欢呼响彻天空。两年前巴巴的燃烧自由生活期间,杰拉卡尔人民的心已被点燃。这天燃得比以往更亮。巴巴一到,即开始达善,给数千人一一发帕萨德。整个地区被他的爱征服。台上赞歌不断。罕见的一幕。随着如下《神爱》讯息的宣读,人们愈发陶醉:
 
我的讯息一直并将永远是神爱。一个人全心全意地爱神,最终就会在至爱中失去自己,进入神的永恒生活。
 
这种爱好比树,也有分枝:全心奉爱、完全非暴力、彻底无私服务、克己自律、自我牺牲、自我舍弃、真理、自我歼灭之分枝。
 
这种爱囊括了圣人和求道者所知晓的一切瑜伽。这种爱的最高方面,超越了爱本身,即彻底臣服于至爱的意志,也就是:绝对服从他的希望,无论什么代价。
 

下午5点半,巴巴访问杰拉卡尔初中以他命名的宿舍。1952年巴巴来访时,曾触摸一块砖。这栋宿舍就是师生们在砖上方建的。这次巴巴主持宿舍启用仪式,剪断横系在门上的花环,进屋坐下。满德里用茶点。
 
巴巴敦促学生们:“今天听了我亲爱的师利帕特·沙海谈到学校和宿舍,我很高兴。我希望这里的学生,在接受常规教育的同时,也要学会爱神——惟一的实在。我为此祝福他们;也向你们全体致以爱与祝福。”
 
巴巴离开杰拉卡尔,当晚行至达格万。崎岖的乡间小道,蜿蜒穿越田野,原本只供牛车通行。路途曲折迂回,为确保巴巴和弟子不迷路,狂喜的村民们在前面提着灯笼照路。一到达格万,便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维希奴·夏玛和当地村民隆重接待巴巴。
 
妙哉!斟酒者与醉酒者的游戏!
无法想象,只能体验。
酒语无与伦比,乃无言之语。
凡所道出的,皆化作火焰。
至爱从酒肆倒出杯杯帕萨德。
他递给的不是香蕉、水果或点心,
而是能将生命化作存在的圣酒!”
 
巴巴还敦促村民:“怀着爱接受帕萨德,怀着爱吃下,吃的时侯想我。这样爱的种子就会播在你们心中。”
 
达善两小时后完成,巴巴接触了数千人。随后前往瑙兰伽。每次停车,当地妇女都会做阿提。在达格万巴巴一直很忙,只有当他坐入轿车,同当地的工作者会谈时,她们才有机会膜拜他。
 
瑙兰伽是1952年,那些反对巴巴者炸决运河堤坝,阻止巴巴进村的地方。当时巴巴被迫在巴卜·拉姆帕萨德的地里,坐在树下施达善。这一次却全村出动,到村外迎接。乐队演奏,喇叭鸣响。爱使巴卜·拉姆帕萨德缄默无语,他欣喜地站在一旁,观看这奇妙场面。人群高呼巴巴凯捷!长长的队伍护送巴巴进入瑙兰伽。
 
反对者已被唤醒。此刻圣酒流经条条小巷,全村都笼罩于美赫巴巴的明亮爱光。村民们吟唱爱歌,献身于他的足前。在其神圣游戏中,阿瓦塔接受批评、怀疑与公然敌对,将之化作甜美赞颂。最初愚昧与黑暗吞噬此地,将其光明遮蔽。但最终光明爆发,令瑙兰伽和所有村庄熠熠生辉!”
 
巴卜·拉姆帕萨德有个兄弟,叫纳辛达斯。他深爱巴巴,已弃世做隐士。他曾苦干九个月,在水井旁挖了间地下室,在井壁凿了窗。通向地下室的台阶一片昏暗。纳辛达斯在这间地下室里,静思美赫巴巴的神性。2月5日,巴巴下到小室,伽德卡做了阿提。
 
上来时,维希奴·夏玛摔倒,腿受重伤。由彭度照料,敷药包扎。
 
那天在瑙兰伽举行大规模达善。全村人和周边村民,都来到神爱本源的身边,接受他们的那一份。在哈默坡,无论何地举办达善,方圆数英里成千上万人都聚集来。这不只是发水果点心帕萨德。这些场合唤醒人们认识神圣大师。大师将他们的污秽吸入其无限慈海。这样的达善活动,总是使阿瓦塔或至师将众人的业相承担到自己身上。通过向公众施达善,美赫巴巴承担起他们累世的无知、苦难、求索负担。其中深意、慈悲,谁能领会?
 
伪圣人和古鲁也向公众施达善。也发帕萨德,给人赐福,外表举止一如成道大师。可他们倒不出神爱之酒!他们不能转移他人的业相负担,也从不能让任何人融入神圣海洋。对于美赫巴巴,达善标志着极度痛苦的工作——将每一个满怀着爱前来者的善恶印象负担,承担到自己身上。那些时候,人们欣喜若狂,巴巴通过承担他们的重负,来分享他们的喜悦,虽然这让他无限地受苦。阿瓦塔总是承受宇宙重担,唯有他能够这么做,这是他的特别责任。为此原因,那些臣服于阿瓦塔、总是将头颅置于其足前者,真正地有福。
 
那日数千人达善了美赫巴巴。也是第一次由男子而非女子,齐声唱诵阿提。下午2点40分,巴巴用字母板自发授述如下讯息,由埃瑞奇向众人宣读:
 
我虽表面沉默,却通过你们一切人说话。我一直沉默并永远言说;但时候已到,我将很快打破这种表面沉默,届时那些爱我者将见到我的真相。
 
因此,对我给的爱礼帕萨德,要怀着爱接受,怀着爱吃下,爱的种子就会在里面。
 

之后,巴巴访问巴卜·拉姆帕萨德、希若拉、贾纳克·辛、蒙伽拉尔、迪里帕提·苏纳尔、拉尔·迪万、巴椎·帕萨德、希德·戈帕尔·罗迪等人的家。在每一家,按当地风俗,都有七个妇女头顶水罐,上摆一盏燃灯,迎接巴巴。
 
在希若拉家,卡瓦里歌手阿玛丹唱了歌。空气中充满爱,许多聚会者前所未有地流泪。家访后,巴巴驱车穿过村庄。
 
几名妇女手持阿提盘等着,巴巴让车停下,不让她们失望。之后,他步行穿过村子,给另一些妇女机会行阿提。天空仿佛回荡着淳朴村民们的爱歌“来吧,主阿瓦塔美赫巴巴!”
 
2月5日这天,巴巴下午5点离开瑙兰伽,前往拉特村。瑙兰伽村民挥泪告别。
 
神爱之酒何其荣耀,何其珍贵!
历经生生世世的忏悔苦行,
有些人方能得到其中一滴!
每滴圣酒内皆隐藏着海洋!
 
从一村到一村,工作者和行程组织者和满德里同行。因此在哈默坡,克夏夫、普卡等人一直伴随巴巴。巴巴夜晚抵达拉特,受到伽亚·帕萨德·卡勒、高瑞·贤卡·外迪亚等人的欢迎。卡勒为巴巴一行安排同住一家客栈,对此巴巴表示不悦。他早有指示,希望总是在僻静处过夜。对怎么满足巴巴的要求,忙乎了一整夜,也没弄明白。
 
宝的外甥,维伦德拉·辛,已加入大家,胃疼厉害。他彻夜呻吟。巴巴愈发受打扰。。他召来满德里,严斥:“你们就这样像朵花照料我?我经常警告你们,你们却忽视我的话,漫不经心。”
 
“今日我要对你们申明一点。各有各的职责,彭度是总管。因此你们都必须充分配合他。这儿还行,但若同样的事在安得拉发生,就会一塌糊涂。我身边有40人,而我,按我的独立天性,下达独立命令。倘若你们不执行我的命令,同时又不配合彭度,他就无法管理。”
 
次日,巴巴批评伽亚·帕萨德·卡勒的错误,又宽恕他说:“考虑到新生活期间你为我提供的服务,我宽恕你;否则,我决不宽恕你!”
 
巴巴又命令库玛,让满德里和哈默坡工作者到外头空地上排队站着。巴巴走出客栈,指示列队者报数如下:“我是1号傻瓜;我是2号傻瓜;我是3号傻瓜”,这样一直到“80号傻瓜!”共有80个傻瓜!末了,巴巴打趣:“昨夜我不得不和80个傻瓜同眠。我的状况你们可想而知——糟透了!”
 
不过,在他的训斥之中,却有爱和幽默,因为多年后与巴巴通信时,那天的列队者,会在信中按自己的编号署名,比如“5号傻瓜”等。
 
2月6日,哈吉万·拉尔来到拉特,加入大家。下午1点35分,在布拉玛南德学院,巴巴给一批大专生施达善。说:“来到你们中间,尤其是见到斯瓦米·布拉玛南德(学院创始人),我很高兴。斯瓦米·布拉玛南德为你们做了很多,还在做很多,因为这也是神爱的一个方面。向你们全体致以我的爱与祝福。”
 
巴巴邀斯瓦米·布拉玛南德同他坐在台上,可斯瓦米宁愿坐地上。少顷,巴巴也离开前台,坐在走廊台阶上。布拉玛南德请巴巴用茶,巴巴却说:“在此见到你们大家,我的心已满。心满时,何需茶?”但后来,应校长再三邀请,巴巴和满德里用了茶点。校长向巴巴介绍了学校一位教师,巴巴调侃道:“我也与师有关,因我本人即是。”
 
当天下午,公众达善在拉特举行。3点零5分,巴巴授予讯息:
 
我从最高降临到你们的层面。因此,把我当成你的,自然而然地,你就成为我的。你是穷人,就把我当成穷人;你是富人,就把我当成富人;你是文盲,就把我当成文盲;你是学者,就把我当成学者。我已来到你的层面,你如果在那个层面全心全意地爱我,就会来到我的最高之真实层面,因为我在你们所有人内里。
 
我现在给你们的帕萨德,怀着爱想我,怀着爱吃下。这样爱的种子就会在你们内里播下。
 

2月7日星期天离开拉特之前,巴巴接见了卡勒和高瑞·贤卡的家人。
 
巴巴到哈默坡前的几个月,克夏夫·尼伽姆行遍整个地区,已起草两份爱者名单。一份由那些怀着舍弃精神,以美赫巴巴的名义工作者组成。另一份是那些准备好按巴巴命令,奔赴各地为巴巴工作的人。巴巴将接见两批志愿者,已提前指示,选一个僻静处开会,以免被打断和干扰。
 
巴巴抵达鞑瑙瑞。这些工作者的特别会议将在此召开。克夏夫称之为“达巴-埃-喀司”(被选者朝廷)。宝对即将发生之事感到紧张,因为巴巴曾在马哈巴里什沃表示,将任命他当“灵性自杀队”的队长。他认为就是这个队。
 
到了鞑瑙瑞,巴巴看见会场就安排在举办达善的帐篷旁边。四面敞开,而巴巴要的是封闭的房间。“为这项重要工作,我要一个连麻雀也听不见我们的地方!”他发火。“此地根本不合适。”
 
于是,巴巴和满德里被带到宽敞些的村学校,但房子太小,容不下巴巴、满德里和工作者。巴巴问克夏夫:“那些为我的神圣工作,志愿将生命献给我的人,都在场吗?”
 
“巴巴,除了两个,都来了,”克夏夫答道。
 
对他的回答,巴巴不满意,宣布:“基础如此轻薄,整个建筑坍塌!”
 
他取消了会议,说:“这些人不服从工作主管的指示,怎能指望他们服从我的命令?不执行这么简单的事,怎能指望他们为我牺牲生命?他们出于一时热情,报名参加。但是,所要求的不只是热情;那没有力量。”
 
巴巴取消了名单,表示:“所有相关者都应继续增加对我的爱,同时履行日常义务。另一个这种性质的会议,将于700年后,我再来时召开!”
 
又补充道:“巴巴真实。所以,你们若对我有信心,就要在我说我真实时,相信我的话。我取消了名单,因为这不是为我的事业献身的方式。人们为家庭、朋友、国家及民族献出生命。而为我的事业献出生命,完全是另一回事。
 
“我将亲自对满德里做此(工作)。时间已临近,因为涵盖我的开言、蒙辱与荣耀的时期将很短。” 
 
巴巴最后警告:“说真的,我不是为达善活动、阿提和普佳,而降临并采用此身的。天使们一直在对我做那个!这些事我不感兴趣,但我为之采用此身的目的临近。满德里中间谁忠于我,尚待分晓”
 
气氛变得严肃,工作者们有机会观察巴巴的不悦情绪。重要的是巴巴事业的工作者,应体验阿瓦塔性格的所有方面,因为他们要向别人公开而诚实地谈他。
 
最后,巴巴对志愿者强调:“如我所解释的,你们必须做的第一件事是爱我。这种爱应让你疯狂,但其中不能有任何的炫耀成分。倘若这不可能,那你则应继续履行世俗义务,但要怀着这样的认识:你是为巴巴做这一切。倘若这也不可能,第三个选择是:服务人类,不求回报或领导地位。”
 
解释服务人类的意思时,巴巴说:“服务人类的实质是:以自身幸福为代价,给予他人幸福。最佳的服务是让人们开始爱我,因为爱我时,自由来临——永久自由!服务人类是能够广泛传播我的爱的一个重要工具。”
 
巴巴挨个拥抱每位工作者。几乎所有人都因巴巴对他们的失望而流泪。巴巴重申所说过的话,叮嘱阿达希·卡勒:“怀着为我做的感受,去做你的工作。你、你妻子、你的孩子,都属于巴巴。你应该有这种感受,因为我知道你是多么爱我,我也爱你。”访问期间,巴巴给阿达希·卡勒的女婴取名弥婼。
 
会议对那些工作者产生深刻影响,他们逐渐成为北方邦巴巴及其事业的支柱。以此方式,灵性自杀队组建——自我经历宰杀!
 
会议后,巴巴访问了巴格万·丁、普若塔普·辛、夏姆布·达亚·尼伽姆和拉古纳施·帕萨德·尼伽姆的家。稍后,公众达善开始。克夏夫的舅父,巴格万·丁,为达善做了出色安排。
 
午后12点40分,巴巴向鞑瑙瑞的聚会者授予如下讯息:
 
我此刻是你们之一。我在你们的层面。无论你们有何能力,处何境况,我亦在其中。我是小孩、大人、穷人、富人、学者、文盲;但只有那些从自已所在层面爱我者,才能认识我的真实状态。因此,要努力爱我,使我成为你的,因为你已经自动地是我的了。
 
我现在得走了,据说人们在很多地方等着我。不然的话我会久留,亲自发帕萨德。那就改为接受我给这里你们所有人的祝福帕萨德吧。
 

活动结束,巴巴前往恰尼村。途中,常常被迫停下,因有些地方民众排在路边,期盼一睹巴巴。下午1点50分,巴巴在穆斯卡拉村的初中停车,施达善。那儿,他也是谦卑地坐在地上,没坐为达善活动安排的台上。在教师拉姆·戈帕尔·迪克西特欢迎他之后,巴巴向聚集在穆斯卡拉的群众授述讯息:
 
在你们中间我很高兴。我感到你们每个人都是我的,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使我成为你的。对穷人,我是贫穷化身。对富人,我是皇中皇,但我是那些爱我者的奴隶。
 
你们若是能爱我,我便不虚此行。致以我的祝福。
 

美赫巴巴的爱火燃遍了哈默坡,四面八方的求道者都追逐他四周的神圣光辉。人们想看巴巴,哪怕只有一次,并为此准备做出任何牺牲。但即便只见他一次,也不是每个人的福份。世上有亿万人,只有少数能看见阿瓦塔的神性;而这少数人当中,一直顶拜臣服他者更少。那些哈默坡和安得拉人属于有福者,因为他们拜倒在巴巴足前,不抬头。
 
2月7日下午3点45分,巴巴抵达恰尼。这一次巴巴也没坐为他摆放的椅子上,而是坐在村办医护室的走廊上,给群众施达善。这是他在恰尼的讯息:
 
如果你对神有磐石般的信,火焰般的爱,那么世上就没有什么能影响你。谄媚不会触动你,快乐不会取悦你,痛苦不会折磨你。因此,我祝福你们所有的人,爱我并发现唯有神真实,这将使你超越虚假现象,让你明白唯有巴巴真实。 

巴巴到恰尼时,许多村民在本地集市上看摔跤比赛。可美赫巴巴来了的消息一传开,比赛即停止,人人涌去达善。众人来到时,巴巴在车里,正准备离开。他答应,他们若按秩序坐好,他就下车。五分钟后,秩序恢复,巴巴走回台上,给迟来者施达善。这些人衷心向他欢呼。稍后,巴巴离开,前往哈默坡。
 
哈默坡爱者怀着极大的敬意迎接巴巴,将他送到住处。满德里被送到巴瓦尼·帕萨德·尼伽姆家,受到亲切接待。
 
2月8日早晨7点,巴巴同满德里及哈默坡工作者议事时,对美赫吉解释:
 
在物质世界,每一分钱都算数。在精界,每盎司能量都算数。在心界,每一个念力都算数。在超越状态,唯独神算数。在神人的领域,有算无,无算有。
 
神不听由佳帕、齐克尔、咒语和吟诵构成的口舌语言。不听由静心、专注和想神构成的头脑语言。他只听由爱构成的心灵语言。
 
所以,要爱神,在今生就获得自由。这种爱可用不同方式表达,最终都带来与神结合。对普通人,表达此爱的实际方式是:在履行日常义务的同时,对所有的人都要友爱地讲话、友爱地思想、慈爱地行动,不论种姓、信条与地位,将神视作存在于每一个人。

 
在鞑瑙瑞的达巴-埃-喀司聚会上,巴巴曾说过,他会在满德里的协助下,做进一步的工作。埃瑞奇问巴巴:“怎样算是您的满德里成员?谁是满德里?”
 
巴巴回答:“我所说的满德里,是指那些跟随我数年、却一无所求者。目前,库玛属满德里。总之,满德里是指那些我感到亲密者。”巴巴说明:“假设我抽烟。我在亲密者面前那么做,会感到100%地自在。”
 
巴巴继续拼道:“满德里是那些始终、直至此刻,都准备为我牺牲所有一切的亲密者。一个将生命献给我、听从我并随时服从我、不求任何回报也不在乎结果,不顾荣辱毁誉,以我的快乐为快乐,同时又使我感到亲密者,这样的人即满德里成员。”
 
埃瑞奇又问:“假若一个人自己感到跟您亲密,不管他与您的联系有1年还是30年,那么他有权自称满德里吗?”
 
“只有你们发现我和他亲密才算,”巴巴回答,又补充:“以德拉敦的埃尔查(米斯特里)为例。我感到和他无拘无束,但他若是不愿牺牲一切,就不属于满德里。”
 
埃瑞奇要求一个更明确的定义,说只有巴巴感到属于满德里者才是,谁都无权自称属于满德里。巴巴回答:“这种感觉应当双方都有。”
 
巴巴问哈瑞希·昌德·考恰:“你属于满德里吗?”考恰答,他觉得跟巴巴无拘无束,巴巴说:“确实。我也感到跟你自在随意。可你愿意为我牺牲一切吗?你准备好随时毫不犹豫地照我说的做吗?哪怕我要你割断女儿拉吉的咽喉?你会那样做吗?”考恰说会。巴巴向他保证:“那你就属于满德里。”
 
巴巴总结:“两方面的亲密感必不可少。一方面,我必须接纳他为满德里;在满德里方面,则需要诚实。”

哈默坡达善于上午8时,在一个特意装饰的遮蓬下开始。9点20分,巴巴授述讯息:
 
我们皆“一”——无论贫富、男女、大小、识不识字。人人都有权证得神性,它平等地内居于我们一切人。而要知道我们自己与神为一的惟一方法,是通过爱他。
 
神不听由佳帕、咒语、吟诵等构成的口舌语言。他不听由静心、专注和想神构成的头脑语言。他只听由爱构成的心灵语言;这种爱不需要仪式和炫耀,只需要对至爱的默默奉爱。
 
无限诚实乃神的一个方面。因此,一丝的虚伪渗入,就使我们远离神。
 
我很高兴来你们中间,我祝福你们所有的人。
 

成千上万的人,从该地区的不同村子,来到哈默坡达善巴巴。如在别处,活动期间贯穿巴赞唱诵。两名歌手,阿玛丹和瓦曼·劳,随队旅行。8日,达善持续至中午,之后巴巴访问了克夏夫·尼伽姆、巴瓦尼·帕萨德、普卡、赖萨赫伯·罗摩贤卡和其他几名亲密者的家。
 
巴巴问克夏夫之妻苏妲德薇:“你想要什么?”
 
“自从找到您,”她说:“一切都找到了,巴巴。现在我一无所求。” 
 
巴巴问普卡的母亲:“普卡怎么样?”
“您知道的!”她回答。
“我让他辛苦劳动,使他瘦下来,”巴巴打趣。
“听您安排,”她说。“普卡是您的。”
 
普卡的妻子怀孕临产。巴巴向她保证:“我已赐你一个很好的灵魂,即将出生。什么都不用担心。”还给了她特别的帕萨德,提醒她要念记他。巴巴还参观了普卡在哈默坡的面粉厂,亲手捧粮食倒入机器。
 
这些访问之后,巴巴立即前往英格塔。拉克希米昌德·帕里瓦和兄弟提克拉姆,由巴瓦尼·帕萨德和兄弟宾德拉·帕萨德协助,在那里做了达善安排。巴巴抵达英格塔,开始施达善。
 
下午3点45分,向聚集的群众授予此讯:
 
从无始之始,到无终之终,我们皆一体。我们曾经是,现在是,将永远是。我在你们一切人内里。我是穷人、富人、男人、女人、小孩、大人。但对那些爱我者,我乃唯一真实。我祝福你们所有的人爱我,并通过爱使我成为你们的奴隶。 

该村数百名男女老少达善了巴巴。之后巴巴驱车访问宾德拉·帕萨德家。轿车缓缓驶过人群,鲜花雨点般落下。当晚巴巴住在帕里瓦家,观赏了竹竿表演赛。
 
翌日,2月9日拂晓,巴巴前往默霍巴。沿途在本瓦里施达善,普卡的亲戚住在那儿。基申·辛回忆:“克坦歌手演唱,手摇指钹,其炽热的爱令人难忘。发现巴巴来到他们中间,他们一边演奏一边舞蹈,仿佛全身每一个部位都在欢欣雀跃。”
 
从本瓦里,巴巴行至默霍巴。这里的是达善由伽亚·帕萨德的兄弟,拉姆瑟瓦克·卡勒安排的。借此机会,巴卜·拉姆帕萨德表示,想在瑙兰伽建一座巴巴寺庙,巴巴提醒他:“我的庙只在你们心中。”
 
巴卜·拉姆帕萨德应道:“建庙完全是为了让您留那儿。这将是您来访的象征,在此基础上,我们才能一直把您留在心中。我们希望有个念记您的媒介,巴巴。”巴巴接受他的祈求,触摸了巴卜一块带来的奠基石。就这样,美赫达姆庙在反对势力曾经最强劲的瑙兰伽成立。实际上,美赫达姆建立于那儿阿瓦塔亲密爱者的心血。为服务他的事业,他们不遗余力。巴卜的兄弟纳辛达斯·拉姆帕萨德,将生命本身献给了巴巴的事业。因劳累过度,他巴巴访问后不久病倒辞世。但他很幸运,口念巴巴的名死去。
 
普卡利用他在默霍巴的印刷厂服务巴巴。他想办一份献给巴巴的杂志。巴巴任命委员会,包括克夏夫、普卡、师利帕特·沙海、巴瓦尼·帕萨德、伽亚·帕萨德和拉克希米昌德·帕里瓦(会长)。数月后,印地语杂志《美赫普卡》(美赫呼召)创刊。(注:《美赫普卡》杂志仍在哈默坡发行。)
 
默霍巴达善结束后,巴巴到卡布莱村。5点钟,在高哈瑞的阿康德初中施达善。教师鲁德拉·普若塔普致欢迎辞。巴巴授述如下讯息:
 
当完全成熟、完全有意识的人成为儿童一般、无欲无求时,他就接近神了。我在儿童中间,感到自己是儿童。在穷人中间,感到没人比我更穷。在富贾要人中间,感到自己是众生的皇帝。
 
对于你们学生,两样东西必要——诚实和谦卑。我说的谦卑,不是自谦,而是那种传播伟大的谦卑。倘若你们领悟了这一点,我来你们中间的目的便已达到。
 
我祝福你们所有的人。
 

巴巴动身去马赫瓦,途中在卡纳村停下。他到早了,仅几个人在达善地点等候他。不过,巴巴的车一泊,击鼓声便宣告他的莅临(召村民集会的传统方法)。巴巴本人径直走入村内,坐到拉姆纳施·索纳家房外搭建的台上,自如地给每一个前来者施达善。并在字母板上拼道:“不是你们来我这儿,而是我亲自来你们这儿。”
 
从该村返回时,巴巴发现达克落后,悠闲地漫步。巴巴责备他渎职,未履行总在巴巴身边的责任。库玛偶尔也因类似的散漫挨批。
 
本次旅行期间,巴巴虽在九个主要中心施达善,但在沿途偏远村落,他总会停留,给人们机会接触他。在纳道拉小村,400人聚集达善。妇女行巴巴阿提,唱奉爱歌曲。之后,巴巴的车正要驶离,又有一批妇女跑来。巴巴命司机停车,坐地上等她们。迟来者中有位老妪。巴巴抚摸她的头,表示对她的爱。她自始至终喃喃道:“捷,捷,捷(胜利)!”后来,巴巴顺带对满德里提到:“我对那个老妪的联系,背后有特殊原因。”
 
当晚,巴巴抵达马赫瓦,行程的最后一站。一路颠簸不堪。满德里感到在到达之前,巴士的减震器一定损坏! 1952年在野生森林中为巴巴建造的小屋,就在马赫瓦——克夏夫·尼伽姆的出生地。克夏夫为此地取名“美赫之寓”。
 
马赫瓦的民众等待着达善。达善中,巴巴发帕萨德,说:“我的达善之旅在此结束,乃大幸。”随后到他的小屋,美赫之寓。在此,巴巴指示,因这是他在哈默坡达善活动的最后一天,全体随行男子应从当晚9点至凌晨4点半保持清醒,并安排了卡瓦里演唱,帮助他们。此外,巴巴还令夜间招待两三次咖啡。本地区各村的工作骨干聚集在此。这一夜对我们的时代证明意义重大。
 
节目于夜间9点开始,演唱巴赞和卡瓦里期间,爆发一场争吵。口角发生在彭度和库玛之间。库玛曾禁止来者把鞋脱在门前,以免挡道,可人们不予理睬。于是,库玛让人移开鞋子。有些人立即捡起鞋,扔到旁边堆在一起。彭度见此发怒,指责库玛。“你这是干嘛?人家怎么能找到自己的鞋?”
 
库玛回话:“那是他们的事儿!他们为啥把门堵住?”又质问道。由此引发一场唇枪舌战。巴巴把二人叫来。
 
哈吉万·拉尔也在场,巴巴叫来他,问:“彭度是总管,库玛是总司令。你是律师。告诉我们,谁是上级,总管还是总司令?”
 
哈吉万·拉尔说:“在您的达巴(朝廷),很难定论谁的权威超过谁。只有您知道。”
 
巴巴不厌烦地打手势催促:“忘掉那些!跟我们说你的法律意见。”
 
哈吉万·拉尔解释:“律师的观点,取决于哪方给他的钞票最多,他就代表哪方。真相变假,谎言成真!个个律师都这样!”
 
巴巴不禁大笑,查问:“扔鞋的有谁?”只有潘克拉吉举手,尽管其他人也有份。巴巴严责了他,潘克拉吉沮丧地想,这就是讲真话的结果。这种训斥乃是巴巴给潘克拉吉的“礼物”,其他人无缘得到。
 
巴巴接着说:“哈吉万·拉尔不愿在此提供咨询;想收费。既然彭度和库玛都没钱,最佳方案是二人亲切拥抱,忘掉一切。”
 
大笑中,彭度和库玛拥抱。这件事给哈默坡工作者上了一课。
 
午夜前20分钟,巴巴要每个人洗脸洗手,10分钟内到场祈祷。巴巴也洗了手。午夜12点整,埃瑞奇用英语宣读《忏悔祷文》,接着拉姆玖用乌尔都语、达克用马拉地语宣读。
 
歌手阿齐兹继续演唱,巴巴时而打断,解释某段歌词。一时,巴巴问库玛:“你何以称我帕若玛特玛?”
 
库玛答:“我只知道我的巴巴,也知道无人比他更高。即使他高于帕若玛特玛,这个帕若玛特玛也是巴巴!”
 
巴巴评论:“此话让我感动。”
 
凯克巴德被问为何称巴巴为神时,答道:“出于自身体验,我能够说巴巴是神。”
 
凌晨1时许,巴巴对克夏夫·尼伽姆说:“你不知道,此刻你将接受怎样的礼物。”
 
又向全体在场者说:“此刻我心情极好。虽然谈我700年后的下次降临,我仍然感到不合适;但今天我可以说这么多,到时候我会清楚说明——如我对库玛所承诺的。在此刻的好心情中,我可以说这么多:不久神将让我打破沉默,那会意味着神显现自身。而且,在短时期内,将会有蒙辱和荣耀,随后是我的肉身暴死。我将在700年后再回来;此时我能够说这么多。”
 
该宣言让一些人流泪。只见巴巴在字母板上飞速拼写,然后举起手,通过埃瑞奇道出:“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
众人回应,连续几遍欢呼:“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
 
这是第一次,巴巴本人在字母板上拼写“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
 
时代的泪水与苦泣被听见!
美赫巴巴,美赫普拉卜,上主,
已揭示自身,宣布其阿瓦塔身份!
同一个罗摩!罗摩归来!
 
值此良辰,美赫吉指出,按帕西教历,当天 1954年2月10日星期三,正巧是巴巴60岁生日。众人向他唱生日快乐。克夏夫朗诵其诗《美赫颂》,巴巴慈爱地拥抱每个人。几个哈默坡男子欢心起舞。凌晨4点半,瓦曼·劳唱起歌,把巴巴称作优吉,意指希瓦:
 
“优吉,莫走;莫走,优吉!”
 
可已在打点行李,准备出发。巴巴已深深置身于在哈默坡爱者的心中,其工作已完成。他永远不会真正离开。清晨5点(巴巴诞辰时间),活动结束。达格万的维希奴做闭场阿提和祈祷。之后达克和众人一起唱古吉拉特阿提。
 
离开马赫瓦之前,巴巴率满德里到美赫之寓附近某处。返回后,约8点,巴巴坐在房间外,与当地工作者议事。主题针对克夏夫和伽亚·帕萨德之间的观点分歧。巴巴说:“我的人中间的这种观点分歧,自古以来一直存在——甚至在奎师那、罗摩、佛陀、耶稣和穆罕默德时代,并且总是引导我注意。从古到今,我习惯了听这类争论。这打破单调!
 
“在证悟我之前,人无法逃脱自我;即便高道也无法逃脱自我驱策。自我的一丝轻触就能使第四层面者堕落。只有抵达第五层面后才安全。现在还有谁要诉苦?” 
 
普卡开始倾诉,巴巴打断他,表示:“大家都要畅所欲言,充分利用我给你们的这个机会,卸下思想包袱。谁都不要犹豫。”
 
伽亚·帕萨德和克夏夫之间的误会化解后,巴巴评论:“我让弱点暴露出来,因为我爱你们。要诚实;有弱点,不要害怕。要害怕不诚。坏念头谁没有?它们是生命基础。没有基础,房子难立。
 
“念头可能极好或极坏,但应留意自身行为。若非人人皆有弱点,我和你们之间就不会有区别了。” 
 
他总结:“很少人在爱中真正燃烧。一旦燃起,不要试图熄灭它。连我的阿朱那也失败了,由于他的弱点——迫使我给他(宇宙身体的)体验。亦可称之为我的弱点,因为我给阿朱那体验,使他能够执行我的命令。”
 
巴巴再次在字母板上拼写:“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说,“今天是我的生日,这是第一次我道出自己的‘捷’!”
 
克夏夫之妻苏妲德薇告诉巴巴,她的姊妹,拉丽特·基肖芮,因感染严重麻疹,危及生命,濒临死亡。巴巴去看望并安慰了病人。
 
回来后,他对克夏夫说:“拉丽特99%没希望了。叫她不断持我的名,直到咽气。”巴巴建议克夏夫的兄弟,德文得拉医生,给她用一种药。几日后,拉丽特完全康复。
 
如前所述,宝的外甥维伦德拉·辛,也来伴随巴巴达善旅行。他在读大学。他离开前,巴巴给他三条命令:“不做坏事;永远诚实;爱巴巴。”
 
巴巴于2月10日离开美赫之寓,前往勒克瑙。哈默坡地区的每存土地,都在他的爱里焕发出生命。工作者都更勤谨地为他工作。他在其无限心灵中,给他们留下位置之后,驱车离去。“捷”的欢呼如雷鸣!有人啜泣;有人强忍泪水,保持平静;有人继续呼喊他的名。
 
满德里乘巴士尾随。途中,目睹一场奇妙景观。当地一些妇女从井中汲水,边唱:“哈瑞巴巴,哈瑞巴巴!美赫巴巴,哈瑞哈瑞!”(巴巴主,美赫巴巴主,君王!)她们不知,主本人正路过,听到了她们的自发唱颂。
 
到达坎普尔,巴巴问:“此地有何佳品可食?”
 
随行的一位哈默坡工作者答:“贝纳喜-巴非(一种软糖)。”在众人伴随下,巴巴亲自到附近一家甜食店购买,可无人明白何因。买了巴非,巴巴继续在店内站了几分钟。并叫埃瑞奇打听店主是谁。方知那是巴巴爱者希塔拉姆的店,他到哈默坡达善,尚未返回。通过步入该店购买,巴巴圣化了此地。
 
继续赶路。到勒克瑙时,将哈默坡工作者遣返。巴巴拥抱克夏夫、巴瓦尼·帕萨德等人之后,乘火车离开勒克瑙,于2月12日星期五回到马哈巴里什沃。旋即开始为南下安得拉旅行做准备。
 
石灰翻译  田心校对
《美赫主》第十二卷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美赫巴巴 神人 基督 阿瓦塔。]:无
下一篇:[15-10-15] 歼灭虚妄
上一篇:[15-10-09] 美赫巴巴箴言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