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神圣工作宣言
作者:宝·喀丘瑞 发布时间:15-12-17 浏览次数:1087 [ ]

翌日,3月1日,早晨7点,在同K.D.R.M.、安得拉爱者和满德里,商议召开工作者会议时,巴巴说:“工作者会议今晚召开更好,反正今夜全体要保持清醒。”
又转向库图姆巴·沙斯特里,问:“你能否为今晚开会做必要的安排?
“我要工作,工作必须100%诚实地做,不然就停下。记住,我可以独自工作。
“可能的话,重要和不重要的工作者,都应出席会议。我将对怎样工作的每一点仔细推敲,因为我不希望这些公众达善和活动徒有虚名。如果工作者爱我,却不100%诚实地工作,那就不需要他们。

巴巴重申:“可能的话,安排今晚开会;不可能,就明天上午开。若今晚不能都来,明天必须来。我说这些,因为我在此身不会再来了。

“在哈默坡,我也和工作者讨论过,在此我也要警告你们,因为我爱安得拉。我为什么爱安得拉,你们不会理解。但诚实地做的工作是做真正工作;否则,根本不要工作。
“自从永恒,我就永恒地一直独自做我的工作!”巴巴总结。

K.D.R.M.向巴巴保证,他们会负责当晚的会议安排,并发电报通知每一个相关者。

税务副官S·帕姆鲁在场,巴巴看着他,叮嘱:“全心全意为我工作。对人讲我的爱。你为人工作,就是为我工作。”

巴巴访问了帕姆鲁、卡拉·文卡塔·劳等爱者的家,又突然光临一位穷人的小屋。

3月1日早晨7点半,巴巴一行离开阿默拉布勒姆,前往拉左里。沙斯特里、达纳帕希、兰伽·劳和玛里克·阿朱纳乘吉普车发100多份电报,通知会议变动。

驱车一小时后,巴巴让停车,召满德里到身边,说:“昨夜对我和守夜的查干相当滑稽奇怪。万籁俱寂,有个疯人嚎叫起来,几乎吼了一整夜,连几分钟都没歇过。我纳闷,他是哪种疯癫,不让我休息。我本希望早早歇息,因为今晚我们要熬夜开会。”
巴巴转向库玛,问此事为什么发生,库玛答:“因为您要这样。”
“当然,”巴巴同意。“必须如此,否则阿瓦塔的基础则不存在。”
又指着库玛,说:“库玛不知道神、阿瓦塔或赛古鲁。可他知道该说什么话和服从。”

巴巴瞥一眼普卡,问:“你怎么表情这么消沉?你有个好妻子,很快会给你生个好孩子。我亲自主持你的碾米厂开业仪式——现在我将在碾米机中碾磨你!你应该高兴,不出几日你将被碾磨碎。
“爱者献祭自身,至爱大笑,匕首流泪!”
又动情地说:“至爱即刽子手!”

巴巴重提头天的汽车事故,说:“昨日,说实在的,达玛劳本会翻车。神救了我们。这被看作我的奇迹,可我根本不做这种事。在我开言之前,别指望我施任何奇迹。不知怎么我抓住了方向盘。神让我那么做的。”巴巴转向达玛劳。“现在,看在我的份上或神的份上,开车时保持清醒!”

轿车和巴士重新出发,于上午8点45分到达拉左里。巴巴直接到达善场地。如在其他每一个地方,达善活动,授予讯息,巴巴触摸分发的帕萨德之后,于9点半离开。

在拉左里和科塔佩塔两镇之间,巴巴让轿车在一间小屋前停下,房子属于一位叫悉塔罗摩亚的穷人。巴巴在小屋对面站了一会儿,并会见了那名卑微男子。

之后,巴巴把满德里召到他面前,询问他们的健康,拍拍每人的背。找出身体不适者,命卡纳丹迪医生:“为他们治疗,明早前让他们康复!”

继续驱车,巴巴一行于11点15分抵达科塔佩塔。因大群的人站在路上,轿车巴士缓缓驶过市镇,到达住处寄宿中学。那里的童子军对巴巴潇洒地敬礼,巴巴回礼。

大家在学校用餐,下午1点时,巴巴催促普卡:“唱首歌,要么使人人大醒,要么使个个睡着!”普卡唱了,巴巴开心。也叫其他人唱了歌。

巴巴重提昨夜的打扰,评论:“昨也在阿默拉布勒姆那个疯人咆哮时,我有个想法,就是关于巴卡和法那的混淆,应一了百了地给满德里澄清。”随即授述:

苏非教中,法那一词指“逝去”,巴卡指“永住”。法那是目标,体验“我是神”状态,就像玛居卜状态。巴卡指住在或活在神里。

法那有两个状态。法那的第一个状态是绝对真空,心、身、能量、宇宙、乃至“我”皆消失——什么都没有。只有意识留在该状态。在法那之前,你意识到你自己、心、能量、身体。在法那的第一个或者说真空状态,一切消失,除了意识。但在接下来的一刻,真空状态由法那的第二个状态跟随,在此身心不回来。即便身体似乎在,“我” 回来,“我是神”状态的“我”。此乃目标。

不过,极少人下降到正常意识状态——降到巴卡状态,即永住于神。在该状态,过神的生活。在巴卡,心作为宇宙心回来,能量作为无限能力回来,身体作为摩诃卡兰(宇宙身体)回来。该宇宙身体保留,因为它必须处于每一个意识层面——浊、精、心。

所以说,法那有两个状态。第一个之后,第二个必定跟随。例如,把法那与我们的酣眠状态相比。在酣眠中,心、能量、身体皆消失:也就是说你意识不到它们。而你一醒来,就意识到自己,坚持你的“我”。同理,在法那中,你意识到“真我”,或者说“我是神”。法那由巴卡自动跟随。浊巴卡指意识到你在世上生活。

涅槃即神无之处。那是神无、意识有的唯一状态。这是佛陀所强调的、后被曲解为佛说无神的法那第一个状态!真相是:神有;但在那个绝对真空状态——涅槃——只有意识留下。一旦体验“我是神”状态,便证悟巴卡;也就是体验永住在或活在神里,此乃库特博(赛古鲁、至师)的状态。 
 

作为总结,巴巴描述了四个旅行(注:这幅描绘四个旅行的图表,见澳大利亚美赫屋出版社出版的著作《有与无》第24-25页):

灵魂通向超灵(帕若玛特玛)有四个旅行:
第一个旅行结束于法那的两个状态——真空状态和“我是神”状态。第二个旅行结束于巴卡。第三个旅行结束于库特比亚特,或者说至师状态。第四个旅行结束于放弃宇宙身体。

在法那的第二个状态,“我”存在,但存在的是“我是神”状态的“我”。此乃目标。

第一个旅行结束于成神(法那)——我是神,阿哈姆-卜若玛斯密,阿那尔哈克。
第二个旅行结束于在神里生活。实际上是永住在神里。
第三个旅行结束于过神的生活。
第四个旅行结束于放弃身体。在第四个旅行中,放弃身体后,持续、永久地体验法那的第二个状态。即使放弃身体后,“我是神”之有意识的无限个体性,仍永远保留下来。


有人发觉美赫吉打盹,就捅捅他,巴巴指着他说:“你是这儿唯一的懒人——此刻企图通过打盹,欣赏真空状态!”

授述刚结束,就传来消息:沙斯特里、达纳帕希、兰伽·劳和玛里克发完电报,乘吉普车返回途中,在拉左里和科塔佩塔两镇之间遭遇事故。不过,悬念没有多久,因为吉普车很快到了。事故发生在开往科塔佩塔的路上。只见一名男子骑自行车,从对面逆行而来。为避免撞到他,吉普车急拐到另一侧。这样,司机方向盘失控,吉普车冲入路边沟中侧翻,将乘客全都甩了出去。达纳帕希受轻伤;手被包扎。余者只受了点瘀伤。一堵墙挡住了前冲力;否则,吉普车会翻个底朝天,可能造成人身伤亡。出事的地点,刚好是头一天巴巴的轿车差点冲入运河之处。

达纳帕希医生对巴巴叫道:“主啊,您救我们幸免遇难。我们得救全靠您的恩典;否则我们都早被压死了。这归因于您的奇迹。”
巴巴应道:“我尚为施过任何奇迹。对我而言,这是新闻。”

巴巴让K.D.R.M.用午餐。之后下午2点,巴巴在大家陪同下,前往民族俱乐部大厦施达善。美赫中心的秘书致欢迎辞,之后巴巴在地上坐了一会儿。接着向公众宣读维杰亚瓦达讯息。之后拉姆玖宣读《物质与灵性科学》讯息,贾甘纳达姆译成泰卢固语。

连续两小时,巴巴给约4000人发帕萨德。4点停发,他走到屋外芒果树下,静静坐了几分钟。然后起身去拉贾蒙德里。

6点到达拉贾蒙德里,工作者会议将在此举行。

会议于1954年3月1日晚9时,在拉贾蒙德里的古鲁库大厅召开。有几位满德里和安得拉工作者在会议开始后才到。这是一次重要的会议,对于未来的行道者,美赫巴巴的阐述将起着灯塔作用,让他们真正理解:为阿瓦塔的真正工作是什么,意味着什么。巴巴首先递给每人一杯咖啡,帮助他们保持清醒。之后解释达善活动的意义:

今天不是政治或联谊会议,而是为神圣事业召开的会议。本次会议,让我想起我以往化身期间的会议。历史重演从未像在灵性事业中那样真实。过去那些时期,情况不同,却是相同的神和相同的事业。为我的事业工作的(耶稣的)使徒们,(穆罕默德的)阿沙卜们,不惜一切代价,甚至生命本身。这只是开场白。序言结束后,正题开始。所以要仔细听。

现在,哈默坡、北方邦、安得拉和德干地区的公众达善活动已足够。我以神圣权威告诉你们绝对真理:这些活动、讯息和宣讲,在灵性道路上没有意义。对我做阿提、普佳、献花环、顶拜,毫无意义。自古至今,众天神天使一直在膜拜我。那为什么用花环、水果和供品不必要地浪费钱财?我所要的是真正工作。


巴巴随后提及在东西方一直归功于巴巴的奇迹问题。谈及吉普车事故,他对兰伽·劳透露:

救你们大家的不是我。是这场会议救了你们。我想说的是,人们把这些奇迹归属我,使我大大廉价,降低了我作为高之最高的地位。但今天我这么说,在我打破沉默并道出原音的一刻,巴巴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奇迹将会发生!这将是我从未施展过的一个奇迹。我不会让死人复活,却会让那些为世界生活者,对世界死去并活在神里;我不会让盲人复明,却会让那些熟视幻相者,看不见幻相,以便能够看见神——唯一实在。

接着,巴巴告诉工作者召集他们当晚开会的原因:

序言结束,现在开始正题,你们都必须仔细听。这涉及到召你们来的工作。你们被称为工作者。必须明白工作是什么。你们安得拉工作者,无论大小富贫,已为成功地举办活动尽了力。这我知道。并欣慰地说,你们通过努力传播我的爱讯,表达了对我的爱。不过,我感到有什么东西很不对劲——根深蒂固的东西。自然,在任何事业——政治、社会或灵性——的工作者当中,都可能有观点分歧,不仅是观点的分歧,还有竞争和嫉妒,这导致工作基础的彻底瓦解。

现在你们为巴巴工作。有这个必要吗?如果我是高之最高,上帝化身,我的工作何必需要这些个纠葛、组织、讯息、这那?如果我不是无限者,只是同你们一样,那么千万场这种活动也无用。难道我自己就不能默默地做宇宙工作?因为如果我是巴巴——毫无疑问我是,全世界反对我或崇拜我,对我毫无二致。或许我召集工作者的唯一原因是:让你们分担我的神圣事业。你们若是愿意分担我的工作,就必须100%诚实地去做。你们必须为我、为传播我的爱讯工作。

怎样做?我会解释。

首先,决不能寻求甚或期待我或他人的欣赏。这在我授述时,听起来容易,却最难做到。工作本身即其自身的欣赏。一求欣赏,工作就白做了。确实,你们中有些人可能准备好100%为我和我的事业工作。但因为你们中有的人贫穷、家累重,不能抽出时间和财力为我工作。然而,为什么在负担不起的情况下工作?为什么要依赖某些帮助来为我工作?工作者一旦依赖任何事情或任何人,工作就白做了。要尽力而为,但要诚实地做。

我听说人们抱怨说,钱被筹集、使用、花掉,却用途不明。倘若这是实情,那就停止一切工作!毫无根据地以我的名义获取一分钱,都是不诚实。所以,今天我要你们每个人倾诉心声,让我们一劳永逸地决定:工作还是停下。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若想让人们爱我,就向他们显示你们真正爱我。不要只是让他们读我的著作讯息,而是要过着为我牺牲的生活,以至于他们会自动地爱我。


巴巴简要说明了K.D.R.M.的组成,询问他们的工作后,说:

上次我访问安得拉,任命K.D.R.M.作为我在安得拉工作的四大支柱。K.指库图姆巴·沙斯特里;D.指达纳帕希·劳;R.指兰伽·劳;M.指玛里克·阿朱纳·劳。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全心爱我,全心为我工作,毋庸置疑。可现在我发现,一定是我自己的失误,忘了东、西、南、北不能交汇——四者在不同的方向。所以首先让我们看看,这四个人是否能够按我的要求一起工作。因此,对我掏出心里话,不必掩饰。这会使我给大家说些新颖隽永的话。别看着对方或害怕对方。

巴巴让库图姆巴·沙斯特里说出要说的。听到他说自己从未埋怨过同事,巴巴回应:“这么说你对其他三人的工作安排绝对满意啰?”沙斯特里解释,问题不在他的感受,而在服从巴巴的命令。巴巴曾敦促K.D.R.M.全体成员,要齐心协力;可是,沙斯特里说,发现那不切实际,原因有三个:

首先:他们住在不同地方;其次,他们的脾气和工作方法不同;第三,不可能协商。他又说,他不喜欢有些同事的行事方式,也就是他们的某些疏忽,比如未给所有财务往来妥善记账,等等。

之后巴巴叫K.D.R.M.的其他成员依次发表意见。后续讨论给人的印象是,四人中间有很深的分歧。都想怀着爱为巴巴工作,但缺乏一致。其他工作者对K.D.R.M.十分不满,怨声不少。

巴巴回应说:

我自己都没弄明白,你们为我做的是什么工作。如果你们仅仅在做宣传,甚是荒唐。我不要纯粹的宣传或任何类型的虚假广告。永远不要。我要的是爱与诚。如果你们都做不到,就停下你们所谓的工作。我完全有能力做我的工作。因此,今天我感到,我们必须设法终止这种所谓的工作。这是我的看法。

我常说,我尚未发现一个能够爱我者。东西方大概有220个男女,对我臣服到绝对服从的程度。这是事实。

比如,瞧埃瑞奇。他聪明,心好。我令他做什么,他都会100%努力,粉身碎骨。彭度、美赫吉和所有其他满德里同我一起这么多年,都是那样。这220位满德,只要我一声令下,个个都会献出生命。我要说的意思是,臣服高于爱;也许似乎矛盾,但要爱我是不可能的;服从我是可能的,但非常之难。所以,你们自称是我的工作者,却不服从我,这是虚伪。


接下来发生激烈争吵,马尼克亚拉·劳气得吼了起来。巴巴要他住口,可他不听指示。巴巴又命他离开大厅五分钟。他回来后,巴巴说:

你被自己的热情和爱引入歧途。我明白你想用书籍传播我的名,并且是怀着最佳动机做的,却缺乏策略。你未能遵守原则。你没看到今晚我是怎样为我们的弱点忏悔的?我是怎样代你们成为忏悔者的?即使在看似扮演时,我不仅扮演该角色,而且成为该角色。我现在已经全心全意地做了忏悔,为整个宇宙忏悔,而且实际上成为忏悔者。我不违背自己的原则。我是自由的,可原则必须维持。 

此前,凌晨1时,念过《忏悔祷文》,故巴巴作此评论。

谈到以美赫巴巴的名义工作的金钱问题时,有人问:“没有资金,怎么可能做宣传?”

巴巴即刻反驳:

只有没钱才能做巴巴的真正工作。为什么“宣传”?这个词将我贬低。你要告诉人们什么?假设你有很多钱;你会怎样宣传我的事业?过去的时代,我的工作是离开钱做的,绝对是。金钱问题一出现,犹大就出卖了我(注:犹大为30枚银币向法利赛人告密,出卖耶稣。使耶稣被捕,被定叛乱罪,最后受酷刑被钉十字架)。我现在说明我的观点。我知道K.D.R.M.并非不诚实。库图姆巴对钱很谨慎。这我知道。达纳帕希有些钱。兰伽·劳没钱;玛里克同样。所以他们自然会认为,为了巴巴的工作,他们必须有钱。但从我的观点看,依赖钱为巴巴工作,不择手段从别人手中捞钱,为巴巴工作,绝对是不诚实。

现在我对你们谈谈金钱,以及我对它的看法。我从保持沉默那天起,停止了书写。甚至停止碰钱。但从那天至今,有多少钱流经我的手,你们毫不知情。大概1千万卢比!然而我却没有钱。我是苦行僧。钱经过我。来了又去。但你们要是依赖钱为我工作,就不要为我工作,因为你们怎样去弄钱?让我们实事求是。


这时,库图姆巴·沙斯特里说:“我觉得,重要的是我们过的生活。”

巴巴表示欣赏,继续:

很好。就过那种让人爱我的生活。让他们看到你爱我。要人给你钱,你又拿来传播巴巴,这听着合适吗?所以我认为,除非你们有别的建议,你们四个不如停下你们所谓的“巴巴工作”,去过爱的生活,通过你们的生活,让他人来找我。即使我们达成妥协,又会出现不诚实。卡塔·苏巴·劳会说:“我不是笨蛋。我能独立做巴巴的工作。K.D.R.M.是谁?”科弗尔的人们会说:“我们有能力传播巴巴的爱。何必受K.D.R.M.支配?”还有其他人,等等。

记住,在这个肉身的60年生涯中,这是我第一次出席这种会议,讨论细节。就连在哈默坡也未召开这样的会议。但我感到有些地方很不对劲,所以召集你们开会。必须绝对诚实,否则就别要巴巴!我是巴巴。我知道。让K.D.R.M. 解散。你们还有没有什么建议?我解散K.D.R.M.不公平吗?

又问K.D.R.M.全体成员:“你们认为我解散K.D.R.M.不公平吗?”
四人都答不是。

巴巴随即决定:“K.D.R.M.解散。中心解散。人人成为巴巴中心!”

巴巴进一步说:

我绝对知道我爱安得拉,安得拉人民所表现的爱,感动我的心。今晚你们在场的每个人都爱我。所以我感到很高兴。在所有大小达善活动期间,整个安得拉表现的独一无二的爱,深深地打动我。

现在,我再一次代表你们全体,在神前——不管他是谁——忏悔我们的弱点,因为今晚我第一次忏悔时,埃卢鲁人不在场。忏悔之后,如果你们真正爱我,哪怕一点点,我希望你们互相之间心灵洁净。你们若爱巴巴,就忘掉过去的分歧,净化心灵,为巴巴活着。


一名工作者问,这些中心解散后,巴巴的讯息怎样传达给他们。巴巴回答:

你们都是巴巴的工作者。有钱并负担得起者,可到不同的地方,告诉人们我的爱讯。钱少者可在自己家乡传播,并通过活出爱,感化他人爱神。没钱、家累重又没时间者,应感化自己的家庭爱巴巴。因此,从现在起,没有中心,没有办公室,没有帐目。不要问人要钱,巴巴的爱会在。这样不好吗?

一位工作者问:“中心关闭后,我们能否直接与您通讯?”
“我将停止一切通讯,”巴巴表示。
该工作者埋怨:“因别人的错,我们得受罪!”
“那不是任何人的错,”巴巴向他保证。“那也许是你的错,谁晓得?有谁无弱点、过失和错误吗?”

另一位工作者说:“只有一个,巴巴!您是那个人。巴巴意味着神!”

对此巴巴回答:

神意味着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故我在人人内里,知晓一切。那是我的错。还能是其他谁的错?我知晓一切,我是一切,因此没有错误。如果我是神,如你所言,那么它就不是任何人的错。如果我不是神,那么整个宇宙中除了我自己,无人有错。

卡塔·苏巴·劳,我已受够了这个字母板和沉默。在放弃肉身前,我必须打破沉默。在我打破沉默时,你们这些与我建立联系者,都会对我有所瞥见。有的小,有的大,有的少,有的多一点。发电站的总开关开启时,只要灯泡与之连接,就会发光。灯泡小,亮度低。功率大,光就亮;如果保险丝烧熔,就没光!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未曾施过奇迹;但我在打破沉默时,将施一切奇迹中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最大奇迹。

全心全意爱我;唯有这个。爱我,爱我,爱,你将找到我。


会议过程中,坐在巴巴身边的卡拉·文卡塔·劳,将巴巴通过字母板用英语授述的每个字译成泰卢固语。

之后,凌晨1点50分,第二次念诵《忏悔祷文》。之后,宣读巴巴语录《存在是实质,生命是影子》。完毕,巴巴说:“对你们安得拉人,我什么都不要——不要臣服,不要服从,不要身心财产。我只要爱!”

会议于2点半结束。巴巴就是此时指示毛那·斯瓦米在科弗尔住40天的。

3月2日上午,巴巴再次召集全体人员,说:

总结昨晚的议程,我想澄清几点。我已经解散K.D.R.M.,而且,如昨晚所述,我不会正式参与安得拉的任何一个美赫中心。即使有关巴巴的书籍和其他文献,我也将概不负责,不参与。

我要的是,那些真正爱我并希望为我工作者,人人成为一个巴巴中心。至于那些能够负担和那些不能负担者,该怎样为我工作,昨晚我已说明。在村中或在自己家中,那是你自己的事,与我无关。

如我昨晚所述,现在我必须独自做出我自己的沉默及打破沉默计划。因此我将不再对通讯操心。现在,K.D.R.M.和安得拉不同美赫中心的解散,对直接相关者可能意味着麻烦——办公室、出版社等麻烦。因此,我已令阿迪帮助你们处理这些困难。你们愿意的话,都可以与阿迪、埃瑞奇、彭度等任何一个满德里通讯。不过我此刻命令满德里,不要让我听见你们来信中的一个字。

如果满德里应邀给你们建议,不要把建议当成我给的。他们因长期跟我一起生活,肯定会尽力给你们提供建议。但仍然不要把他们的建议当成我给的。如果你们在清理和关闭出版社、书籍等事务上遇到难处,可征求阿迪的建议和帮助。我已命他帮助你们。但他给你们什么建议,将与我无关。

随着我解散美赫出版社,曾委托给玛里克·阿朱纳·劳的安得拉出版社或美赫出版社,注定会遇到一些麻烦。

这个问题将难以解决,除非有阿迪帮助。因此,阿迪应该以不让玛里克尴尬的方式帮助他。但要诚实地贯彻执行每一件事。无论办公室还是出版社,无论继续还是停止,都将与我无关。那是你们四个,K.D.R.M.的事。即使K.D.R.M.自己想继续下去,我也与此无关。你们可以加、减或划零。都与我无关。我同时是仆与主。

你们遇到困难可请阿迪或任何一个满德里建议帮助,因为他们知道我的方式。他们不会有意误导你们,这你们可以放心。不过,在征求他们的建议和帮助之后,你们自己也应当好好想想,因为毕竟满德里不是巴巴!

现在让我看看,你们怎样爱巴巴,怎样为巴巴工作。我无所不在,我也在你们内里观察你们。

现在,你们想问什么就问。要我解决你们的困难。


J·文卡特斯瓦拉·劳问:“我们灵性上的失败怎么办?”

巴巴答复:

我告诉你们,无人失败过。你们全心全意爱我。爱不到顶点,总会制造混乱。不存在失败的问题。我对你们都很满意。如我昨晚所述,我在60年生涯中,这是第一次为神圣事业召开这样的会议。倘若你们对我的神性有一丁点瞥见,一切的疑问都会消失无踪;爱、真爱就会确立。幻相掌控得如此之牢,以至于我们忘了实在。

百年后,你们将没有这个肉身,但今天你们却感觉不到这个真理。假使昨日车祸使K.D.R.M.离开世间,死去,此刻他们心中就没有了这团乱麻。因此K.D.R.M.,就想你们都死了,从现在起完全为我而活。


文卡特斯瓦拉·劳说:“我们是浪子,不成器。通过阿迪给我们帮助吧;这是我的祈祷。”

让我们十分诚实,绝对诚实。阿迪像少数久经考验的满德里那样跟随我多年,并全心全意做了20年的办公室工作。即便这样,我说过,也没有一个满德里是巴巴!每个人都有弱点和不足。你可以从阿迪获那里得到建议,但不要当作是巴巴通过阿迪给你的。

一份名为《维卢固》杂志的编辑,安纳普尼亚,问:“会将巴巴打破沉默的时间和地点,通知安得拉爱者吗?”

我亲爱的“维卢固”,倘若这就是打破沉默的意思,我最好还是不要打破。所有的人都将知道。正如我昨晚告诉你们的,发电站开启,所有与之连接者都发光,因此不会只在此地,而是遍及全世界。但损坏或熔烧的灯泡不会发光。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告诉你们,都要越来越爱我。所谈论的这些文献书籍,都是打基础。不过,发电站开启的时间已经近在眼前,现在唯一要紧的事情就是爱。

巴巴继续说:

我再说一遍,你们若想让安得拉人民爱我,并让他们感到我爱他们,你们个体都有能力去做。这不是说你们必须个别地工作。我从未那样说过。我是说,你们每一个人做一个巴巴中心,或者作为巴巴中心集体工作。不是说你们不应单独工作。现在我已教给你们怎样工作。但要记住,现在全是你们自己的责任了。你们可以为巴巴设立100个中心,我不会与任何一个相干。那与你们相干。全是你们的事,不是我的。但要牢记这么些:那些真正想为我工作者,应当活出巴巴的爱,也就是让人们看到你是怎样爱巴巴的,那时你的四周都将是巴巴爱者。

我要“无钱之爱” !要记住,我虽然不施奇迹,但无论谁从心底要什么,我都会给他。如果我是巴巴,我就能做任何事。你全心全意地要,就会从我这里得到。但有一点我也要告诉你们,那个要我的爱的人,将是被选者。我打破沉默的时间已经临近,在一个短时期之内,一切都将发生——我的受辱、我的荣耀、我的显现和离开肉身。这一切将很快发生,在一个短期内发生。所以,从这一刻起,要越来越爱我。

但不要做虚假宣传。你的内心、你的良心怎么说我,就毫不犹豫地倒出。向别人倾诉你对我的心声时,不要在乎你是否被嘲笑或接受。你认为巴巴是神,就这样说;不要犹豫。认为巴巴是魔,也喊出来;不要害怕。我是你所认为的一切,又超越一切。那你为何犹豫说出或害怕表达你对我的感受和看法?坦率说出来。我两者都是。但不要违背良心,不要纯粹为宣传而言过其实。如果你的良心说巴巴是阿瓦塔,就说出来,即便你为此牺牲。但如果你感到我不是,那就说你感到巴巴不是阿瓦塔。别害怕,但要准备好说出你的感受。就我个人而言,我一次又一次说:我是至古者,高之最高。


到此,在拉贾蒙德里的安得拉工作者会议结束,在怎样以美赫巴巴的名义工作方面,爱者得到正确引导。在本时代,爱神者有许多途径:静心、佳帕、塔帕、忏悔、禁食——而巴巴之道要求在行动中静心,而非苦行。这意味着通过服务人类,提升意识。

3月2日上午9时,会议结束后,巴巴和古鲁库宿舍的学生们做了一会儿游戏,把苹果扔向他们,让他们敏捷地接住。之后巴巴出访爱者家庭,先去达玛劳家。全家人深爱巴巴,做了阿提。巴巴给他们菠萝蜜帕萨德。整个安得拉旅行中,都是达玛劳为巴巴开车,巴巴建议达玛劳在他走后休息休息。

皮莱携女儿,弥婼和维娜,来到达玛劳家,受到巴巴无比慈爱的接见。维娜仍像神醉玛司特尼,巴巴给她倾注更多恩典。回古鲁库宿舍之前,巴巴访问了B·乔蒂·普若卡希家和皮莱家。布里亚为巴巴和满德里安排在古鲁库宿舍用餐和住宿。对他的爱巴巴表示欣赏他。

一些人来古鲁库宿舍见巴巴。“那谟美赫巴巴阿瓦塔,那谟迪瓦迪瓦!”的甜美旋律持续不停。

3月2日下午1时,美赫巴巴离开拉贾蒙德里,前往卡基纳达镇。途中,在塔佩希瓦若姆村的萨奇塔南达神智学旅社施达善,参加活动。下午2点,宣读《帕瓦蒂伽祷文》,授予此讯:

我是那个众多人寻找而极少人寻得者。多少智力都不能测量我。多少苦行都不能获得我。只有爱我并在我里面失去自我时,才能找到我。这种爱必须诚实得不仅不为他人所知,也不为你自己觉察。神的一个方面是无限善,因此要行善,不期待来自任何地方的欣赏。巴巴祝福所有人。
 
唱诵阿提。巴巴发帕萨德。一名男子领帕萨德时,请巴巴祝福。巴巴说:“我的祝福在帕萨德里。人若怀着爱吃下,它将深入其心灵。不然,讯息则是空谈。”

离开那里之后,巴巴于下午2点45分到达阿拉玛鲁镇,达善在新影剧院举行。近1000人在场,接受帕萨德。人们聆听了美赫巴巴的《灵魂爱剧》讯息:

每一个表面个体灵魂(阿特玛),都注定要证悟独一不分大我。阿特玛刚一显现对其无限永恒状态的最初微弱意识,便面对其自身影子。从而立刻迷失于对该影子的意识,卷入无尽头的“幻剧”。这种对表演展示、炫耀招摇的追逐,以一种或另一种形式,贯穿灵魂痛向真理的旅程。在儿童那里,它从玩具中获取乐趣。作为成人,它通过运动、戏剧和探险,展现对游戏的嗜好。即便人已经踏上灵性道路,这种嗜瘾坚持不懈,依然沉溺于对表演和展示的喜爱——通过炫耀奇迹来展示超自然能力。

除非且直到人停止试图通过幼稚的幻相游戏,来逃避其终极目的,他就不会认真地领悟灵性。现在是停止玩耍耀眼的幻相玩具,是渴望证得独一实在的时候了。


讯息宣读后,巴巴给群众发帕萨德。接着前往聚集了另一批群众的曼达佩塔镇。活动在镇图书馆举办。K·文卡特斯瓦鲁先生发表简短演讲,介绍巴巴。之后巴巴授述如下讯息:

无论富穷、高低、学者文盲,你们如果按我应该被爱的方式爱我,都将会得到我,并发现我是你自己的大我。

接着继续前行,到达罗摩昌德拉布若姆镇,比肯纳·文卡塔·拉特纳姆在此安排了达善。库图姆巴·沙斯特里发表演讲。之后,下午4点45分,巴巴授述:

库图姆巴所说的,是他的肺腑之言。但我要反复强调这一点:所有这些对我的欢迎仪式,我的所有讯息,若不付诸实践,都没有意义。

神不是被宣教的,而是被爱的;唯有那些活出爱的人,才能知道我是至古者!


巴巴分发帕萨德,对文卡塔·拉特纳姆和他家人表示满意。

接着前往卡基纳达镇,行程的最后一站。傍晚6点抵达。巴巴住在萨帕瓦若姆的Y·V·纳拉辛哈·劳先生(达玛劳的内兄弟)的家。他们的房子对面搭起大蓬,做了最妥善安排。纳拉辛哈·劳和家人忠爱巴巴,做了阿提,介绍了几个当地人。满德里和其余随行者住在旁边的穆塔·马尼克亚姆家。

翌日,3月3日,早晨7点,几个人从卡基纳达等地来见巴巴,因为这是安得拉达善之旅的最后一天。从阿讷加百莱,来了M·纳拉辛哈·劳,他之前见过巴巴。巴巴问他:“你现在才醒?你为啥不参加其他活动?”纳拉辛哈·劳表示他因病无法参加,巴巴两次递给他帕萨德。

巴巴接着访问卡基纳达的17个家庭;家家唱阿提,发帕萨德。萨希拉朱和V·V·那拉亚纳·劳让人做了一双银凉鞋。巴巴摸摸鞋,又把它们放在脚上一小会儿。银凉鞋保存他们家中用于膜拜。M·提鲁马拉·劳送给巴巴一条土布围巾。U·哈努曼特·劳先生的妻子生病,巴巴牵着她的手,视察她家的每个房间,给她帕萨德。

在地区税务官H·桑巴·穆提家,他儿子拿笔记簿找巴巴签名。巴巴对男孩说:“我从保持沉默那天起,已停止书写。”不过,他还是在孩子的笔记薄上画了个鸭子。

整个安得拉旅程,一个叫P·那拉亚纳·斯瓦米的少年,一直随行,不停给巴巴拍照。在L·苏巴劳医生家,巴巴揶揄他:“你拍的几百张照片中,有一张行的吗?”原计划那拉亚纳的父亲在纳瓦卜帕勒姆做东道主,巴巴却没时间去那里。

在税务官家,在场有律师、医生及其他社会显要。3月3日那天10点钟,巴巴授予他们这则讯息:

人通过爱成神是可能的。当神成为人时,是由于他对众生的爱。

人若问我:“您见过神?”我会答:“还有别的可见吗?”
人若问我:“您是神?”我会答:“我还会是别的吗?”
人若问我:“您是阿瓦塔?”我会说:“不然我为何采用人身?”

所以,我能够给且曾经给的唯一讯息就是:爱神,你将发现自己不是别的,就是神。


之后巴巴回Y·V·纳拉辛哈·劳的家。返回途中,一只花环掉落。赫伦捡起,打算交给潘克拉吉,因为巴巴让潘克拉吉负责收集献给他的所有花环。可巴巴要过花环,摸了摸,亲手交给潘克拉吉。

同样,达善活动期间,人们会带巴巴的相片让他触摸,假若有哪一张不慎掉落在拥挤的人群中,巴巴会让人捡起,摸一摸或触一下前额,然后把相片还给主人。这是有目共睹的一课,对美赫巴巴的相片,要怀着最大尊敬和信爱加以珍惜和对待,照片代表着值得崇拜的他。(有时,巴巴指出,如果怀着一切的爱凝视,他会在照片中活起来。)

下午3点,巴巴来到卡基纳达国际俱乐部,宣布:

倘若大家保持静默并允许,我打算今天公众达善时给一则特别讯息,因为这是我在安得拉活动的最后一天。除了已授述的讯息,我将当场给一篇新讯息。这里有愿意听的,可以到那里。

巴巴随即前往马拉迪-萨提亚林伽姆-奈科慈善高中。公众达善在学校操场“加甘奈克布尔”举办。伯纳拉·文卡特斯瓦鲁和另两人做好全部安排。宣读维杰亚瓦达的讯息,以及如下《万言之言》讯息:

当我说我的显现关系到我的沉默打破时,人们不应期待冗长赘言。我将道出的万言之言,将不可抗拒地把“我是神”(“阿那哈克”或“阿哈姆-卜拉玛斯密”)状态授予准备好的人。当你紧闭双唇,试图说话时,一个类似“噢姆”的声音,毫无例外地按一定规律发出。此乃真理之言的第七个影子。

我的使命即道出该真言,它将穿透世界头脑,直抵其心灵。它将以彻底无比的简单,传递简单的真理。它将标志着神圣生活的实现时刻。它将冲开通向永恒的新门。它将给绝望的人类带来新希望。但为了神定计划的实现,人类有必要抛弃所积累的一切障碍,无条件地臣服于神爱——永恒无上的普遍至爱。必须彻底简单地接受神,不靠繁琐的理性证明。

重复挤压葡萄,酿成的酒才能醉人,这种陶醉往往拿走人的认识力。对神的亲密和重复情感,也带来陶醉,却是把你引向真识。该认识不靠推理或智力。只要你仍与神分离,并试图理解他,就无法理解他。你与神没有分离。爱者与至爱一体。你自己即是道。你就是神。

我将道出之言,将作为来自神的道言,而非哲学家的,发向世界;并将直达其心脏。随着“一切生命皆一”认识的降临,仇恨与纷争将告终结。将会有不败之爱和可靠认识。人类将在基于神圣一体性认识的兄弟情谊中团结一起。


上述讯息宣读之后,4点钟,巴巴即席授述(如1小时前承诺的)关于崇拜或敬拜的特别讯息:

在神的超越状态,性不存在。只有浑然一体的存在。性仅仅呈现于被称作宇宙的幻相领域。瞬间之内使我体验我的至古无限状态的大师,巴巴简,是穆斯林女身。把我降入正常意识的乌帕斯尼·马哈拉吉,有印度教徒男身。出身高贵富裕、年轻美貌的巴巴简,在出嫁前夕舍弃了世界。在普纳,她在我额头上用一吻让我知道,我是至古者。当时她已100多岁,像真正的苦行僧一般坐在树下。

你们每个人,无论男女、属何种姓或信条,都有成神的平等权利,外在舍弃根本不必要。每个人,无论男女,都能够在履行一切日常生活义务时,通过诚实爱神,证得圣父状态和博爱。

我可以用神圣权威说,我永恒、持续、有意识地体验与你们一体,是你们内里的一。对任何有生命或无生命的神祇,对任何圣人、古鲁、瑜伽士或高级灵魂做的崇拜或敬拜,最终都来到我这里。你对任何人和任何事奉献的纯洁无染之爱,你都是爱我。

让我以神圣权威向你们保证:我们全体皆一。在爱神——我们的无上至爱——上,富贫贵贱、识不识字、种姓高低,都无关紧要。我祝福你们都能认识到:以任何方式,爱神的任何形式,都将使你们获得永恒自由。


巴巴最后说:

实在把你们拉向它自身,幻相也把你们拉向它自身。你们若是放开实在的牵拉,便淹没于幻相海洋。你们若是两边倒,则被粉碎。因此要通过爱,丢下幻相的牵拉,与实在合一。

发芭蕉帕萨德之前,巴巴对众人说:“我现在发帕萨德。不要向我顶礼或献花环。我怀着爱给予的,你们要怀着爱接受,你来的越快,就给他人更好的机会,因为我在此只坐到今晚6点。”

在场已有近6000人,更多人排队往前挤。但巴巴6点停发芭蕉,回住所。离开前,他触摸了剩余的帕萨德,由工作者在他走后发给群众。

3月4日上午,巴巴接见纳纳·科尔、潘克拉吉、伽贾南·坡帕里、赫伦、克夏夫·尼伽姆、普卡、师利帕特·沙海、库玛、伽亚·帕萨德、巴瓦尼·帕萨德、达尔、甘玖等需要当天回家者。在他们出发前,巴巴一一拥抱,伽贾南表达了也许众人的想法:“巴巴,我要跟随您生活。”
“现在你做什么?”巴巴问。
“目前我失业。”
“我也失业,”巴巴调侃。“所以你现在最好走吧。我稍后会考虑。”

其间,穆米迪瓦若姆的巴尔瑜伽士埃舍的人员给巴巴发来祝福电报。巴巴给满德里、安得拉工作者和爱者们看,并复电:

向世界上所有真正的巴尔瑜伽士——神的爱子——致以我的爱与祝福;惟有真正的高级瑜伽士才能知道我的真实状态。

巴巴就这个方面继续说:

现在就这一点,我想给一篇很重要的语录,因为这点从未得到适当理解。我是真正瑜伽士、真正圣人的奴仆。但是,在灵性道路上,“闪光的不全是金子!”这句格言没有比对灵性道路更适用的了。

我来解释一下坦特罗和其它类型的瑜伽。全心全意地精进修持,它们带来(神秘)能力和入定。瑜伽三昧完全不同于涅未卡帕三昧;苏非教徒将后者称作法那的第二个状态。

瑜伽三昧,苏非徒称之为哈尔。这种三昧可被中断无数次,也可持续甚至多年。这些瑜伽士不需要饮食或睡眠。处于一种入定状态。可他们从“哈尔”状态下降时,则失去三昧意识,恢复平常意识。那时他们才需要饮食和睡眠,尽管曾不吃不喝存活多年。这种三昧就像醉酒,一失去(下降),就如常人一样想要吃喝。大约有3名瑜伽士,过去600年来未曾从瑜伽三昧降入正常意识,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我!他们的睫毛和眉毛非常之长,人也很瘦。

涅未卡帕三昧(法那)完全不同于瑜伽三昧(哈尔)。这是法那;是神化——成神。在解释神化之前,我想给你们举个“闪光的不全是金子”例子。在美拉巴德,我有过一个疯人(不是玛司特)埃舍,其中最疯的一个叫法吉尔布阿。他年轻时,头部遭击打,导致深度创伤,因(脑)损伤发疯。在我关闭美拉巴德疯人埃舍,遣所有疯人返乡时,法吉尔布阿被送到普纳。一个在美拉巴德疯人埃舍做事的伯瑞(什叶派穆斯林),在普纳传播谣言,说巴巴已将其灵性责任交给法吉尔布阿!结果这个疯子被尊崇为“贾伽特古鲁”(宇宙大师)至今。人们让他坐在精美垫子上;达善他。马尔瓦尔人去那里,为他花钱,开车带他兜风;而法吉尔布阿完全是个疯子!他说话不像常人,一举一动皆被视为神圣。每年举办一次集会,他被认为是(证悟的)玛居卜或巴尔-乌曼特-辟夏希(有幼稚习惯的鬼魂般玛居卜)。


关于巴尔瑜伽士,巴巴评论:

我不是说,这些巴尔瑜伽士不是真的。这些贱族男孩,小小年纪就做巴尔瑜伽士,让我感到自豪。我唯一关心的是,我的这些亲爱者不应当被利用,纠缠于肤表。因为目前在西方,就像在其他方面打破记录一般,人们也开始打破禁食和瑜伽记录。据说有个西方人被放入玻璃柜40天,无饮食无空气。该记录被另一个人打破,他也坐在瓶形玻璃柜内,无空气无食饮呆了60天。

不过(当地埃舍的)这些巴尔瑜伽士似乎是真的,若是真的,我则向所有的真正爱神者顶礼。我是我的爱者的奴仆。所以要诚实,不要被引入歧途,记住:闪光的不都是金子。有一些所谓的瑜伽士和古鲁,甚至通过信件送来对我的祝福。

现在谈神化:这不涉及神成人(阿瓦塔),而涉及人成神(赛古鲁、库特博)。灵性道路有四个旅行。第一个始于灵知(神圣知识),在行道者穿越所有层面后,该第一个旅行结束于法那,即第一个旅行之终点。法那的这个第二状态是“神化”。 人现已成神,并体验神的知识、神的能力与神的喜乐,这虽是目标,但仍不是完美。人已经“进入”神,却尚未进入神的生活!很少、很少几个能离开这种无限极乐,进入第二个旅行;第二个旅行结束于巴卡(永居于神的生活),但仍未过神的生活。法那指成为神;巴卡指永居于神的生活。在法那中,人成为玛居卜、卜拉弥-卜特,也就是淹没于神性。

在第一个旅行(法那)的终点,行道者只是有超意识;即仅仅意识到“我是神”。在巴卡,第二个旅行,人重获正常(浊、精、心)意识。被称为吉万莫克塔,苏非徒称之为撒里克。他现在是神和人。持续不断地体验其神性,及其人性。但他因尚未过神的生活,而无法使用他不断体验的无限知、能、乐,来救赎他人。

第三个旅行属于极少、极少数的罕见者,结束于库特比亚特,赛古鲁状态。这里证悟者现在过着神的生活。使用其持续体验的无限知、能、乐。他已经把一“带入”多。把独立实在带入幻相。

第四个旅行结束于库特博放弃肉身,而永远有意识地、个体地作为神存在。


巴巴进而解释说:

还有一点。阿瓦塔(拉苏、先知)和赛古鲁(库特博、至师)之间的区别是,库特博在经历整个的进化、转世和证悟过程之后,“进入”且过着神的生活,而阿瓦塔根本不必经历进化过程。他直接成为人。

在过神的生活方面,赛古鲁和阿瓦塔二者同样。二者皆过着神的生活,同时皆处于幻相中每一个生命层面。他们同时在最低到最高层面。二者之间最重要的区别是,在该层面库特博扮演,阿瓦塔成为。假设库特博或赛古鲁,也就是神,下降到忏悔者的层面,向神忏悔;这意味着(在赛古鲁人身中的)神在扮演向神忏悔的忏悔者。他扮演忏悔者,但在扮演的同时,又意识到其神性。阿瓦塔在那一刻实际成为忏悔者,但在成为普通忏悔者的同时,依然有意识地体验其神性。阿瓦塔和赛古鲁都同时保留对自身神性的神圣意识。


美赫巴巴又举一个在不同层面阿瓦塔成为和赛古鲁扮演的例子:

为说明扮演和成为这一点,可引用许多例子——无数例子。例如,赛古鲁不可能也不会生病。似乎生病时,他是扮演。然而,当人们看见阿瓦塔生病时,他确实生了病。虽然生病,他背后还拥有无限知识、能力与极乐。在每一个层面,赛古鲁像该层面的人那样扮演。阿瓦塔成为该层面的人,这就是为什么阿瓦塔能够给予宇宙性的推进。

神是万物、在万人。阿瓦塔不仅是万物、在万人,而且成为万物万人。因此,阿瓦塔和赛古鲁之间的根本区别是,在每一个层次、在所有的层面,至师扮演,阿瓦塔成为。


那拉亚纳·劳问,“我们怎样才能持续保持与阿瓦塔的联系?”

巴巴解答:

他是说,现在巴巴亲身在我们中间,我们感到联系。可当巴巴肉身离开我们,这种联系逐渐冷却。怎样不断保持之?我会解释。

你不断感到饥饿吗?你饿了吃东西,随后忘掉。你辛苦工作时,感到饥饿。因此,用一种对我感到饥饿的方式,为我工作——有时想我,有时为我工作,有时谈论我,但不是持续不断。倘若你连续吃个不停,就会消化不良!

入睡前说:“巴巴,我把我所做的一切,思想、言语、好坏行为,都交给您。”

醒来时说:“巴巴,我现在开始把一切交给您。”这么多对我将绰绰有余。

一天只要说两次,每次五分钟。这么做并全心全意让我为你的一切思想、言语和行为负责,但要全心全意。那样你便自由。什么都不能束缚你。但你必须诚实地做。 

我是海洋。能接受香花、椰子,也能接受垃圾。因此,一心一意把一切扔进海洋。这是大事,要全心全意做;否则,那就进入水池,被你自己的污秽弄脏。


卡基纳达有个律师反对巴巴,不承认巴巴,声称他不信巴巴的阿瓦塔身份,尽管整个新闻界在宣布巴巴是阿瓦塔。可他见到巴巴,态度改变,问:“我可以写有关您的文章吗,巴巴?”
巴巴说:“你怎样看我就怎样写。”
他感到羞愧。这句话揭示了巴巴的无所不知,切中其要害。从此,律师献身于巴巴的事业。

巴巴一一拥抱安得拉的全体工作者和爱者。在卡基纳达的活动完成之后,巴巴和满德里于3月4日上午11时出发,前往萨默尔果德火车站。

“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和“那谟美赫巴巴阿瓦塔,那谟迪瓦迪瓦!”的高呼四处回响。美赫巴巴已在安得拉安家落户,在这里他从其无限心倾注的爱,注满每一粒尘埃。让安得拉成为他自己的之后离去。他活在所有人的心间——富人、穷人、学者、文盲、银行家及雇员、部长和劳工、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他已确立于全体人民心中。安得拉对本时代阿瓦塔的接待,将永垂青史。

全印度,整个地球皆属于阿瓦塔,
而安得拉和哈默坡乃特殊之地,
那里的每个原子皆散发其爱酒芳香。

对那些见证该奇观者,仍难以描述美赫巴巴的爱是怎样流向人类的。每当忆起这些场面,心便满满的。但可以肯定地说,那些在场者在安得拉和哈默坡见证了神圣的爱剧(里拉)——因为在那儿看到其充分效力。(注:巴巴后来评论说,安得拉邦代表他的“头脑”。意思是,那儿的人民尽管强烈爱他,更具智力倾向。他还评论,哈默坡代表他的“心灵”。意思是,当地人民深切感受到他的爱,虽然当时许多人不识字。)

两地生发出怎样的陶醉狂喜!
粒粒尘埃皆被阿瓦塔祝福。
他听见岩石呼吸,心脏跳动,
对于他没有什么不可能!
在本时代阿瓦塔拣选安得拉和哈默坡,
来遍洒神爱。神之海洋啊,
他是怎样恩宠印度这些
他永远居住之地!

巴巴和满德里抵达萨默尔果德火车站时,整个站台挤满爱者信徒。多数人眼含泪水;表情忧郁悲伤。有的低着头,怅然若失。列车鸣笛,巴巴站在车厢门口,挥手致意。在“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的高呼中,列车缓缓开动。整个安得拉悲伤欲绝,失声痛哭。

这些泪水何等珍贵!
包含着心血之酒。
可无人知晓,同样这些泪水
有一天会燃烧起来,转化安得拉的气氛
在他的爱中将之燃为灰烬!

每个车站的月台都挤满爱者信徒。“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四面欢声雷动。食物、冷饮、香烟等一篮篮东西被塞入巴巴的车厢。在拉贾蒙德里、科弗尔、塔德帕里古德姆、埃卢鲁和维杰亚瓦达等车站,仿佛民众已为神“疯狂”!他们别无所求,只想最后看一眼神圣至爱化身。在所有的车站,美赫巴巴都站在门口,向民众挥手,表示他的祝福之手永在安得拉邦。

一直到维杰亚瓦达,总有大批群众到车站送行。之后各站,只有个别人来见巴巴。弗兰西斯·布拉巴赞被他所目睹的洋溢热情震撼,自己也醉了。在火车上,巴巴指示弗兰西斯返回澳洲,还给他别的一些指示,因为活动期间没有时间和他交谈。

满德里全都精疲力竭。随巴巴旅行,不存在休息。根据他的命令,每到一站,宝都得在巴巴门前站岗,以确保他的隐私,防止人进入他的车厢;火车一开,宝便跑回自己车厢。埃瑞奇和彭度也疲惫不堪。埃瑞奇要随时站在巴巴身边读字母板,彭度得负责旅行安排等事务。无论美赫巴巴显得怎样劳累,这是一段辉煌时光!

1954年3月6日上午,巴巴和满德里到达普纳。从那儿,美赫吉、纳瑞曼和弗兰西斯·布拉巴赞前往孟买;耶希万特·劳和奎师那吉去萨考里;大阿迪、查干和达克去阿美纳伽;希度和萨瓦克·考特沃去美拉巴德;佳尔和萨达希乌·帕特尔回普纳老家。当天,巴巴率阿娄巴、宝、埃瑞奇、古斯塔吉、基申·辛、克里希那、夏哈斯特拉卜德,从普纳火车站乘车,直接返回马哈巴里什沃。

在马哈巴里什沃,男满德里再度住阿迦·汗别墅外的农舍,巴巴和女子们住主屋。巴巴对女子们,还对留守的邓肯、尼鲁和凯克巴德,讲述了安得拉之旅。基申·辛受令陪伴满德里一直住到3月底。

《美赫主》第十二卷
石灰翻译 田心校对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阿瓦塔 美赫巴巴 大师 修行 印度 神人 美赫主 基督 ]:无
下一篇:[15-12-21] 拜访萨考利
上一篇:[15-12-14] 安得拉达善之旅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