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逗留萨塔拉
作者:宝·喀丘瑞 发布时间:15-12-23 浏览次数:745 [ ]


1954年3月6日下午4点半,巴巴离开萨考利,行至阿美纳伽,告别顾麦和阿迪,带上美拉扎德的女满德里,继续前往普纳。当晚和次日在宾德拉屋度过,巴巴会见了几名普纳爱者。3月22日下午又回到马哈巴里什沃。

从萨考利返回后,男满德里住在萨若希家,已于3月21日到达马哈巴里什沃。

伊萨也陪满德里去了萨考利,一如既往,给宝制造许多麻烦。在阿美纳伽的萨若希家,伊萨拒绝吃饭,除非为他另作安排。到了马哈巴里什沃,伊萨告诉巴巴,他想回德拉敦,巴巴准许他回家。同时还遣基申·辛也回德拉敦。

安得拉旅行后随耶希万特·劳到萨考利的克里希那吉,也回到马哈巴里什沃。但巴巴派他会南印度马拉巴尔家乡,令他于4个月内返回。

在马哈巴里什沃安顿下来,巴巴开始对埃瑞奇授述《神曰》第二部。巴巴授述新“要点”,埃瑞奇记下,夜间将材料整理成句,次日念给巴巴听。

1954年4月,宝被派往北印度中央邦各地,旅行三个月演讲,传播巴巴的名。起初,宝不想去,可巴巴说这是件重要工作。一个结果是,后来许多人信爱美赫巴巴。纳纳·科尔伴随宝旅行。

就是在这次旅行期间,马哈拉施特拉邦78岁的著名圣人,伽德戈·马哈拉吉,进入美赫巴巴的直接轨道。伽德戈·马哈拉吉自己有10万多名信徒。宝和纳纳来到一个他的大批信徒举行聚会的地方。宝请求圣人让他讲一讲美赫巴巴。伽德戈·马哈拉吉同意,叫他在台上等候。圣人接着唱起关于神和主奎师那的克坦,持续数小时。

宝开始琢磨:“这老头骗了我!他告诉我可以讲话,他却唱个不停!……我们要不要离开?”他瞅了瞅纳纳,后者也坐立不安。

圣人唱了几个钟头。此时已是午夜。群众沉浸于克坦演唱。午夜刚过,伽德戈·马哈拉吉就叫宝讲话。宝讲了两个半小时。他后来意识到,伽德戈·马哈拉吉的唱颂把听众提升到强烈高潮,从而为他们聆听美赫巴巴做好准备。

印度最伟大的活圣人之一,甚至被许多信徒视为赛古鲁的伽德戈·马哈拉吉,同年下半年到阿美纳伽拜见美赫巴巴。

4月29日,美赫巴巴离开马哈巴里什沃,前往达沃,埃瑞奇、彭度、古斯塔吉和拜度随行。他们乘美赫吉从孟买送来的轿车旅行。在达沃的两天里,巴巴联系了11个玛司特。完成工作后,于5月1日回马哈巴里什沃。

两周过去了。5月14日,巴巴和女满德里前往盘奇伽尼附近的比拉尔,逗留三日后,返回马哈巴里什沃。美婼和美茹,继续照料巴巴的起居;玛妮忙于同西方爱者通讯,包括默土海滨的伊丽莎白·帕特森和吉蒂、纽约的艾微和菲丽丝·弗莱德里克、瑞士的海蒂·默敦斯和艾琳·比罗、伦敦的迪莉娅·德里昂等亲密女弟子。高荷照看女子们的健康;娜佳烹饪;拉诺监管家务,绘画。

满德里的个人职责,使他们以各种方式昼夜忙碌,职责频繁变动。比如,彭度虽是美拉巴德总管,时而也得清洁厕所,灌水送水等。埃瑞奇除了读字母板和英语通讯,还得做其他工作。韦希奴除了采购和记账,还有不同职责。对古斯塔吉、阿娄巴、宝、拜度、邓肯、尼鲁、卡卡·巴瑞亚等,也个个如此。 

在马哈巴里什沃,克里希那·奈尔在巴巴身边守夜。每天早晨还负责准备巴巴的洗澡水。一天,他烧水不慎稍微过热。巴巴把手指浸入水中,抱怨水烫。质问克里希那:“你要杀了我?你想烫坏我?”

又严斥呵斥:“你为什么跟我一起?走了更好!我现在不喜欢你跟我。没用!就知吃睡。你死了我才更高兴呢!为什么不死,反倒要杀了我?”训个不停。毫不留情。克里希那崩溃了。回到房间,绝望中吞下22片安眠药,企图自杀。

同时,巴巴召男满德里进屋。纳瑞曼·达达禅吉从孟买来小住几日,带来了芒果。巴巴给拜度、邓肯、埃瑞奇、古斯塔吉、凯克巴德、卡卡、尼鲁、彭度、萨瓦克和韦希奴每人一只,叫他们留到次日吃。巴巴又派人叫克里希那来,他进屋时,看上去怪怪的。巴巴递给他一只芒果,命他:“赶紧吃了!”

克里希那吃下去,不久反胃吐出药片。他看上去像首死尸,眼睛煞白,站立不住,浑身发抖。他晚上到巴巴房间值班时,巴巴问:“今天你怎么回事儿?”克里希那不作声,经巴巴一再追问,才坦白实情。

巴巴大怒。召来高荷,叫她给克里希那解毒药。巴巴给他一瓶橘子汽水,命他饮下。又说:“给我按摩脚,一刻莫停!”克里希那感到极为虚弱,勉强坐着,设法遵令按摩。几小时过去了。凌晨4点,萨瓦克·考特沃把克里希那领回房间,他睡了一整天。傍晚6点半,巴巴来叫醒他,问他感觉如何。他已恢复正常。巴巴救了他的命!并宽恕了他。次日上午,巴巴召集满德里,说明事情经过。又征求意见,如何处罚克里希那的愚蠢举动。巴巴亲自决定,在一整年内,克里希那不再每日两餐,改为每日一餐。克里希那服从。

在马哈巴里什沃巴巴已停止见人,不私下接见或会见任何人。当时,有个叫考伊亚·萨塔拉瓦拉的本地居民,每日给巴巴送玫瑰,希望获准达善。其他人也渴望达善。巴巴心软了,遂于1954年5月25日施公众达善。考伊亚曾在1947年见过巴巴,并献身巴巴的事业。前来达善的近400名男女中,有王公也有乞丐;可所有来者中,唯有考伊亚和他全家人成为巴巴的亲密爱者。

拉姆玖·阿卜度拉和家人,已迁离阿美纳伽,如今住在萨塔拉。应巴巴要求,拉姆玖在萨塔拉安排了两幢房子——一幢叫格拉夫顿屋,给巴巴和女子们的;另一幢给男子们的,叫花梨木屋。安排妥善之后,巴巴和全体满德里于6月2日从马哈巴里什沃迁往萨塔拉,并于夜晚抵达。

在萨塔拉,巴巴开始讨论9月底在美拉巴德举办聚会的计划。阿迪根据巴巴6月10日的指示,发布公告通知东西方爱者。聚会只有16岁以上男子可以参加。在萨塔拉巴巴每天与满德里谈论这个未来的“重要聚会”。

部分公告如下:

在将在美拉巴德举办的聚会上,美赫巴巴想彻底阐明有关他此次化身和此生工作的若干最重大要点。正如他在安得拉邦为其工作和工作者召开的拉贾蒙德里聚会,是该类聚会的第一和最后一场;本次美拉巴德聚会,也将成为他在放弃肉身之前此类聚会的第一和最后一场。

1954年9月12日在阿美纳伽市举办的公众达善活动中,他可能会授予一两篇讯息;除此之外,在上述美拉巴德聚会,将是他最后一次授述讯息。

在美赫巴巴工作的很多阶段中,这个授述讯息的阶段,将从1954年10月起停止。并将不折不扣地停止。


印地语杂志《美赫普卡》(美赫呼召)首刊,即将在哈默坡出版。克夏夫·尼伽姆致信巴巴,要求一篇讯息。6月19日,巴巴回电:“美赫巴巴道出的沉默普卡(声音),远远胜过世间全部言辞。”(注:《美赫普卡》在哈默坡出版发行至今。)

6月26日,巴巴前往胡布利做玛司特工作,埃瑞奇、彭度、拜度、尼鲁和古斯塔吉随行。途中在伊斯拉姆普尔和戈尔哈布尔联系玛司特。在戈尔哈布尔,看见谁在拉手推车?不是别人,正是克什米尔人,哈比卜拉·贝格。巴巴叫住他,再次叫他放心:“你真幸运!别担心,我的纳扎在你身上!”

接着前往胡布利。在那儿联系玛司特之后,回到阿美纳伽。巴巴到美拉扎德和美拉巴德,看望卡卡·巴瑞亚、帕椎、卡里玛玛、考特沃家、希度等人。并且给予卡里玛玛特别关照。事后表明,巴巴专程到阿美纳伽似乎就为看他。虽78岁高龄,卡里玛玛依然健康开朗,可这次见面结果是最后一次。两个月后,他在美拉巴德辞世。

见过美拉巴德居民之后,巴巴于6月29日前往孟买,住纳瑞曼家。在孟买联系几个玛司特后,7月2日返回萨塔拉。

巴巴在美拉巴德商议的事情之一,是让萨瓦克·考特沃到萨塔拉加入巴巴。萨瓦克到后,和克里希那分担守夜任务。同时,萨瓦克之妻娜格丝和三个孩子,于7月4日离开美拉巴德,回到孟买生活。

7月5日,发布公告声明,从7月7日至9月30日,巴巴不会让人给他读“任何人寄的”信件。但爱者有紧急要事,可发电报。7月8日接到电报,加百列·帕斯卡两天前在纽约去世,时年60岁。巴巴复电:“帕斯卡已来我这里。”尽管帕斯卡未实现为巴巴拍摄电影的构想,但这位“凤凰”的爱坚定不移直到最终。
 
1954年7月10日星期六是沉默日,已发公告通知全体巴巴爱者,从10日下午6时至11日下午6时,禁食并完全保持沉默,默念各自选择的神名。他们24小时期间可饮茶或咖啡三次,随便饮水。

巴巴决定从7月10日起禁食7天,并挑选7人随他禁食:埃瑞奇、彭度、拜度、萨达希乌·帕特尔、克夏夫·尼伽姆、纳纳·科尔和卡纳克丹迪·苏亚那拉纳医生。埃瑞奇、彭度、拜度在萨塔拉和巴巴一起。对其余4人致函通知。结果巴巴于13日中断禁食,令其他人也停止。

在萨塔拉,巴巴对埃瑞奇授述《神曰》持续整个6月。7月埃瑞奇完成写作。7月初旅行归来的宝,负责将手稿组织成章并打印。雇了一名当地打字员,每日工作8小时。宝对他读,他打字,一周左右完成手稿的打印。
 
这个时期克里希那吉回到萨塔拉。留着长长的须发,萨度装束。巴巴让宝当他的侍从,任他使唤。宝的职责包括:为他准备热洗澡水,铺床,收拾房间,送饭,乃至夜间给他按摩身体。

克里希那吉自以为是圣人。还伪装成古鲁,自欺欺人。巴巴出于自己的原因,纵容他——主要是为了让他远离萨考利,以免在那里造成恶劣影响。他要什么,巴巴给什么。一样都不拒绝:最好的食物、茶和烟草。克里希那吉对宝颐气指使,当作自己的仆人。因奉巴巴之命,宝只得经受这种羞辱。伊萨走了,克里希那吉的凌辱取而代之!(注:克里希那吉后来离开美赫巴巴,自称大师,以巴巴的名义愚弄天真民众。巴巴爱者被警告远离此人。)

为安排9月聚会,巴巴遣彭度到美拉巴德,和帕椎一起,为来自印巴各地的900多名男子的膳宿做准备工作。从西方还要来20名西方男子,对他们的膳宿安排委托给萨若希和纬露,为此巴巴还派萨瓦克·考特沃到阿美纳伽协助他们。

8月31日,巴巴率女子赴普纳。在阿美纳伽的阿迪办公室工作的青年,瓦曼·帕达勒,开阿迪的车到萨塔拉接他们。巴巴曾命令瓦曼切莫吸烟;他仍偷偷地吸。旅途中瓦曼突然烟瘾发作。巴巴坐前排,不时警告他小心驾驶;可瓦曼满脑子想吸烟,难以专注。过了一会儿,巴巴训斥他:“你这没良心、不诚实的伪君子!我的命令你遵守了吗?”瓦曼默不作声,巴巴问:“你吸过烟没有?”瓦曼悔过,坦白他没有戒烟。

到了普纳的宾德拉屋,巴巴给他一支烟,命令在他面前吸。瓦曼感到羞愧,说他不吸。

巴巴说:“你这伪君子。违反我的命令、在我背后吸烟,就不羞愧!可我叫你在这儿吸,你却不吸。拿着,吸!”瓦曼接过烟,点着,在巴巴跟前吸完。

巴巴随即命他:“从今以后,绝不碰烟!”那是瓦曼吸的最后一支烟。

每当巴巴率女满德里住宿宾德拉屋,帕帕·杰萨瓦拉和儿子麦赫文,必须搬出到车库。严禁帕帕和麦赫文进屋,以免接触女满德里。甚至把他们的便桶放在外面。但巴巴总会到车库看望他们。陪同巴巴男满德里,比如埃瑞奇或者拜度,也得住车库,饭也送到那里。尽管如此,巴巴的到来总是让盖麦喜出望外,她把自己家视为巴巴的。

巴巴在普纳逗留两日,会见了弟弟佳尔、贝拉姆和妻子佩琳和他们的孩子,以及普纳的其他亲密爱者与家属后,同满德里于9月2日返回萨塔拉。

东西男子会议的准备工作
在美拉巴德进行着。
届时美赫巴巴将发布“最后宣言”。

《美赫主》第十二卷完
石灰翻译  田心校对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阿瓦塔 美赫巴巴 大师 修行 印度 神人 美赫主 基督 ]:无
下一篇:[15-12-25] 灵性全景中的叠置秩序
上一篇:[15-12-21] 拜访萨考利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