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本特尔布尔达善
作者:宝·喀丘瑞 发布时间:16-11-03 浏览次数:735 [ ]

距阿美纳伽约160英里的本特尔布尔,位于昌达拉班加河畔,因韦多巴(奎师那的别名)庙,而成为主奎师那爱者的著名朝圣地。圣地因赛古鲁图克拉姆而闻名。伽德戈·马哈拉吉曾邀巴巴访问,1954年11月初,他恳请巴巴于6日下午至7日下午莅临。因为这是本特尔布尔一年中最神圣的两天,有成千上万的朝圣者。

然而,巴巴不希望像在瓦迪亚公园那样的公众达善。并告知伽德戈·马哈拉吉:“我去本特尔布尔,将等于韦多巴本人去达善韦多巴!”

日期定下,通知普纳的伽德卡。伽德卡携妻子谷娜苔,孩子迪伽姆巴和纳里尼,先于巴巴赴本特尔布尔,为巴巴和满德里安排在一所校舍住宿。(注:一年前,伽德卡被调往纳西科,伽德戈·马哈拉吉会去看他,并继续访问他在普纳的家人。)

巴巴召纳瑞曼和美赫吉5日到萨塔拉,陪同巴巴赴本特尔布尔。11月6日星期六,巴巴率领他们二人,还有埃瑞奇、彭度、宝和古斯塔吉,乘纳瑞曼的车,前往本特尔布尔。中途在宾德拉屋用午餐。还通知了其他一些亲密爱者,也到本特尔布尔。包括:阿美纳伽的萨若希、大阿迪、达克、瓦曼、鲁斯特姆·卡卡、巴吉拉施和卡卡·钦考卡;古尔杜瓦迪的保·纳图和同事教师瓦苏德奥·贾甘纳施·科尔;普纳的塞德一家、兰格勒、考伊亚、苏巴卓、巴德、辛德、卡姆卜里和萨达希乌·帕特尔。

下午4时到达本特尔布尔,巴巴和满德里住入校舍。给伽德戈·马哈拉吉捎去此讯:

韦多巴本人亲自来到本特尔布尔,他在24小时逗留期间,将完全由你安排。伽德戈·马哈拉吉叫他做什么,韦多巴就做什么。但条件是,马哈拉吉不叫他打破沉默或使用字母板——这个他从10月7日起他已经丢弃。伽德戈·马哈拉吉也不应请他用餐或夜间休息,因为他——韦多巴,巴巴——决定既不吃饭也不休息,以便给前来的朝圣者尽多提供接触他的机会。

听说巴巴抵达,伽德戈·马哈拉吉安排在自己的免费客栈接待巴巴。他尽量召集朝圣者挤到露天庭院,让他们井然有序地坐着,以便从远处也能看见巴巴。

下午5点,巴巴乘车来到客栈。伽德戈·马哈拉吉拉着巴巴的手,将巴巴护送到专门为他搭建的主席台,请他入座。巴巴虽想和朝圣者一起坐地上,但遵守诺言,同意马哈拉吉的请求,在椅子上就座,众人都能清楚地看到他。椅子摆在客栈里的韦多巴庙内,巴巴的身体正好遮着背后的韦多巴塑像。自然,当美赫巴巴,活着的主韦多巴在他们面前时,长年受膜拜的偶像则失去意义。

伽德戈·马哈拉吉指着巴巴,对朝圣者致辞:“今天美赫巴巴来到我们中间,我不胜欣喜,希望你们都达善他。实际上,他是名副其实的贾伽特-古鲁(宇宙大师),因为他是真正服务全世界的永恒者。”

并且奉劝众人:“要全心全意达善美赫巴巴,因巴巴通过亲身在场赐福了你们。”

巴巴从座椅起身,合掌站立几秒钟,向众人致意。接着在庙的台阶上坐下。全体齐唱巴赞,赞颂主奎师那,并拍掌伴奏。几分钟后,伽德戈·马哈拉吉举手停止巴赞,并向巴巴献花环,当着数千人的面,把头放在巴巴的足上。对那些爱他和视他为大圣人者(有的信徒甚至视他为赛古鲁),这是震惊的一幕。巴巴接受他的崇拜,慈爱地用手抚摸马哈拉吉的脸,又温柔地拍拍他。

伽德戈·马哈拉吉又转向在场者,宣布:“世界各地的人们都渴盼达善美赫巴巴——他们不远万里而来,就为见他一面。你们今天在此实在幸运,巴巴亲自从萨塔拉来,给你们提供接触他的难得机会。”

热忱的马哈拉吉又崇敬地说:“要满怀虔信达善美赫巴巴,从他的光临中充分获益。”最后通过麦克风高呼“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结束演讲。

阿美纳伽的摄影师拜亚·潘代在现场拍照。一有活动,他很少错过这种机会。巴巴揶揄他:“能否请让我放松点?”
潘代答:“我的相机不安分,巴巴。”
潘代会目不转睛盯着巴巴,研究他的表情,尽力捕捉。巴巴常责备他:“你在用眼睛吞吃我!”

伽德戈·马哈拉吉请满德里,对众人讲讲美赫巴巴的生平。宝遵照巴巴的希望,讲了几个要点和事件。

伽德戈·马哈拉吉不时地让聚会者对巴巴唱颂:

“迪乌基-南登-哥帕拉!
(向奎师那-高帕拉、神子致敬!)”

一小时后,他要求在场者给耐心地在外面等待的人让地方。院里的人极不情愿地挪出去。位置立即被另外数百人占据。马哈拉吉也像对第一批那样,告诫他们怀着爱吸收巴巴的在。

下午6点半,在“美赫巴巴凯捷!伽德戈·马哈拉吉凯捷!”的欢呼中——尽管伽德戈·马哈拉吉抬手严厉训示信众,只应致敬巴巴——马哈拉吉将巴巴领到车前。人们见巴巴离开,冲向前摸他的足。尽管有些朝圣者向巴巴顶礼,马哈拉吉巧妙帮助巴巴避开人群。

巴巴和满德里被送回宽敞的校舍,用茶点。学校位于市区偏僻角落,远离马路上喧闹的人群。经过下午的嘈杂拥挤活动,回到这个幽静处短暂休息,满德里感到如释重负。前来本特尔布尔的一批爱者,围聚巴巴身边。巴巴心情愉快,表示很高兴在美拉巴德聚会后再次见到他们。

大家用完茶点,巴巴想听爱者唱歌。遂拿来乐器。巴巴令众人彻夜不眠,陪他听奉爱音乐过夜。这不意味着伽德戈·马哈拉吉安排的活动结束。巴巴和满德里稍歇之际,准备工作正在昌达拉班加河畔正全力以赴进行。

苏巴卓,接着鲁斯特姆·卡卡,为巴巴演唱。巴巴问苏巴卓:“你现在还好吗?”

苏巴卓曾患肺结核,靠巴巴恩典得救。“我身体好了,巴巴,”她说。

伽德戈·马哈拉吉派来信使,请至爱韦多巴来其客栈。是夜,会有成千上万的朝圣者前来听马哈拉吉及其信徒的讲道和克坦。因马哈拉吉想亲自送巴巴到现场,晚9点半,巴巴率弟子们出发,到圣昌达拉班加河畔听克坦。他驱车到客栈,伽德戈·马哈拉吉上车同行。在车内,马哈拉吉表白:“巴巴,今日有您在此,我喜乐无边。” 

“我也很高兴来此,”巴巴一边说一边轻拍伽德戈·马哈拉吉的背,抚摸他的脸。埃瑞奇回忆:“马哈拉吉依偎巴巴胸前,如孩子寻求母亲的爱护。他仿佛终于将终生负担卸在至爱足前,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如释重负。

巴巴到时,克坦已经开始。凯喀迪·马哈拉吉(伽德戈·马哈拉吉的大弟子)站在用作讲台的大沙堆上,通过麦克风对坐在岸边的成千上万朝圣者讲话。群众聚精会神地听讲。天气寒冷,韦多巴(巴巴)虽衣着单薄,仍容光焕发。

伽德戈·马哈拉吉站在巴巴身边,合掌对众人说:“来达善美赫巴巴!贾伽特-古鲁美赫巴巴!努力体会你们是多么幸运:你们来此崇拜主的石像,却发现宇宙之主在你们中间。你们永远体会不到,今日美赫巴巴在我身边,我有多幸福。”

巴巴曾宣布,韦多巴会照马哈拉吉的吩咐做。马哈拉吉说:“站起,”巴巴站起。马哈拉吉说:“坐下,”巴巴坐下。

继续克坦演唱。马哈拉吉再次敦促聚会者:“尽量利用这个罕见机会,让心灵充满巴巴的达善。”达克讲述巴巴生平,宣读一篇讯息。巴赞开始,马哈拉吉的另一位信徒,那玛南德·马哈拉吉,简短致辞。

巴巴问伽德戈·马哈拉吉:“还有什么要做的?”
“您说什么都行,巴巴,”他答。
巴巴微笑说:“好;现在,照我说的做。带我去麻风病人住区。我给他们洗澡。”
马哈拉吉惊讶地说:“晚上这个时候?您可以早上给他们洗澡。”
巴巴表示:“好吧,我同意。可你也得同意我说的。明日给麻风病人洗澡后,允许我们走。”
马哈拉吉接受,从而在他本人和他的“韦多巴”之间达成折中。

在“捷巴巴”的欢呼中,巴巴和马哈拉吉于午夜12点45分离开河畔。轿车驶近客栈,马哈拉吉合掌,转向巴巴,说:“如今我太老了,做不了更多工作了;您若收留我,我不会成为您的负担。一张面饼,一件卡夫尼,就是我全部的需要。”他的恳求,让巴巴感动又开心,深情拥抱了他。

伽德戈·马哈拉吉还请巴巴造访他专为贱民开设的另一个免费客栈。巴巴答应,上午访问完麻风病人区再去那儿。

马哈拉吉下车。在驱车回住所途中,巴巴告诉满德里:“除了我无人能理解马哈拉吉言语背后的真意。马哈拉吉确实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完美圣人。”

巴巴和满德里返回校舍,其他爱者已在。巴巴要了茶,但仅呷一两口。之后说:“我深爱伽德戈·马哈拉吉;他是真正的大圣人。既然我们已经会面,不久他就要放弃身体,来我这里永享极乐。”

巴巴还表示:“你们都要记住一点,就是:我在《最后宣言》中宣布的一切,必将实现。”

巴巴重申《宣言》的要点,又说:“我希望所有的爱者,将这篇《宣言》告诉他人,并把我的爱讯传遍天涯海角!”

伽德卡说:“我们谈到世界的四分之三毁灭时,富人和知识分子嘲笑我们;穷人则相信我们,强调说世界将会终结。”

这番话让巴巴好笑,回复:“穷困者听到此话,颇为释然,希望且相信,世界的毁灭将随之自动摧毁他们自身的贫苦。他们相信,不是因为我这么说,而是因为现状导致其这种心态:出于自私,他们把这视作对自身救赎的慰藉。富人和知识分子嘲笑,也自然不过。不应责备他们。不是他们的错。你们这些爱我并同我如此密切联系者,尚不理解我的《最后宣言》,期望他人理解或相信,是不合理的。”

巴巴要在场的满德里,逐一如实地说,信不信巴巴所说的世界毁灭、他的受辱和暴死。许多人坦承难以相信这样的事件真会发生。

巴巴回答:“即便我的爱者都不相信这种事情会在短期内发生——这是自然不过的,因为尚无一人领悟我所说的话。惟独我知道,我在美拉巴德所宣布的,仅仅是真相而已!”

巴巴表情庄重,说:“巴巴说的话,只有你们的神知道,因为在美拉巴德是他讲话!”又补充:“你们虽说可能不理解我,但要尽量相信我的话,对之抱有信心,因为我在美拉巴德宣布的一切,都将如我所言无误地发生。我的爱者应努力毫无疑惧地把这点传达给他人。”

这时,有人说:“巴巴,我们不为自己害怕,可对把您说的一切都告诉公众,感到犹豫,因为假若这些事情未能在(1955年)4月底前实现,那将会造成对我们至爱巴巴的不良印象!对我们,您说的话实现与否无关紧要,因为我们深爱您,对您有信心。”

巴巴不禁大笑,说:“有勇气把我的话告诉他人者,不应绝望地做,而应怀着信心做。假如一个人只能怀着那种绝望感通知他人,那最好保持缄默。”

美赫吉问:“巴巴,我们怎样才能摆脱束缚?”

巴巴答:“你根本不受缚——你永远自由!可你思想时就受缚。比方,你坐这儿。一秒钟前,你绝对没有思念孟买的妻儿。你彻底脱离她们施加给你的束缚,以及你因她们而施加给自身的束缚。一旦你想念她们,全部的苦乐纽带便束缚你。因此,要证悟你永恒自由且毫无束缚的唯一方法是:全心爱巴巴,不断想念我。”

巴巴心情愉快活泼。满德里发现,这是他自从放弃字母板,第一次有兴致交流。都惊异于他通过生动手势与表情的轻松自如交流。没人感到字母板的缺失。

之后,巴巴中断谈话,叫普纳巴赞组唱几首歌。

拂晓时分,巴巴和满德里洗漱用茶。之后巴巴和伽德戈·马哈拉吉一道前往麻风病人住区。马哈拉吉上午8时首先将巴巴带到贱民客栈。在大院内,巴巴坐在他们中间,接着驱车去麻风病人住区。对本特尔布尔的朝圣者,这天是全年最吉祥之日,成千上万人在圣河中沐浴。只有一位麻风病人留下,别的都到河岸乞讨去了。

这位留下的麻风病人何等幸运!
神人亲自来将他浸没于
最神圣的慈爱之水!
 
热水送到,巴巴给麻风病人洗澡,伽德戈·马哈拉吉帮忙。彭度递水,巴巴用大量香皂为病人洗澡。又用毛巾为他揩干,给他穿上新衣。之后巴巴向他顶礼,递给他帕萨德。

结束后,巴巴对马哈拉吉打手势:“我履行了诺言;现在该你了。”

伽德戈·马哈拉吉恳求巴巴和他去那玛南德的客栈,巴巴心软同意。到了那儿,人们正在唱克坦。伽德戈·马哈拉吉为巴巴端椅,自己坐地板上。凯喀迪·马哈拉吉及其跟随者也在场。伽德戈·马哈拉吉叫潘代拍些照片。

巴巴随后又请伽德戈·马哈拉吉允准他离开。11月7日星期天,上午9点半,巴巴用车把马哈拉吉送回其客栈。马哈拉吉对巴巴莅临本特尔布尔再次表示喜悦与感激。请求巴巴:“请给我一个服侍您的机会。我只需两张面饼,一件衣衫……我会为您扫地。”巴巴边听边微笑颌首,拥抱他。

伽德戈·马哈拉吉进而恳求巴巴也访问纳西科。可巴巴回复:“我来本特尔布尔,已履行诺言。从今以后,我将待在萨塔拉,不复公开露面。我在最近美拉巴德聚会上宣布的一切,将在未来6个月内发生。” 

伽德戈·马哈拉吉深受触动,说:“我不喜欢听您说这些,因为当前世界迫切需要您,获得您的达善是对灾难重重的世界的唯一慰藉。您必须给世界各地每个人施达善!”

巴巴回应:“我将很快打破沉默,给予世界真达善,因为世界靠达善这个肉身,永远得不到永久利益。被道出的真理之言,将深深渗入世界的心脏。惟此才会把我之真达善的永久利益赐予世界。”

又说:“你不应试图到萨塔拉见我。这是我们在前定一切发生之前的最后会面。”

之后,车中一片静默,直到抵达客栈。巴巴和伽德戈·马哈拉吉都下了车。马哈拉吉向巴巴顶礼,巴巴也向他顶礼。接着巴巴和满德里驱车回到爱者等候处。巴巴拍了每人一下作为道别。返回萨塔拉。

《美赫主》第十三卷

石灰翻译 田心校对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美赫主 美赫巴巴 ]:无
下一篇:[16-11-07] 澄清、确认与决定
上一篇:[16-11-02] 重返萨塔拉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