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在你心中唤醒我,以便你永远醒来。——阿瓦塔美赫巴巴 [13-07-21 3:22:02]
孟买和萨塔拉达善
作者:宝·喀丘瑞 发布时间:17-05-28 浏览次数:440 [ ]

巴巴同意在孟买施达善。对前来达善者,巴巴捎话让大阿迪做个告示板,写上1955年5月1日发布的《25号生活公告》中的一段话:

我超越了一切的承诺、约束、保证和安排。因此,谁都不应在任何时候或以任何理由,向我要求任何物质或灵性的东西。我会在我认为适当的时间,为每一个和一切人,做我认为最好的。

大阿迪奉命让人做好公告牌,送往萨塔拉。巴巴指示宝,在孟买举办达善活动期间,把牌子挂在脖子上,向来者醒目展示。

1955年8月13日凌晨,巴巴离开萨塔拉赴孟买,埃瑞奇、彭度、宝和阿娄巴随行。途中,在普纳(孟买路24号)伽德卡家稍停。并和在此等侯的大阿迪,还有佳尔,一同前往孟买。

宝因值班,出发前未能在萨塔拉用茶。巴巴叫他在伽德卡家喝茶。伽德卡之妻谷娜苔,给大家上茶。之后巴巴在另一个房间同伽德卡谈话。谷娜苔还做了饭菜请宝吃。宝想起巴巴的命令,谢绝。可阿娄巴欣然接受;正吃着,巴巴出现,严厉训斥:“你没饭吃吗,要来这儿吃?在萨塔拉,你言称从不在别人家吃东西。还抱怨宝在苏喜拉家吃布佳。现在我明白了你说话的真实原因。你不是因为我的命令被违背才抱怨,而是因为自己没吃到布佳!那时你表现自己的诚实;这会儿却吃得像猪一般!”
 
如此敲打阿娄巴好大一会儿。之后大家继续赶路。下午抵达孟买,巴巴住阿厦那。纳瑞曼和阿娜瓦丝为巴巴一行做了最佳安排。在场者除了达达禅吉一大家人,还有迪娜·塔拉提和两个女儿,佳尔和朵丽·达斯托,吉姆·米斯特里。德希穆克博士也从那格浦尔赶到。

下午5点,巴巴到房间休息。宝守卫到凌晨4点;接下来2小时,是阿娄巴值班,至6点。之前阿娄巴从未守过夜;这是第一次。巴巴指示宝:“他来时告诉他,安静坐着,别弄出丝毫声响。”凌晨4点阿娄巴来了,宝交待过巴巴的指示,便去隔壁房间。

可他刚躺下休息一小会儿,阿娄巴就来找。宝去见巴巴,巴巴愠怒问道:“你没告诉阿娄巴?!他弄出那么大声响!”

原来,在阿娄巴动时,椅子发出吱嘎声。宝又对他解释,要静止不动;然后回屋休息。可15分钟后,阿娄巴又来了,叫他去见巴巴。巴巴再次抱怨阿娄巴弄出声响。如此折腾到凌晨5点——宝得起床为达善活动做准备的时间。

8月14日星期天,早晨7点,公众达善开始。宝站在阿厦那门口,颈上挂着牌子。新来者见此奇观,纷纷大笑。

除了全体孟买爱者,还有来自瑙萨里、巴吉瓦、苏拉特、巴纳加尔和巴罗达的很多爱者,近1000人在场。达善过程中,巴巴和有些人议事,和另一些人开玩笑,听奉爱歌。巴吉瓦的哈瑞拜·帕特尔,瑙萨里的巴丘拜·索尼,为巴巴各唱一曲。苏拉特的拉维堪特·拉瓦讲了个故事,其他人讲不同的轶事。达善持续一整天。

吉姆·米斯特里的幼子,麦赫文和法鲁,跟母亲罗妲前来。巴巴给麦赫文一只苹果,孩子喜笑颜开。巴巴逗他,几分钟后又把苹果夺走。麦赫文恼火,说了句不恭之言,对此巴巴和众人开怀大笑。巴巴又把苹果还给他。

当宝将人们怎样嘲笑他挂牌子的事告诉巴巴时,巴巴笑道:“这样好。我喜欢。你可知我的处境?你只是颈上挂牌子,可整个世界都挂在我颈上!”

索拉伯吉·斯甘坡瑞亚为当晚的卡瓦里活动租了梅塔礼堂。200名爱者聚集,巴巴来到,听了一小时演唱,便回阿厦那。

因头天夜间的干扰,阿娄巴被解除守夜职责,宝只得整夜值班。8月15日上午,巴巴启程去萨塔拉。途中,按往年的惯例,在达达尔区的纳罗吉·达达禅吉家稍停。接见全家人,用了一小点(纳罗吉的大儿子)诺泽端来的食物,随后和满德里离去。

在萨塔拉,8月18日,巴巴和凯克巴德从早晨7时,一起静坐6个半小时,禁食12小时。令满德里念神名1小时。下午6点,巴巴叫来全体满德里,并逐一向他们顶礼。

在萨塔拉的满德里住处附近,有一所女子学校。克里希那·奈尔来守夜时,要路过该校。有个女生向克里希那索要巴巴的马拉地语书,他便给了她一本。女孩的几个朋友见她同克里希那讲话,决定开个玩笑。一封马拉地语情书寄到学校,收件人是那位女生。校监怀疑克里希那,将此事报告巴巴。巴巴接见了校监,解释说,克里希那是南印度人,不懂马拉地语。尽管如此,巴巴告诉校监:“虽然我知道克里希那没做什么错事,但因你怀疑,我决定遣他回家。”女校监满意而去。

之后,巴巴对克里希那解释:“这件事很不好。有损我的形象。你最好离开。”

克里希那目瞪口呆,一时怀疑美赫巴巴是否是神。他流泪抗议:“我无辜,巴巴!您知道真相,仍然打发我离开?”

巴巴答:“罗摩也知道悉妲纯洁,却遣她进入丛林(注:这发生在罗摩杀死绑架王后悉妲的拉瓦那之后。民众认为悉妲被奸污,要求驱逐之。罗摩知道她纯洁,但迫于民众的反对,将她流放丛林。巴巴后来解释,每一位阿瓦塔皆有一个弱点或犯一个完美错误;虽知悉妲无辜仍流放她,是罗摩的弱点或错误)。所以我也知道你没做错事,但我为自己的理由,让你离开。我会一直关注你,内在帮助你。”巴巴遣克里希那·奈尔回马拉巴尔老家,从此克里希那不再作为永久满德里成员伴随巴巴,尽管多次被巴巴召回。(注:1955年11月美拉巴德撒晤斯期间,召克里希那·奈尔到美拉扎德生活一个月。之后多年,他也来参加各种达善活动,但巴巴总是叫他活动一结束就回家。)

克里希那离开后,守夜由萨瓦克·考特沃和宝分担:萨瓦克值到午夜,宝从午夜值到早晨5点。

在萨塔拉,拉诺按照巴巴指示,绘制一幅《神乃真实其余皆幻》图。有艺术天赋的拉诺,在巴巴指导下绘制了多幅图表。

娜佳为巴巴和女子们做饭。一度,巴巴让她每天穿不同的男装。这期间,萨瓦克生病,整夜由宝守卫。晚上宝来,巴巴对他说:“维诺巴·巴韦(印度著名宗教和社会领袖)今天来达善。”消息让宝吃惊,但很快看见维诺巴来了。不过那只是乔装的娜佳,酷似维诺巴,宝被唬弄。

玛妮忙于和西方通信(注:玛妮从1955年至1969年的通信后来出版,题名《家书》);美婼和美茹服侍巴巴个人。高荷总有各种医务和家务(虽是医生,她还做很多杂务,比如准备采购清单和照管佣人)。玛妮照料宠物犬彼得。此犬爱和她们住所附近的温顺松鼠嬉戏。美婼悉心照料雌马希巴。巴巴每天亲自喂希巴胡萝卜,希巴则伸长脖子吻他。巴巴很爱希巴,经常吻它。

有一名洗衣工和妻子儿女,住在格拉夫顿附近。这家人整天吵架,巴巴召来当事人,叫他们坐在跟前,进行调解。尽管这个时期巴巴不见任何人,但这家穷人却有幸常来。洗衣工有14个孩子,争执主要在他和大儿子之间。一次,父子又吵架,被巴巴召来。父亲告诉巴巴:“只要您下令,我立马就去本特尔布尔,只穿件腰布!这难道不就是服从?您要是叫我这个不中用的儿子去,看他去不去!”他们的做派让巴巴开心。逗留萨塔拉期间,巴巴几乎每天接见这家人。巴巴还指示,他们有人生病,高荷必须为其治疗。 

鲜为人知的是,另一名郎中也在给萨塔拉居民治病。拜度,多年前在伊朗,曾靠祈祷巴巴并使用煮蒜油,行医治病。在萨塔拉,他坐在住所远处的树下,每天会诊70至80位患者。不管什么病,拜度都给同样的药,快速了事。自己则在半小时内回花梨木屋。

花梨木屋附近,住着一名基督徒外科医生,其幼子患慢性咽喉病。医生竭尽所能为孩子治疗,却未见效。一日拜度作客他家,医生太太对他讲起孩子的病情。拜度立即对男孩用蒜油“药”,神奇的是,不出几日孩子痊愈。

9月5日是彭度的生日。当晚,满德里坐在花梨木屋,琢磨如何庆祝。他们的食谱是中午米饭豆糊,晚上蔬菜面饼。未经巴巴批准不能开小灶,所以食物不在考虑范围。大伙儿决定为彭度上演一出幽默剧。

未经宣布,那位外科医生的佣人突然出现,提着满满一盒新做的甜点。问:“大夫先生在哪儿?”有人指了指尼鲁和邓肯,来者却说:“不对,不对,是那位去外科医生家的大夫。”因无人知晓拜度的秘密活动,都不明白指谁。这个当口,拜度进屋,那人说:“是他。我找的就是这位大夫。他治好了我家主人的儿子。这是送他的。”

点心足够全体享用,彭度生日欢庆而过。那位外科医生对拜度极大信任,有时侯开车带他到医院,诊断他自己医治不好的患者。此事过后不久,巴巴让拜度停止行医。拜度的能力不在其药品,而在于他每次给患者看病,都持巴巴的名。

在格拉夫顿,巴巴的守夜人必须坐在巴巴房间外,听见他击掌时进屋。(注:1956年美赫巴巴第二次汽车事故之后,才叫守夜人坐在房间内。)一晚,宝来守夜,巴巴照例警告:“别弄出响声;别移动;保持清醒!” 这三项指令巴巴每天重复。之后,叫宝到屋外就坐。宝离开之前,要关上巴巴屋门,之后坐在外头椅子上。

通常,每20或30分钟,巴巴都会击掌;可这天夜里,两小时未击掌。宝因同一个姿势坐着,腿发僵,而且蚊子叮咬——可他数小时一动不动。突然听见巴巴大声打鼾。宝以为机会来了,于是缓缓抬腿,未发一点响声。可他刚一抬腿,就听见巴巴击掌。宝进屋,巴巴问:“你为什么移动?”

宝惊呆了,答:“我腿麻了,企图伸伸。”

巴巴打手势强调:“你以为我睡着了,就动弹。但要记住,我即便睡着,双目仍扫视整个宇宙。那么远我都能看到,你这么近我难道看不见?切莫以为你在屋外,我就看不见!即便睡眠中,我也看见一切,听见哪怕石头呼吸!我的睡眠是有意识睡眠。”

还有一晚,蚊子特多,骚扰厉害。宝轻轻抬手挥赶。巴巴立刻击掌,责备他移动。守卫时,必须坐如石雕,甚至小便也得憋住。在巴巴身边守卫几近不可能;第二次汽车事故之后,守夜人必须坐在巴巴房内,甚至更困难。

在萨塔拉,有天夜里,巴巴击掌,宝进屋。巴巴打手势,举起双臂,宝以为巴巴想拥抱他。喜出望外,张臂接受拥抱。巴巴一脸困惑,问:“你这是干嘛?我叫你给我盖毯子,你却想坐我胸口上!”宝忍住笑,盖好毯子后,走出房间。

次日上午,巴巴告诉满德里:“昨晚,我感到冷,叫这个人进屋,给我盖毯子——他进来就拥抱我!吓得我心怦怦直跳!” 对这场误会,巴巴和众人大笑。

另一次,宝在巴巴身边守夜,脑子里出现个念头:“你必须写书。”宝震惊,可接连几分钟一遍遍听见此言。当时宝不懂其意,4年后巴巴才提及写书之事。这个时期只叫宝回复信件,偶尔写篇文章或讲稿。后来,1959年,将写书任务交托给宝。

9月16日,在嘉尔别墅开会,商议在美拉巴德举办一个月撒晤斯之事(注:撒晤斯指同大师亲密相处)。还召来大阿迪、萨若希、帕椎、美赫吉和纳瑞曼参加讨论。为让人人充分受益于同巴巴相处的机会、给全体提供更好的膳宿、并省去将巴巴的手势译成不同方言的冗长时间,决定在1955年11月举办撒晤斯,并将参加者分为4个语言组——古吉拉特语、泰卢固语、印地语和马拉地语,每组在美拉巴德逗留一周。

接着是通知相关人员,埃瑞奇的通讯扩增。巴巴原定邀请4组特选爱者,每组150人;可随着申请者增多,巴巴批准增加人数。为支付撒晤斯开销,向特定人员募资,而非全体。不过,最后还是短缺5000卢比。这笔款由安得拉的卡纳克丹迪医生和库图姆巴·沙斯特里提供。

活动的责任,一如既往,完全交给了彭度——老练的组织者。帕椎监管水电供应,韦希奴记账。宝协助彭度,负责帐篷内的食宿安排。

彭度早早提前离开萨塔拉,到美拉巴德安排事务,开始工作。同时,跟萨塔拉的通讯增加,阿迪的办公室很是忙碌。达图·美恒达格8月停止为阿迪工作,由费拉姆·沃金伯克斯瓦拉接替。费拉姆曾在美拉巴德生活4年,新生活开始时被遣往阿克巴棉纺厂。现在开始在库希如宿舍居住。

1955年9月的最后一周,每日下午2点至2点半,巴巴给公众施达善,接见了许多人。达善于10月1日停止。

10月14日星期五,巴巴离开萨塔拉,前往普纳的伽内喜金德花园。埃瑞奇、尼鲁和古斯塔吉随行。巴巴住在植物园达迪·科罗瓦拉的住所。当晚,阿娜瓦丝从孟买打来电话,报告弟弟飞机失事的不幸消息。一天前诺泽的飞机坠入海得拉巴的乌斯曼-萨伽湖,诺泽溺水身亡。阿娜瓦丝询问丧礼事宜,巴巴叫埃瑞奇回电话告诉她:“你和我接触如此之久,仍问我丧礼仪式?你们这些人怎么拿我不喜欢的事烦我?好吧,听着:如果找到诺泽的遗体,就运到美拉巴德,我来举办最高的仪式。”诺泽年仅22岁。

巴巴又致电(诺泽的父亲)纳罗吉:

神在考验我们,看我们的爱真不真。诺泽因爱我,将在灵性上获得我。所以要越来越爱我,从而保持愉快,因为那些爱我者永不死!

巴巴从伽内喜金德到宾德拉屋,洗了个罕见的长澡,并彻底洗了头发。之后,他头裹白布,赤足在走廊上踱步良久。又伫立在五位至师相片前,微微鞠躬,宣布:“我的纳罗吉赢了,我输了!”

这时,接到纳罗吉的电报,称:“我在您的意愿中欣慰。”巴巴高度满意。

后来,巴巴和帕帕·杰萨瓦拉开玩笑,谈起1952年帕帕为他订制铂金假牙之事。还对帕帕说:“约一年内,东西方还会有五位亲近者去世。其中有两位很亲近。”

巴巴随后离开宾德拉屋,前往美拉扎德。罗珊·萨达随行。到阿美纳伽,巴巴在阿克巴棉纺厂停车,一一拥抱皆是爱者的萨达全家人。还进屋探望卧病在床的希琳和阿露二人。巴巴曾把自己的轮椅送给希琳用。巴巴还在库希如宿舍,简短会见了顾麦、琵罗佳和朵丽,之后前往美拉扎德。

纳瑞曼、阿娜瓦丝和纳罗吉·达达禅吉,以及吉姆·米斯特里,为诺泽的葬礼来到阿美纳伽。10月16日星期天,在美拉扎德受到巴巴召见。巴巴逐一拥抱后,问纳罗吉:“假设我令你把诺泽送到英国,永不召他回国,你会难过吗?”
“不会,巴巴,”他答。
“那你现在为何悲伤?你想见诺泽?”巴巴指指自己的身体,打手势:“瞧这个,这就是诺泽!”

巴巴继续说:“我从不为任何死者难过。凡是口念我名、心想着我而死者,永远不死。我从不担心他们,因为他们的不是损失。倘若我担心的话,则是为那些因经受死亡而疏远我者。那的确是他们的损失。为何不必要地难过?我的逝者活在我里面。这应当使你们高兴。为何不欢庆他的幸福?像你们这样爱我并知道我是谁者,你们只应该高兴才是——知道诺泽在我这里幸福。明白了这一点,你们会有的任何哀伤,定是仅仅为自己——出于自私动机。你们不知,心中想我口里念我名而死者,是多么幸运。”

巴巴叮嘱阿娜瓦丝:“你要在最后一息念记我!”他们平静离去。纳罗吉的次子,达拉,已赴海得拉巴拉遗体。遗体于失事5日后找到,已腐坏。军礼后,葬在塞康德拉巴德,未举行宗教仪式。巴巴获悉,于18日下午4时致电:

“我失去身上的宝石,诺泽。诺泽因爱我到最后一息,在灵性上得到我。让我们勇敢而不自私,欢庆诺泽的极乐。这样的灵魂向我们示范怎样去爱并配得至爱。”

在孟买住着一位名叫卡穆巴巴的大圣人。有好几年,巴巴通过在孟买读书的罗珊·萨达,间接地联系这位高道。指示她联系圣人,传达讯息,圣人也授述回复。一次,巴巴遣罗珊的姐姐杜恩去见圣人。美赫吉开车从普纳把她送来。杜恩按巴巴的指示,给卡穆巴巴戴上花环。圣人摘下花环,还给她,叫她给美赫巴巴戴上。杜恩来到美拉扎德,巴巴戴了花环,之后交给杜恩保存。1955或56年,巴巴捎话给罗珊,要她最后一次联系卡穆巴巴,之后不要再去。尽管巴巴常提到,卡穆巴巴是他很亲爱的印度七位圣人之一,却从未亲身接触过他。

巴巴在美拉扎德一直居住到10月18日,期间常去美拉巴德,同彭度和帕椎商议撒晤斯安排。后来巴巴前往萨塔拉,揶揄来访的艾琳·科妮贝尔:“你这次的住宿安排在一间小屋,你得靠干面包维生啰!”艾琳信以为真,入住舒适的库柏屋后,才松了口气。巴巴在萨塔拉余下的日子,她一直住在那里。巴巴时而在格拉夫顿接见她。

在萨塔拉,还为满德里租了另一座房屋,叫做“拉吉古庐”。在这里巴巴同凯克巴德工作了数日。一天,拜度从孟买带来一位玛司特,不知姓名,是移居印度的阿拉伯人。这位阿拉伯玛司特到后,不肯下车进屋。他情绪不好,脾气暴烈,打起自己来。巴巴费尽周折才在车内联系他一分钟,随即遣他回孟买。

在格拉夫顿和花梨木两处房屋之间,有一所贫困学生宿舍。巴巴每天路过时,校长和学生们都站在路边致敬,深受他吸引。隔壁另一所宿舍的学生们却嘲笑他们。一次,这些学生围着宝,质问:“你是有良好教育的印度教徒,干吗放弃自己的宗教,追随这个帕西圣人?” 

宝回答:“这本身就是个需要认识的问题。我在美赫巴巴身上看到超越宗教的东西,为这个原因跟随他。”

学生们天天拦路,用问题纠缠宝,假装对巴巴感兴趣。宝以为他们真心,就耐心跟他们交谈,讲巴巴的故事。

一天,巴巴向宝问起这些学生,宝讲到自己怎样努力把他们引向巴巴。巴巴纠正他:“你这个傻瓜!在石头上播种,天天浇水,将发生什么?没用。不会发芽,徒劳无益。
“对他们谈我有什么用?他们就像石头!其时间未到。不要再对他们浪费精力了。”

10月27日凌晨6时,巴巴率男女满德里离开萨塔拉,参加美拉巴德的撒晤斯活动。途中,到普纳的耶拉乌达中央监狱,再次探望贝利·费罗兹·兰德里亚,并在附近V·Y·阿伽希的家中施达善。

在巴巴第一次访问后,兰德里亚在狱中表现良好,获得监狱当局的同情和善意,可他后来被想重见巴巴的强烈渴望征服。因巴巴常来普纳,他开始请当局准许他前往达善。被拒绝后,兰德里亚更加颓丧,开始辱骂看守和其他工作人员,批评并指控他们犯了种种违章行为。期间,纽瑟文·萨达碰巧访问监狱,监狱官请他帮忙劝兰德里亚规矩做人。纽瑟文被兰德里亚的真诚打动,建议当局邀请巴巴再次访问监狱。巴巴这次应邀前来。

在监狱对面的职工宿舍,住着一位叫阿伽希的男子。他受雇于中央监狱印刷厂,远在遇见美赫巴巴之前,是舍地赛巴巴的信徒。监狱前的道路两侧,站着穿制服的警员。阿伽希在宿舍前面搭起小遮篷。并在遮蓬下的一端摆放两张沙发。一张沙发上是赛巴巴的大幅相片,另一张空沙发留给巴巴。在房前有一群人等候达善巴巴。

监狱当局特意为接待巴巴做了安排。兰德里亚被带到监狱主要入口旁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外一尘不染,还饰以彩旗、绿叶和鲜花。官员和员工都恭敬接待并达善巴巴。之后巴巴慈爱地接见囚犯兰德里亚,拥抱祝福他。

接着,巴巴到阿伽希家,受到当地爱者接待。他坐沙发上,给近300人施达善;其中有几位来自孟买。

之后,巴巴还在普纳访问了辛德的鞋店,施达善。哈比卜拉·贝格带来花环,为巴巴戴上,自忖:“巴巴对辛德多么眷顾!他曾是穷人,现在富裕了!”巴巴直视着他,微笑,什么都没说。从那一刻起,贝格决定做生意,几年后,成为克什米尔货品商,生意兴隆。

普纳达善之后,巴巴离开,回到美拉扎德,同女满德里住在一所房屋。埃瑞奇、拜度和(专为撒晤斯活动受召而来的)克里希那·奈尔,住在另外的宿舍。库玛也从德拉敦被召来,在美拉扎德住一个月。其余男满德里住美拉巴德,完全投入为参加撒晤斯者的膳宿准备工作。

《美赫主》第十三卷
石灰翻译   田心校对

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附件:无
相关文章[美赫主 美赫巴巴 阿瓦塔]:无
下一篇:[17-06-01] 1955年美拉巴德撒晤斯
上一篇:[17-02-04] 关于朝圣
相关评论:
添加评论:
Email:
评论[最多255字节]:

置顶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