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力量

作者:鲁斯特姆·法拉提发布于 2024年2月11日

有一次我对一个居民很生气,他总给我的工作制造障碍。我试着跟他讲道理,可他不听,我就发火训斥他一顿。埃瑞奇从远处看到,但什么也没说。那天迟些,我和他在信托办公室喝茶时,他问起此事。我向他解释了整个情况,埃瑞奇问我:“你干嘛发那么大火?当你发火时,说话粗鲁,恶语相向。你为何那样说话?你就不能保持定力友爱说话?你为何举止那么粗鲁?”

我为自己的行为辩护道:“我警示过他。我试过友爱地讲道理,可他不听,所以我才这么做的。不然他会在工作中制造各种障碍。”

埃瑞奇停顿片刻,之后轻柔地说:“记住这一点:没有理由粗鲁。不要为之辩护。”我开始抗议说:“这种情况下,我还能怎么做?”埃瑞奇答道:“找办法,你会找到千万种;找理由,你也会找到千万种。选择权完全取决于你在找什么。”那一刻埃瑞奇对我说的话莫名地有力,以至穿透了我的思想心灵。

尽管我仍会发脾气、说话粗鲁,但会立刻想起埃瑞奇的话“没有理由粗鲁”。一记起此言,我会作出有意识的努力,请对方原谅。即便我对,也会道歉说:“请原谅我的无礼。”我注意到,这个简单的举动不仅在自己心中、也在对方心中消除了怨恨。被这些小小的胜利所鼓舞,我会缠着埃瑞奇在这方面给我更多的指导,以便我务实践行,转变我内心的攻击性。

一天,埃瑞奇较为空闲时,对我说:“试着寻找每个人内里的巴巴。他是一切生命中的生命,这意味着在每一个生命、每一个个性的中心,你都会找到巴巴。正是巴巴被围困在某个业相模式中,该业相模式制造了‘泡沫’,即我们所认同的一个人的个性。该个体只做业相模式推动他去做的事。如果你看到这个个性,仅在该层面上互动,就会产生分歧,有可能你会被激怒发火。要尽量忽略这个(被编程按特定方式行事的)业相模式,而去看被困在该模式中的巴巴。

“实际上,正是巴巴被困在每个人的业力印象模式中,试图从中解脱。尽量看到这点。养成认出并牢记这点的态度和心境。总有一天你将开始觉察之。当你开始觉察之,所有的怨恨将会了结。只有这种觉察才能帮助你忽略个性,并且爱每一颗心灵中的巴巴。

 “所以,当你发脾气时,就用这个认识平息头脑。努力看到刚才激怒你的那人内里的巴巴。这不仅能帮助你摆脱怒气,而且你还能够原谅及忘记,并怀着爱拥抱那人;因为在那一刻你其实是在拥抱巴巴。不断地为此努力。如果你发了脾气也没关系,但事后要采取纠正措施,也就是学习原谅及忘记,并生发对那人内里的巴巴的爱。不要带着怨恨和怒气一走了之,因为这些情形会跟着你,日后让你尝到苦果。”

埃瑞奇的方法看似很简单,然而我内心的障碍和攻击性业相模式,使我无法运用它来解决我与多个亲人好友及居民的关系问题。正如埃瑞奇所述:“除非你原谅并忘记,否则你不可能生发对对方的爱。”多年来令我痛苦的所有伤害都储存在记忆中。我没有忘记这些,因为我尚未从心里原谅他们,而在美拉巴德生活这么多年后,我和家人的关系还是跟过去一样糟。如果我想获得内心的和平,现在是时候躬身行道,按埃瑞奇的建议去做了。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对人类朋友做这个实验;相反是在我喜爱的狗身上做试验。小时候我不仅会和狗玩耍,还跟它们打斗。如果在和狗玩耍时,它发怒要攻击我,张嘴试图咬我,我就把手直接伸进狗的嘴里,右手抓住它的上颌,左手从上面掰住它的嘴。我使出全身力气,使劲地按住。这会使狗丧失能力,通常它会开始哀号。只要狗继续攻击,我就这样抓牢不放。如果狗很强壮并反抗,我就把它按地上,利用身体重量压着它,依旧紧紧抓牢它的上颌。过几分钟,狗就会屈服,开始哀号。那时我会放开狗,它会跑掉。从那以后,它再也不会攻击我了。

我相信,攻击只有通过更大的攻击才能被制服,当生活中的障碍不能用爱和道理来消除时,攻击是唯一的选择。事实上,它总能办成事儿,而且快速。我经常在和狗搏斗的过程中被咬,但从未害怕过。

我注意到,狗能识别你的感受。如果一个人怕狗,狗会感觉到,并攻击此人。我常注意到,当路上的流浪狗朝我吠叫,如果我站住面对那只狗,准备与之搏斗,它总会感觉到我的攻击性,从而止步撤退。我推理,如果狗能感觉到恐惧和攻击性,那么倘若我在那一刻生发爱,它应该也能感觉到。

我决定先将埃瑞奇的建议在狗身上试验一番。在美拉巴德的路上,有本地人养的一条猛犬。有人骑着自行车或摩托车经过时,它会冲过去。常有人摔倒或被它咬伤。其他人则设法骑得比狗快。我会停下摩托车,下车面对那条狗。它会止步,从远处吠叫,然后跑掉。我决定自己应该改变策略,心中生发对那条狗的爱。记得埃瑞奇曾强调,当人的内在产生这种情感时整个身心都会体验到变化。 

他说:“爱应该是无条件的,不管对方的个性如何。无论他做什么,你都继续爱他。即使那一刻他给你造成痛苦,也要爱他。保持这份爱,不要因恐惧以牙还牙。你若做到这一点,就能用你的爱克服攻击情绪,从而赢得对方的心。

“还要记住,当你的心中生发这份爱时,若情感真挚,你的精神上会体验到幸福,面露喜悦笑容反映出那种幸福,而且整个人会放松下来。面对攻击情绪时,要生发这种情感并且保持住,你将克服之。”

所以,下次那条狗向我冲来时,我面对它站着,展开双臂欢迎它。让整个身心生发对狗的爱。我不停地重复说:“今天不管你怎么做,我都要爱你。即使你咬我,我也要继续爱你。”那条狗朝我扑过来。它张嘴准备咬我的手。我继续向它倾注爱。接下来的事情奇异得不可思议;简直是奇迹,揭示了爱的力量。

那条狗松开嘴,轻轻衔着我的手,没有咬。它往后退,开始舔我的手。这可是人人惧怕的最凶猛的狗。整个经历令我深受震撼。

我对几个朋友讲了此事,走在路上时,如果有流浪狗吠叫或冲来,我会向他们示范爱的力量。我对自己曾经怨恨的居民做了试验,发现很管用。那些曾批评我给我制造障碍的人成了我的挚友。

虽然我的初步试验获得成功,却未能解决与自己家人的关系问题。原谅和忘记原本不难,可他们仍继续做那些令我痛苦伤心的事。他们仍继续施压让我放弃伴随满德里的生活,还常常就此嘲笑我。我尽量减少跟他们往来。此外伴随满德里的繁忙生活也不允许我奢望与家人交往。我保持专注于美赫巴巴,过着伴随满德里的生活,把其他问题搁置一边,希望它们会消失。但情况并非如此。

果真如埃瑞奇所言,当2000年我因健康损坏被抛回家人身边时,未解问题又令我尝到苦果。我变得完全依赖他们,因为若没人帮助,我连最简单的体力活动都做不了。我每天不得不听着亲友们的奚落,他们把我的健康损坏归咎于我在美拉巴德生活的决定,这给我造成巨大的精神痛苦。即使身体那么差,我还是试着回到伴随满德里的生活中,但不管用。我的情况变得更糟了。

我选择了结婚,希望有个巴巴爱者伴侣能帮我度过这个难关。结果并非如此。当我仅有的几扇选择之门都被关闭后,只剩下唯一选择,就是履行念记之道。我饱受焦虑抑郁之苦,满腹怀疑它是否真有助于解决所有这些问题。但不管好歹,这是我的仅有选择,因为别无他途。

我想起了埃瑞奇的话:“通向他的道路被称为窄路。这个旅程中,除他之外,你别无伴侣。如果你想进入这条道路,就得把全部行囊抛在身后。这是你的旅程,只属于走向至爱的你。不可能有其他人伴随你。每个灵魂都必须独自行走这个旅程。”随着这些年愈来愈多地转向念记,并汲取满德里传达给我们的讯息,我发现自己内在发生了明显变化,有助于我应对这种处境而不被它压倒。事实上,随着时间流逝,我的情况变得更糟了,但生活中巴巴的“在”同样倍增,帮助我应对之。

我每天会用大部分的时间念记巴巴,内心与他交谈,寻找从内在浮现的答案。我依旧无法解决和家人相处的问题,在绝望中借助内在的对话寻求指导。这种时刻,总有两条讯息通过我的内心传来。一条是巴巴的,他说:“不要试图改变世界。改变你自己,整个世界就会因你而改变。”另一条是埃瑞奇的:“无条件的爱意味着,不管一个人对你做什么,你都爱他。这样的爱能赢得你最大仇敌的心。”

所以,一天早晨我起床后,将自己的伤痛和假我抛在一边,去拥抱所有的家人,在心中生发那种无条件的爱,在内心深处反复说:不管你做什么或说什么,今天我都爱你。我每天早上都这样做,没过几天就发现不一样了。我的心灵终于开始愈合。一切所谓的问题开始慢慢化解。

偶尔怒气还会爆发,但我依照满德里的建议,立即采取纠正措施。我发现每次我用心去做都会奏效。这就是爱的力量。对我很有效。这也是我确凿的信念:凡是躬行此道者都将发现它有效——总是如此。

满德里给予建议时,并非像我们以为的那样空谈理论。他们亲身体验并活出了美赫巴巴言语中的真理。我确实把这信息告诉了几个有长期关系问题的爱者朋友。几天后他们回电话说,它的效力真神奇。我并不惊讶,因为它肯定有效。这毕竟是神的言语和他对躬行此道的孩子们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