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

作者:鲁斯特姆·法拉提发布于 2024年5月27日

过去有多次人们对信托提出腐败指控。当生活在世间的巴巴爱者,根据他们所认为的腐败行为提出这些指控时,不论他们是否意识到,直接或间接地,都把矛头指向了宝吉,因为他是信托主席,最终要为信托(包括信托成员和居民)所做的一切负责。

人们经常让我根据报告的一些事件,就该问题发表看法。首先我们从宝吉讲起。我认为他是巴巴的圈子成员,至少大家得承认,他是巴巴的一名满德里,过去放弃其尊贵地位,跟随阿瓦塔过着蒙辱和艰辛的生活。放弃舒适富有的尊贵生活,过着一种被剥夺、饥饿、少眠和时常受羞辱的生活,是很少人能够承受的。这不是所有人命中要过的生活。只属于主所挑选的少数命定之人。宝吉就是其中一员。巴巴将其称作他的约翰。

巴巴说过他的满德里成员不会制造新业相。他给他们罩上的未尼亚尼业相,完全不同于常人的业相。常人做事时,会制造束缚性业相,但对于满德里,其未尼亚尼业相由阿瓦塔亲自来平衡,因而他们做事时,只消耗业相不制造新业相。即使这些业相也都是按照巴巴的意愿安排的。正因如此,即使他不在肉身时,也继续通过他们做宇宙工作。所以人们怎么能对任何满德里提出指控呢?那不就等于说巴巴腐败,因为是他给他们安排的。

我来分享一个埃瑞奇常在满德里大厅讲的故事,以说明这点。

有一次,巴巴讲了如下故事:有个男子犯下99起谋杀,内心深感懊悔,去找一位至师请教如何赎罪。大师建议他坐在某处,不断地念神名,无论发生什么都不离原地。此人一直这样生活多年。一天,有个骑马的士兵经过,看见此人坐在路上。他喝令此人让道。没有反应,因为此人入定了。这惹恼了士兵,就挥鞭打他。此人受扰出定后,旧杀手本能占了上风,便抓住士兵,杀了他。就在那一刻,他成道了。这是怎么回事?那名士兵带着一封给邻国国王的信函,要国王处死100名狱中囚犯。故此人在杀死第100人时,救了100人,从而业相得以平衡,获得成道。

即使像杀人这样的浊行为也能带来成道,令我百思不解。一次我对埃瑞奇提出该问题。我对他说:“杀人是最重浊的行为,会制造最具束缚性的业相,但在巴巴亲自对满德里分享的这个故事中,犯下最可憎罪行的人居然获得了成道。这怎么可能?”埃瑞奇答道:“通常情况下,常人的谋杀行为会给他带来可怕的束缚,然而当它是某人在服从至师的指示时所做的行为,则不会束缚此人。”

“正如上述故事中,完人能利用此事赐予成道,因为在该负面行为中存在着此人的救赎,其全部业相得以平衡。所以他获得成道。你自己不可能做到这种平衡。唯有至师能够为你这么做。所以你应当全心全意地臣服并服从完人。”

埃瑞奇总结道:“当你把一切臣服于巴巴,你完全成了他的,那时最可憎的浊行为都不会影响你,因为他利用它做宇宙工作,同时还用它来平衡该灵魂的业相,以赐予成道。”

另一回,玛妮在满德里大厅提起这个话题,被拍成录像。她说了如下的话。“不要评判那些跟随巴巴生活者的所作所为,因为他们完全是他的。不要依据你们的世俗标准来评判他们。事情不是你们觉得的那样。正如巴巴的所作所为,不要试图去理解或测量。只要记住,他们是他的,莫忘记这点。”埃瑞奇和玛妮的这些话,多年来帮助我专注于巴巴是谁,以及他多么珍重为他舍弃一切的圈子成员。

你从世俗意义上可以说,是的,巴巴区别对待圈子成员和世间其余人。圈子成员专属于他,而通过成为他的,他们完全得以自由。没有行为会束缚他们,因为巴巴亲自这么说过。这就是我对那些根据所见所闻对满德里提出各种指控的巴巴爱者必须说的话。除此之外,小小的一泡尿怎可能污染海洋?用巴巴本人的话说:“我将满德里仅排在美婼之后,然后是爱者,再后是世人。每天雷打不动,我按此顺序,祈求自己关照美婼、满德里、爱者和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