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姆马丁

作者:宝·喀邱瑞发布于 2010年8月17日

巴巴在德文郡静修所居住的详细计划已安排就绪。4月16日早上6点,梅瑞迪施·斯达来见巴巴,11点返回德文郡。下午,小阿迪,贝拉姆,禅吉,卡卡和伽尼先行前往德文郡。当晚,巴巴去看由拉尔夫·林恩主演的一部喜剧。

翌日晨6点半,巴巴前往静修所,大阿迪、吉蒂、兹拉、姬慕、迪莉娅、玛格丽特、敏塔、梅布尔、斯蒂芬妮及昆廷随行。其他满德里出发前,巴巴要他们容忍梅瑞迪施的一切言行,警告他们不可制造不安。满德里一走进德文郡的房子,就看见贴在墙上的布告——为巴巴、他们自己和其他人制定的日程表。巴巴的活动从上午6点安排至深夜,还令每一个满德里在自己房间静心。对其他的访问者,也做了静默和静心规定。尽管极其不便,满德里只得按巴巴的希望,保留自己的意见,遵循梅瑞迪施的安排。

满德里入住后,梅瑞迪施指示,他去迎接巴巴时,他们不要同往,而要保持距离。记者和摄影师在静修所等候巴巴,梅瑞迪施只想突出自己,企图让听信他的人感到,就连美赫巴巴的东方弟子亦受命于他。就在他忙于这些计划时,巴巴却于下午3点先期抵达,打破了梅瑞迪施的计划。

肯尼斯·罗斯自发地吹起热情的风笛,欢迎当代的阿瓦塔。其他人静静地坐在大厅,保持沉默。巴巴忽然走进大厅,来回踱步,打破了众人的沉闷。

爱的和风吹进,

温暖他们的心,

湿润他们的眼。

巴巴指示吉蒂带兹拉回伦敦,次日再返东查拉科姆。随后转向记者,用字母板授述道:

回到静修所就像回到家。灵性在这里变得实际。这里的气氛和训练将带来理想的实现。

脑与心必须并行。必须获得身体、心理和灵性的平衡,才能确保永久的成果。

要摆脱当前的危机,让事态恢复正常,西方必须认识灵性发展的重要性,必须在生活的每个方面实现神性——在艺术、科学和日常生活中。必须扩展那个无限意识。只有那时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和平。但倘使,如目前这样,只是继续强调物质方面,就会有更大的混乱,这将导致无休止的痛苦。

英国这个季节天气依然很冷。伽尼·穆斯夫又冷又不适,连续8天不换衣裳,不脱鞋子,和衣而眠。他对巴巴说:“我的头感觉就像冰箱!”——这次他可是当真的。梅瑞迪施叫满德里待在自己房间静心,伽尼却把门从里一锁,纵情于他的最爱——睡觉。因为他是大师最早的跟随者之一,小时候还一起上学,伽尼可以偷偷地给吉蒂和其他真诚的爱者讲大师的童年及早年生活。

巴巴没有坚持让英国组食素,并通知姬慕帮免去每日一小时的静心——梅瑞迪施曾严令该时间在房内和静修所静默。一天,巴巴这个时间来和大家一起静坐,并随意从书架抽出一本书,给大家看了看书名:《西线静悄悄》,大伙儿忍不住大笑。

另一次,巴巴在静心时间到楼上姬慕帮的房间。从开着的窗户向外张望,见昆廷·托德在外面老实地静心。巴巴顽皮地拿起几个糖块,一颗接一颗准确地掷在托德的背上。托德被这种恶作剧激怒了,直到看见巴巴和其他人从窗内大笑。他也笑了,加入他们对神圣至爱肉身的真正静心。

科姆马丁的天气冷得反常,梅瑞迪施未采取御寒措施,反而又让巴巴在大冷天站在山上,只穿着白袍照相。而巴巴则享受着这一切。

不过,4月18日,巴巴对满德里说:“我一点不喜欢这里的天气。感到烦闷厌倦。限制没完没了,毫无自由。整天会见和采访,天气寒冷。不管怎样,我们得坚持。开口前,我必须彻底放假9天。我的第一言将是:

我是奎师那,

我是佛陀,

我是基督!

巴巴和满德里在德文郡期间,当地报纸做了如下报道:

4月18日《曼彻斯特卫报》:

德文郡印度神秘家

查拉科姆风笛迎接

物质主义带来混乱

昨天下午约320分,当印度神秘家师利美赫巴巴到达时,海雾旋风席卷科姆马丁。他先期抵达,避开了科姆马丁观望者的注目。

师利美赫巴巴同秘书及随行人员步行走过泥泞小路,到他将逗留的东查拉科姆的静修所,一边欣赏着树篱上的野花。由静修所的成员协助攀登阶梯。

从西查拉科姆辟出一条专道,改变了常规路线。梅瑞迪施·斯达夫妇一边一个走在师利美赫巴巴身旁,一路协助。到达静修所时,出现了如画的一幕。肯尼斯·罗丝——斯达先生的妹夫——苏格兰风笛演奏家,用风笛声伴美赫巴巴过牧场,在高高低低的草地上边奏边行。

在山顶拍了全体照。师利美赫巴巴的黑色长发在风中飘动。一件厚粗呢大衣保护他抵御寒冷东北风的吹袭。

美丽的鲜花装点着静修所简朴的房间,教派的跟随者翘首等待着领袖的到来。要求采访的记者被告知,师利美赫巴巴当天下午不见记者。不过,他抵达德文郡时,有人问他是否给讯息,他通过字母板和翻译宣布:

来到静修所如同回到家。这里灵性变得实际。我发现这里的气氛和训练将促成理想的实现。头脑和心灵必须并行。要确保持久成果,身体、头脑和灵性必须平衡。要让目前的危机过去,事态再度恢复正常,西方必须认识灵性发展的重要性,必须在生活每一个方面实现神性——在艺术,科学和日常生活中。

该无限意识必须发展。唯有那时,才有真正意义上的和平。但如果,像当前这样,只是继续强调物质方面,就会出现更大的混乱,导致难言的痛苦。

1932年4月21日《每日镜报》报道:

一位和蔼的人,个子不高,约5英尺6英寸,深褐色的头发飘肩,淡棕色的脸庞,鹰一般轮廓鲜明的相貌,敏锐的眼神,浓密的双眉。正是这位大师,去年的一个夏日在科姆马丁埃舍握着我的手,通过指点一张黑色木板上的字母,问我是否快乐。他的名字叫师利美赫巴巴。

巴巴给我的印象是智慧和力量,和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你的所有念头,几乎在出现之前,都被读阅……

4月22日的《伊弗拉科姆新闻》标题:

圣经场景

印度神秘家抵达科姆马丁

美赫巴巴的讯息

科姆马丁居民在一个典型的周日下午的素常恬静,被师利美赫巴巴的来临打破。后者被所有的跟随者尊为新的印度弥赛亚。

《新闻》的一位代表有幸受邀前往东查拉科姆农场,目睹师利美赫巴巴的到来。队伍走近农场的景象,笔墨难以描述,更像是圣经的场景,而非冷寂的德文郡农场。灰旧的房屋与斑斓的队伍形成奇异对照,随着队伍接近,可看见美赫巴巴由印度秘书陪同,由科姆马丁静修所的负责人梅瑞迪施·斯达夫妇挽着臂膀,走过泥泞的道路和潮湿的田野。

随着师利美赫巴巴走近房子,肯尼斯·罗丝先生——苏格兰人,梅瑞迪施·斯达夫人的妹夫——冲到房前露台,吹响尖锐的风笛。东查拉科姆农场漫长的数百年历史,从未见过这样一位奇异的人迈入其大门。

在露台照完相,大家都进屋。该教派的许多跟随者涌向巴巴,握他的手。他显然对如此热烈的欢迎感到高兴,微笑着,紧握每个人的手。

他的黑色长发(抵肩)在东北风中飘动。表情极其丰富,慈祥而有涵养。他的相貌会博得任何人的不止一点尊重,除了白痴。

令我们的记者震动的事情是,静修所每个人明显的诚实和善良。

因英国天气寒冷,有人建议去瑞士,那里气候要暖和些。姬慕对巴巴说:“您不带我,我就自杀!我把您置于一切之上!”

巴巴当众告诫她:“若如此,就充分执行我的愿望。不要质疑我或向我建议什么。我虽是大师,却得听命于梅瑞迪施。你若也这么做,又有何妨?连我跟满德里交流的时间,梅瑞迪施都不给。我早晨5点就得去见他们,以便6点钟为梅瑞迪施的活动做好准备!”

一天,被巴巴称作“威尔士的安妮”的安妮·鲍威尔来德文郡见巴巴,但她早早离去,心情混乱地返回威尔士家中。巴巴后来对威尔和玛丽·白克特温和地说:“她对我将最真诚。” 

晚间,梅瑞迪施·斯达炫耀地给巴巴和众人朗诵自己的诗。“我好比大师足上的尘土……”敏塔和朋友阿雅拉·贝托维姆禁不住歇斯底里。敏塔捂着脸笑个不住。梅瑞迪施以为她在哭,说:“你想哭就哭吧,孩子。你想哭就哭吧!”

巴巴逗留期间,梅瑞迪施总是傲慢地指挥满德里,他们也表现得似乎顺从。这种情景让巴巴开心。虽然这样的“表演”令他头疼,但他容忍并从中感到乐趣——其实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的工作。

4月20日,梅瑞迪施向巴巴提出要求:“我要成道,但也需要钱!”巴巴只是笑笑,未作评论。为了那里的一些爱者,巴巴容忍梅瑞迪施的行为。在巴巴首次访英期间,很多人完全忠诚巴巴,但此后有几个新人通过梅瑞迪施听说巴巴,受他所左右。为联系他们,巴巴再次来到德文郡。当时人们不知,这是巴巴对东查拉科姆静修所的最后一次访问。他再未踏足此地。

4月22日,巴巴午饭后到海边散步。他指着海洋,对在场者说:

我就像你们眼前所见的海洋——随时接收任何的东西,好的坏的。你们所有的思想感情,所有一切,把它们置于我的足前,获得自由!

我好比普照万物的阳光。但你若打伞遮住头顶,就不会从阳光中获益。伞阻止你接收来自古鲁的光芒。你必须收起这把业相之伞,才能接收大师之光。只有那时你才会切身地获得光。

要做到这点,只需要想念我,记住我。作为我纳扎的结果——真见,伞(业相)将逐渐合拢。

一星期后,1932年4月24日星期天,上午6点,巴巴离开德文郡,在大阿迪、敏塔、姬慕、梅布尔、玛格丽特和吉蒂的陪同下到达伦敦,住宿戴维家。前一天离开德文郡的其他满德里,住在斯蒂芬妮·哈伽德家里。所有的旧识再次涌来,皈依巴巴,包括去年在德文郡见过巴巴的一个名叫菲丽丝的妇女。

4月25日,巴巴给在中国的赫伯特·戴维致电:“此地的重要工作已完成。在美国将有更重要的。”

26日,汤姆·沙普利的母亲来见巴巴。巴巴说她是个很幸运的灵魂,还透露:“两千年前,她曾在自己家中给耶稣提供了两天的庇护。”

当晚,玛格丽特,梅布尔,托德和其他人,为巴巴演出了一部幽默剧。是夜巴巴还在一行20人的陪同下,乘公交车参观中国城,但未久留。

4月27日上午11点,巴巴同小阿迪、贝拉姆、禅吉、伽尼、卡卡·巴瑞亚、大阿迪、吉蒂、敏塔、姬慕和迪莉娅,乘火车前往瑞士卢加诺。当晚6点15分到达法国巴黎,参观了埃菲尔铁塔,接着返回火车站,乘火车经法国前往瑞士。

译自宝·喀邱瑞著《美赫主》第五卷

翻译:美赫燕   

校对: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