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

作者:美赫巴巴发布于 2007年8月1日

54

当下

天文学家从亿、兆、亿兆年的角度谈论时间。即使这些数字也不适于他们的数学计算,他们可能需要打造新的术语。

假若我试图用天文学术语来解释时间的始末,那也绝不能描述永恒中时间的开始与结束。

相对于时间中的每一个点,总是有一个“之前”,并且总是有一个“之后”。过去之“昨天”和将来之“明天”有赖于时间中的一个点,即永恒中此刻的当下

一个人在想入非非中,去想象永恒中此刻当下的开始与结束,他至多可以对某个时间度量进行加或减;但这只不过是对零的添加或减少。在时间的流动中,无论多少的摇摆,即便是亿万个时间周期,也不能对永恒中当下的始束给出丝毫的概念。

55

在实在里唯有一。在幻相里有多。之所以对一神还是多神有如此多的混乱不明,是因为神是如此无限地为一。

甚至说“唯有一个神”都是错误的。神无限地一体,因而他不能被称作“一”。一个人只能说,一是。“神”这个词只是试图给那个赋予一个名字,事实上他没有名字。甚至说神是一,也暗含着二的可能性。说有很多神,乃是疯狂。

神是那个扮演着无数角色的一。譬如,你们有人闭眼坐着,在想象中创造出无数的事物,在这个想象行为中他维持着它们。然后他睁开眼,从而毁灭了他曾在想象中创造并维系的一切事物。就这样同一个人扮演不同的角色:创造者,维系者和融化者。

再譬如,另一个人在熟睡——这是神的原始状态——人们说他在睡眠;但在熟睡里他连自己是自己都意识不到。他醒来时,人们说他醒着;他刷牙时,人们说他在刷牙。人们看见他行走,跑动,讲话,唱歌,等等,他只是在扮演不同的角色。他不可能是多于一。因为他是唯一。

我们唯一能说的是:神是,或者说一是。

存在着两个事物:一与多。我们把一称为神;我们把多称为幻相。为什么?因为在实在里唯有一是。即使把这个一叫做“一”也不对——一是

56

无限个体性宣称不分一体性

在不可分一体性之无限海洋的浩瀚中,没有分别的可能性。那么在不可分里怎能容纳个体性呢?在不可分不受限的实在海洋里,每一个完全觉悟实在的水滴怎么可能个别地宣布:我是海洋!

水滴被激起意识的那一刻,它将自己分离成单独的实体,并且获得个体性——虚假的“我是”性。这个苏醒的“我”被笼罩于虚假性里,其意识依其印象和表现领域每增加一步,虚假性也随之增加。这个最初帮助水滴在不可分海洋里建立起个体性的虚假性,则成为永久的阻碍,阻止水滴认识自己是海洋。“我”必须摆脱虚假性,才能证悟它真正是谁。

在道途的终端,凭借至师的恩典,终于达到目标时,该虚假性也被完全去除,唯有“我”保留下来,连同无上的自知——说,我的虚假离开了——我是神!

这样,当每一个个体水滴脱离其有别于海洋的虚假觉知时,它宣布自己是无限不可分的海洋。在其虚假性、其自身的虚假性消除的一瞬间,水滴宣称其无限个体性。它随即有意识地与不间断地永恒体验着自己是独一无二:全能、无限与不可分的帕若玛特玛。这就是“我是神”状态。这就是每一个阿特玛,从其意识永远卸去虚假性(印象)的瞬间,宣称自己是帕若玛特玛——绝对上帝——的方式。

译自The Everything and The Nothing by Meher Baba,1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