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辑

作者:美赫巴巴发布于 2023年9月13日

思想与摩耶

大我即无限、永恒、不分的智能。在超越状态,大我不体验(认识、知道、思想)自身,也不体验宇宙。这意味着无限智能不想其自身也不想其想象;不知其自身也不知其不知。

大知“知其不知”意味着大知无知,或者说大我体验宇宙,智能思想想象。

大知知,但是知什么?知其不知!

大知想,但是想什么?想象!

想象=不知;妄想=思想想象;真想=思想自身。“知其不知”表示妄想。

1、无限智能不思想(不知道、不认识、不感受,不体验)=无限智能

2、无限智能思想=无限心(无限我、无限自性、无限思想)

3、无限智能妄想(知其不知、思想想象)=无限妄心(无限妄我、无限妄性、无限妄想)

4、无限智能真想(知其知道、思想自身)=无限真心(无限真我、无限真性、无限真想)

无限想象的微形体永恒存在于无限智能。但因无限智能无意识(不思想、不振动),或者说无限智能不在无限心状态,所以想象未显现。一旦意识(思想)出现,最有限微想象就被显现为无限精与浊形体,然后被精与浊地体验,或者说被(虚妄地)思想。

无限智能想其不想、大我思想想象(宇宙)=无限智能妄想:

问题:是什么使无限智能把“想其不想”认作思想?把无知认作大知?

答案:摩耶!摩耶=思想虚妄性。摩耶让无限智能把假体验为真,把无体验为有。

意识(思想、自性、我)是微想象被显现为精与浊形体(虚空)的原因。当思想开始时(时间),微想象(微宇宙)的精与浊形体被显现给无限智能(无限大我)。因此无限意识(无限自性、无限我、无限思想、无限心)是精与浊宇宙(想象)的显现者(创造者、生产者)。

在无限智能里,没有原因、时间、空间或(想象、宇宙)创造。无限智能在无限智能状态,什么都不创造,什么都不体验;在无限真心状态,什么都不创造,但却体验大我;在无限心状态,创造想象(实际上不是创造,而是把已经存在的微宇宙、微想象生产成精与浊形体);在无限妄心状态,体验精与浊宇宙。

因此,思想是原因、时间、空间的创造者和宇宙的生产者;妄想是宇宙的体验者;真想是大我的体验者。

a. 无限智能作为无意识、不知道和不思想的智能,不创造也不体验宇宙。

b. 无限真心作为有意识、知道和思想的智能,不创造也不体验宇宙。

c. 无限心创造宇宙。

d. 无限妄心体验宇宙。

对宇宙的创造和体验——状态(b)和(d)——旨在让无意识的智能成为有大我意识的智能;也就是让(a)成为(b)。所以说(a)获得(c)和(d)状态,是为了达到(b)状态。

思想把微想象的精与浊形体显现给无限智能;正是摩耶作为思想把想象显现给无限智能。也是摩耶把宇宙(想象、虚妄、空无、无知、黑暗)显现为智能(存在、大有、大知、光明)给大我。总之,整个宇宙精与浊形体无非是无限智能所思想的想象;因思想的虚妄性(摩耶)而显得真实、存在。

无限心(思想的无限智能)在摩耶或者说妄想状态时,处于妄我状态;超越摩耶时,处于真我状态。无限智能不思想(无意识)时,包含但不显现想象;也因不思想而不体验自身。无限智能必须有意识(思想)才能体验自身。但是意识(思想)却使其微想象显现为精与浊形体,妄意识(想其不想、知其不知)使其体验微想象的精与浊形体。因此无限智能所体验的是其自身想象的显现而非其自身;有意识但因无知而妄想、思想想象、把想象体验为真实而不体验真我。无限智能必须思想,但是要真正思想(思想自身)——这意味着大我证悟。总之,无思想时,不生宇宙;妄想时,体验宇宙;真想时,体验大我。

心把原本最有限、空无、黑暗、无知、想象之宇宙体验为无限、大有、光明、大知、智能时,把原本无限、大有、光明、大知、智能之自身体验为最有限、空无、黑暗、无知、想象时,或者说心在妄想时,就是被虚妄性(摩耶)束缚。那么是什么让心妄想?是什么让心受摩耶束缚?

答案:业相!

要逃离妄想,逃离摩耶,就必须彻底摆脱业相。为此,必须有意识(思想),但要真有意识,而非假有意识;思想的虚妄性(摩耶)必须消失;这时无限智能才能体验其自身而非其想象。(在无意识、不思想、酣眠状态,无限智能不思想或体验自身大我,也不体验想象或者说宇宙。)

无限智能有意识(思想)但却体验宇宙(想象)时,处于平常意识状态、妄意识状态、妄想状态。无限智能有意识并且体验(思想)自身(大我)时,处于超常意识状态、超意识状态、真想状态。

所以,奴与主的区别、神对凡的超然、面纱——皆是思想的虚妄性;这种虚妄性归因于业相。心无业相时乃真心,受业相束缚时乃妄心。

“爱者与至爱之间没有帘幕。

你就是真我面纱,哈菲兹;拿掉你自己!”

自我必须在,但必须成为真我。思想必须在,但必须成为真想。无限智能在妄想、思想想象、认识(体验)宇宙时,是奴是凡;真想、思想自身、体验自身时,是主是神;不思想时,非神非凡、非主非奴,而是在无意识、超越状态的智能。

思想、自我、我、意识必须保留,但是虚妄性之面纱必须揭开、消失。

总之,无限智能不思想时什么都不体验;真想时体验“我是神,我是无限,我是大我,我是大有”;妄想时体验“我是奴,我受限,我有限,我是身体。”

无限心(思想的无限智能)有业相面纱、有(赋予其局限的)虚妄性时,是凡人;没有虚妄性、没有局限时,是真人。

无限智能不思想时无限,但却不体验(思想)其无限性;妄想时变得有限与受限(因为随着思想开始和幻相出现,思想的虚妄性把受限错觉赋予无限智能);真想时(也就是已经开始的思想保留,但虚妄性却消失时)又成为无限与不受限——无限智能已经永恒无限,但只有在幻相和错觉局限消失时,才把自身体验并思想为无限。

无限智能在酣眠状态无意识(不思想),因而什么都不体验(思想);在梦状态有部分意识(思想),没有充分意识(思想),因而体验(思想)想象的精形体,也就是体验精宇宙;在醒状态有充分意识(充分思想),因而体验(思想)想象的浊形体,也就是体验浊宇宙。

因此,无限智能在酣眠状态,拥有想象的最有限微形体,不体验(思想)其想象,也不体验(思想)其自身;什么都不体验(思想);在普通梦状态,体验其想象的精形体。在普通醒状态,体验其想象的浊形体。

无限智能真想(思想自身)=无限真我=无限真心;

无限智能妄想(思想想象)=无限妄我=无限妄心;

(思想自身时是真心;体验宇宙时是妄心。)

海洋怎样,水滴也怎样;普遍性怎样,个体性也怎样。

无限智能的普遍无限妄想海洋包含无数的个体无限妄想(妄我、妄心、妄性)水滴。

普遍无限妄想=一个普遍无限妄我,一个普遍无限妄心,一个普遍无限自性。

无限智能通过普遍无限妄想,体验无限想象(无限宇宙)的精与浊身体。

无限智能通过精妄想(精身体),思想(体验)精想象(宇宙);通过浊妄想(浊身体),思想(体验)浊想象(宇宙)。

(浊与精宇宙是最有限微宇宙(微想象)的无限浊和精形体。原子(石)是无限微思想的最有限精与浊形体。人类的浊与精身体是无限微思想的最完全精与浊形体。

无限智能通过其妄想(无限妄我)的精与浊两个身体,体验其精和浊想象(精与浊宇宙)。

人类=具有完全精与浊身体的个体无限妄我。

其他形体(从石直到前人类)=具有不完全精与浊身体的无限妄我。

在从石到人的每一个形体中,无限智能都扮演妄心角色;在其他所有形体中都或多或少扮演有限心角色;只有在人类形体中扮演无限心角色。因此存在着无数的有限和无限妄心,每一个妄心都有精与浊两个身体。有限心有不完全的精与浊身体,无限心有完全的精和浊身体。每一个个体无限妄我(人心)都是(普遍妄我)无限妄我海洋的一个水滴。

就这样,同一个无限智能通过无数有限和无限妄心的无数精与浊身体,对精与浊宇宙进行无数的体验。也是同一个无限智能通过无数真心(成道灵魂),对自身进行体验(体验自身)。因此同一个无限大我通过伊希瓦状态创造宇宙;通过凡人(如法拉姆、阿德夏、嘉姆希德等)的无数心及精与浊身体,无限地体验精与浊宇宙;通过真人(如琐罗亚斯德、佛陀、耶稣等的)的无限真心体验自身。(无限大我在思想状态,是心、我;在妄想状态是妄心、妄我;在真想状态是真心、真我;在不思想状态是超我。)

总之,无限智能通过(石、植物、动物或人的)妄想(妄心)体验想象;通过其精与浊身体,体验(思想)精与浊想象(宇宙)。无限智能通过真想体验自身,也就是通过(琐罗亚斯德、耶稣、佛陀等的)真心,体验(思想)无限智能本身。因此,无限智能不想时,无所体验;妄想时,体验宇宙;真想时,体验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