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化身

作者:宝·喀邱瑞发布于 2009年4月8日

从1929年7月的第一天,巴巴开始郑重考虑未来的计划。提出关闭埃舍,去克什米尔。他一直为男孩们做安排,就是由于即将的行期。

阿伽·阿里、阿里·阿克巴和阿卜度拉都在旅行计划之内。只让阿莫德·堪和嘉姆希德留在美拉巴德。其他孩子被送回家。五名男孩留在阿克巴棉纺厂。男孩埃舍因此自7月9日起临时关闭。

7月的第一周,巴巴决定旅行的诸多细节。他希望乘客车旅行,命帕椎为旅行建造一辆专用客车。7月2日,帕椎前往孟买,买了个一吨重的雪弗莱卡车底盘。

7月5日,男孩瓦森特来到美拉巴德。他逃离父母,从60英里外的伽姆基德村徒步走来,但巴巴当天把他送回家。

随行巴巴人员名单定下,每人都有各自的职责。阿伽·阿里和阿里·阿克巴坐车里巴巴后面,只能同劳先生讲话。巴巴命满德里不可看或对孩子们说话,反之亦然。帕椎驾车,布阿先生负责旅行需用品,拉姆玖负责旅程中与途中旅行者和其他人讲话,韦希奴做帕椎的助理技工。禅吉处理信件,查干做饭,劳先生照顾两个孩子——阿伽·阿里和阿里·阿克巴。阿卜度拉和古斯塔吉坐前面,帕椎旁边。每人带一套铺盖卷,四套换洗衣服。

弟弟佳尔、希度、达斯托、卡瑞姆和伯曼吉一家受令留在美拉巴德。希度任地产临时主管,达斯托继续写作,不得干扰其他人的工作。已回美拉巴德的佩苏、霍米和达拉·罕索提亚被遣往孟买。这样,7月9日止,动身安排全部就绪。

7月10日,一行人凌晨2点乘几部轿车离开美拉巴德。这是巴巴沉默四周年,但他对此未做特别安排。在阿美纳伽阿克巴棉纺厂稍事停留后,他们上午10点半到达纳西科。巴巴会见女满德里,午饭后同她们去了潘杜雷纳石窟。回途中,巴巴将克什米尔旅行计划告知女子们。

到纳西科的其中一部汽车由萨若希驾驶,巴巴叫他根据巴巴详示,用帕椎从孟买购来的材料建一个客车身。巴巴希望旅行中完全闭关,甚至在客车里。因此要为他在司机座后建一间小室。授述这些指示时,巴巴拿过萨若希的新相机,赠给了阿伽·阿里。

许久未见巴巴的赛义德先生来纳西科看望巴巴,巴巴私下会见了他。次日,拉姆玖·阿卜度拉和伽尼·穆斯夫从普纳来到。拉姆玖曾病倒,巴巴建议他留在纳西科,同帕椎和客车在杜利亚与队伍会合。巴巴已受杜利亚的卡里玛玛邀请,打算从纳西科去那里。

一切都似乎安排妥当之际,阿伽·阿里的父亲不期而至。固执地要求带走阿里。满德里用了几个小时劝他,他终于态度缓和,离去。

之后不久,巴巴同女子们出游一天。队伍当晚7点乘汽车前往杜利亚。在昌都的客栈过夜后,于 7月12日上午10点半到达杜利亚。

卡里玛玛在杜利亚担任要职,是市政工程师。他在潘多巴和玛尼卡的协助下,为迎接巴巴做好了一切安排。随着巴巴到来,欢呼声“胜利属于赛古鲁美赫巴巴!”响起。巴巴满戴花环,在欢呼雀跃声中,前往卡里玛玛家。

虽然巴巴间接暗示过他的阿瓦塔身份,但大多数人仍把他视作至师。他尚未直接提及或公开宣称其神圣地位,因此人们仍称他为赛古鲁美赫巴巴,或者只是师利美赫巴巴。

在杜利亚,巴巴对来见他的人给出灵性阐释。两个年长的帕西人来达善,被深深打动,邀巴巴去他们家。第二天巴巴去了那里,还访问了一位马瓦尔商人的家。

在杜利亚,巴巴给出几段很有意思的语录。第一个有关极乐:

实际上,整个宇宙处处是极乐。全是极乐,极乐,极乐!但愚昧可怜的人类却不能享受之,因为人不知道如何享受。整个宇宙充满无限喜乐,人却追求短暂的幸福——富裕,影响,财产和声名。这一切皆虚假不实,但人仅仅追求这些。这归因于对什么是真实的无知。一个人应该通过避开虚假之物,来努力谋取真正的幸福。

我乃极乐的化身!你所见的这个五英尺六英寸的形体不是真的。你若是见到我的真形,你将不再是你自己。受限的人心对这个萨特契特阿南达(sat-chit-ananda)状态——无限能力知识喜乐状态——没有丝毫的概念。该状态超越心的领域。被称作涅未卡帕状态——“我是神状态。涅未卡帕是帕若玛特玛的无限喜乐状态,或者说神的无限意识。

每个人都注定到达这个状态,朝此目的努力是每个人的职责。有些人也许今天获得证悟;若不是今天,那就明天。有些人也许多年后得之,有些人也许在很多世之后。但不是这时,就是那时,所有一切人都必须体验这个崇高状态。 

接着是有关提供社会服务的讨论。美赫巴巴评论道:

你们从事的服务国家和民众的活动是好的。但要想通过羯磨瑜伽获得全乐,只有一条道路和方法。那就是,在提供服务时,不应有丝毫的我服务,我做此工作的念头或感受。真正的服务要求无私,应该无私地提供。不应有丝毫的我性我做此的念头。因为这种自我念头制造骄傲,从而造成极其深重的业相,这些类型的业相最难消除。

全世界的人都在从事某种服务。有人服务社区,有人服务国家。但在他们的服务中,有极大程度的自尊和自私。有人服务是为了让自己的名字上报纸,有人希望被人重视高看,有人为了赢得名望赞誉,有人是想在别人眼里显得善良体面。因此,每个人都抱着某种自私野心或优越骄傲的隐蔽动机去服务,这根本不是服务。所做的一切全都无用,没有价值,毫无意义。

要做真正的羯磨瑜伽者;服务,但要以绝对的无私去服务。别让你的靠近。要以至爱上帝的名义服务。 

一名跟随者请求美赫巴巴阐释巴克提瑜伽——奉爱修行之道路。大师陈述道:

在道路上获得进步并最终获得永恒极乐,一个较容易的途径是巴克提瑜伽。这个方法比羯磨瑜伽容易,但需要坚定的决心。只应有一个决心:到达神,证悟神。怀着这种坚定决心的奉爱将富有成效。奉爱不是靠怀着自私动机哭叫达到的:神啊,给我个妻子,给我个儿子,给我财富——让荣誉流向我!这种奉爱枯燥无趣,相当空洞。

奉爱应伴同着强烈的渴望——见神,与神合一。奉爱者的心应完全由这种专一的奉爱占据。在这种奉爱实践中,不应对环境、亲眷或世间有任何考虑。

奉爱不在于整天阅读圣典,或连续数小时念神名。那不是奉爱;而是纯粹的欺骗,表演。应该心灵与神相连。不抱任何其它念头,只专注于神的真正奉爱,哪怕只有五分钟,也是真格的。这种真诚的奉爱逐渐生发出爱神的渴望,最终使你融入神爱海洋。你的专注越深,奉爱就越强烈,成效也越快。

巴克提瑜伽尤其要求求道者的超然;这将随着时间的流逝自然来到。随着心越来越专注于奉爱,它也将越来越超然于世俗及其事务。这不同于羯磨瑜伽,后者保持与世间的联系。

若同时修习巴克提和羯磨瑜伽,会相得益彰。但应按我所说的方式进行。这两种瑜伽需要全心全意的强烈渴望和无私奉爱——为了证神。 

有人问:“我们静心时,应该念谁的名?有人念‘罗摩’,有人念‘奎师那’,有人念神名帕若玛特玛或伊希瓦。哪个最好?”美赫巴巴解释道:

念哪个都行——罗摩,奎师那,耶稣,穆罕默德,佛陀或上帝。但你打算怎样念神名?忆念罗摩、奎师那或任何其他先知时,你可以将其形象呈现在心目前——但上帝怎么办?仅仅念名是没有意义的。应怀着专一的奉爱,心里想着上帝的形象。如果你眼前有他的某个形象,就会变得容易。你如何能只是专注想上帝?你眼前必须有某位阿瓦塔或赛古鲁的合适形象。

若是心飘忽不定,即便像个鹦鹉一样不停地念,罗摩,罗摩,罗摩,就是念上12年也没用。你若是有古鲁,就把他的形象置于眼前。那样最好。 

这位跟随者又说:“我发现很难专注。请祝福我,让我能够做到。”

“我会照看这个的,”巴巴保证,“静坐念记时,专注于我。把我的形象置于眼前。你若这么做,我将负责其余的一切。”

在杜利亚,一位读过许多宗教典籍,对灵性怀有真正兴趣的知识分子来达善巴巴。他不满足于阅读书籍;渴望舍弃世间,但其性欲坚持不去。他表明自己的意图,请求巴巴祝福。大师解释道:

舍弃是通往灵性道路的踏脚石。一旦舍弃产生,求道者即进入道路,但这种舍弃最难。不是容易的事情。原因是一切烦恼的根源————必须停止。只有心歼灭时,舍弃才发生。但让心停止或是歼灭并不容易。跟把喜马拉雅山顶在头上一样难!

排除心的困扰;彻底的舍弃才会来到。要想摆脱心这个诅咒,你应努力渴望神性,乃至忘了自己。达到舍弃即失去自我;只有当你在每一个念头、言语和行为中都让至爱在场,让低我缺席时,你才能丢掉自我。 

在杜利亚,满德里隔壁住着一位婆罗门牧师。他每天清晨早早起床,大声诵读印度教经典里的诗偈。满德里为此向巴巴抱怨。

7月14日,提到这个婆罗门牧师,美赫巴巴解释道:

世界上处处是这类以祈祷崇拜名义的无用絮叨。靠这个什么都得不到;毫无实质。做这个的人从中一无所获。他们想过一下这种高声喧哗能带来结果吗?年复一年,一直如此,还将继续多年。长期以来,婆罗门、大毛拉、达斯托和牧师们念叨着受雇的祷文。竟然有人出钱让他们去这么胡说八道!结果是谁都得不到任何好处。

原因是他们没人全心全意真诚地做。其祈祷不过是声带的喋喋不休,里面毫无情感。他们的心智、注意力和念头移游不定,继续着这种无聊的念念有词。若是一个人头脑清净并诚心诚意地做,其祈祷则直接抵达神。神要的是诚实和敞开的心灵——不是无意义的絮叨表演。

从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对神诚心诚意的忆念,即便来自最坏的罪人或最低微卑贱的人,都会立即抵达神的耳朵。我听不见那个婆罗门牧师的诵读,尽管离得这么近。我听不见是因为它没有打动我。对我无效果。来自任何地方的任何类型的大声不诚祈祷,都让我们大师无动于衷,因为那只是噪音,不含感情。这种枯燥无味的祈祷,不管声音多高篇幅多长,也不管做了多少年,对我们大师都毫无影响。相反,若有人诚实纯洁地向神、向我祈祷,不管从多远的地方,也不管声音多慢多轻,我,作为神,则立即听见。某种联系得以建立。

比如说长途电话站。其它电话都与之相连,只要一拨,想要的联系就立即接通。同理,库特博是人类的中心主站;若是一个人全心全意地真诚想念,不管从多远的地方,其呼喊都被听见,联系得以建立。这里不存在距离的问题。库特博是中心,是与造物界一切万物等距离的焦点。他作为该中心服务上述目的,不仅为这个世界或宇宙,而且为三界及其各个层次层面。

但所有的祷文怎么可能在同一个时间被听到?千千万万人的祈祷呼唤,又怎么可能立即与库特博联系上?答案很简单。库特博是什么?是无限无量能力的主宰!对于他,不存在一个或二十一个,一千个或十万个,百万个或亿万个的问题。在他眼里,人人平等。但你的呼唤应是发自心灵的最深处。这样才会抵达他的耳朵,不管距离多远或线路多拥堵。

若非源自心灵,祈祷和念诵皆是表演。这种祈祷不管声音多高,篇幅多长,都毫无意义。但比这个更糟糕的是,通过婆罗门、大毛拉、达斯托和牧师们,提供雇来的祷文。那是十足的虚伪。 

有人问巴巴:“如果是怀着奉爱情感做的,这对一个没时间自己祈祷,让人代劳的人不好吗?”

美赫巴巴答道:

此乃荒诞愚蠢之至。这是借口,无用的托辞。根本站不住脚。是对人的常识的侮辱。对神的祈祷、崇拜或求助是可以租售的吗?无法想象。就好比一边受摩耶诱惑,一边把自己的行动负担扔到他人肩上,付他们钱,来把他带往神。这是让自己沉溺于摩耶快乐的借口。

有人说:我没时间祈祷。怎么没时间?因为他不愿为之花费时间。此乃毫无意义的借口,以便掩盖自己对世间的沉迷。没时间是因为其欲望——继续卷入摩耶追求。心陷于摩耶,不想解脱;于是提供雇来的祈祷,以获取功德。这何以能带来德行功德?

你若是想忆念或崇拜神,就诚实地全心全意地做。即使每天只能对他想念或祈祷几分钟,也要诚实地做。比起一连几个小时的念念有词,两分钟的真诚祈祷会更有效。它立即到达上帝的耳朵。因为上帝总是听取心灵的声音。 

7月13日,阿卜度拉在劳先生的帮助下为大师洗浴。之后,巴巴穿上一件新黑色外衣,把棕色外衣给了阿里·阿克巴。

7月14日,帕椎伴随拉姆玖、鲁斯特姆和馥芮妮,乘新客车到达杜利亚。鲁斯特姆和馥芮妮见巴巴后,当晚离开,回纳西科。巴赞演唱延至深夜。

卡里玛玛及家人竭力确保巴巴和满德里舒适。整个家庭都被巴巴的爱吸引,将一生献给他。卡里玛玛的两个儿子,巴卜和莫里还在美拉巴德。巴卜渴望作为满德里永久跟大师在一起。

7月15日,上午10点,巴巴坐新客车离开,前往印多尔。许多人来为他送行,含泪跟他告别。巴巴的专间两面开窗,有单独的门。男子们坐在后排凳子上;他们的窗户没有玻璃,只有粗帆布窗帘。离开杜利亚时,巴巴命男满德里24小时只穿蓝格提(腰布)。违令者将勒令下车,丢到马路上。但有些人未带蓝格提,巴巴便赦免了他们。

他们当晚9点到了帕尔加特的客栈,晚饭后休息。7月16日早上7点,他们茶后离开帕尔加特,到达印多尔。在印多尔住了一夜,第二天早晨离开,前往博帕尔,近中午时抵达。

在博帕尔,巴巴把布阿先生叫到一边,指示他:“开始学克什米尔语,因为你需要在那儿住些时日。”

7月18日,一行人从博帕尔驱车前往古纳。因雨季大雨不断,路况极差。他们好不容易于傍晚到达古纳的客栈。查干备茶,接着做晚饭。

同时,巴巴同阿伽·阿里、阿里·阿克巴和劳先生出去散步。路上,一个只着腰布,身体半裸,外貌奇怪的人走近巴巴,默默鞠躬。随后送巴巴一朵花和一块手帕,并同样神秘地走开。

散步后,7点半,巴巴把满德里叫到厨房阳台,解释说他已见过这个地区的灵性负责人:

这次旅行,我的下一个真正工作从今天开始。如你们所知,我的一切活动,特别是这种旅行,皆有含义。可将这次旅行比作国王亲自视察国家,看看其工作在各地的进展情况。

今晚我散步时,此地的负责人以非常独特的方式,将其责任交给了我。我们看见一个像圣徒的人,只穿着腰布,迎面向我们径直走来。经过我们时,送我一朵花,向我合掌,转身径直朝他来的方向回去。无论向我们走来,还是走开时,他都不左顾右盼,而是目光直视,毫不关心周围的一切。他的眼睛非常明亮,像罗摩克里希那的眼睛(加尔各答的赛古鲁)

正是像他这样的人,才真正知道我。他们怀着爱愉快地履行委托给他们的职责。这样的人生值得过。另一方面,有成百上千的人带着千百个世俗问题来找我。他们没有真的来我这儿,而是怀着千百个欲望与我保持距离。

那个景象相当独特,当时和我在一起的人会告诉你们:那个瘦弱、貌似疯癫的圣徒径直走向我们,恭敬鞠躬,然后给我一朵花,又目不斜视径自走回。是个景观。更奇怪的是,此人消失后,注意到我们的每个人,无论是印度教徒还是穆斯林,也都纷纷向我们合掌。

因此我的工作现在开始,我再次提醒你们所有的人,24小时束紧腰布——准备行动,彻底执行我的一切命令。旅行中紧跟我直到最后,因为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连我也不知道。你们知道我是按照我的拉哈(心血来潮)工作的。我的严格一如我的温和,谁知道我的心血来潮会做什么,或者我的一时奇想会把我们带到何处!因此我再次提醒你们把腰布束紧,在下面的24小时服从我;否则,不但你们会挨揍,我也会。相信我;我所说的全是实话。

别问为什么;是有原因的。你们清楚我最初有多爱阿伽·阿里。他首次返回时,我还宴请了美拉巴德所有的人。有段时间我让他离我很近。之后弃之不顾——很长时间疏远他,实际上许多天都不看他一眼。最近,我又让他格外靠近我。但从今天起,我将再次疏远他,连碰都不碰。这当然是有原因的。但让它该怎样就怎样吧。听从我的话。

你们都不应和阿伽·阿里讲话;甚至不要看他碰他。他心情好时是个很好的孩子。发作起来是个极坏的孩子。他的心地好,但头脑太倔强。他对我的爱很好,但他太顽固,会故意拗着干。不要对此介意。他想做什么,别拦他,他最终会厌倦而放弃。

这次旅行,我将一无反顾地走下去,甚至会丢下那些因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抓住我或跟随我的人。因此努力紧跟我。途中腰布脱落者将被弃之不顾。

我想进山闭关。但回到我们走过的那些山,没有用。将在克什米尔找到这样一座山。我将在那里逗留1012天,让一两个人,比如布阿先生或禅吉,和我一起待几天。 

禅吉问:“您会给我们看耶稣基督在克什米尔的墓地吗?”

巴巴回答说会的。并继续说道:

是的,我将让你们看的景象,壮观得让你们惊愕!但我们首先去克什米尔。我闭关一出来,就将射击!(巴巴举起手仿佛握枪射击。满德里无人明白他的手势是什么意思。)只要按我的命令行事,即使违背你们的意愿希望。不要激动或愤怒。这次旅行意义极其重大。因此,如我所说,紧跟我直到最终,继续照我的命令做。

帕椎开车,禅吉回信,查干做饭。因此,所有的人都应继续同我的亲密联系。但要记住下面的波斯诗句:

我愈想结合,至爱愈要分离!

我于是放弃结合之望。

就让至爱将我投入分离之火吧,

燃烧多久凭其所愿。 

有关阿伽·阿里和阿里·阿克巴,巴巴再次做了解释:

要特别注意的是,别和这两个孩子有任何联系,尤其是阿伽·阿里。他也许会成为离我最近者,我也许会让他离得最远;这取决于我的选择。我只想让他在道路上进步,他若进入道路,将有所得;否则结果也许会一团糟。他那么精力十足,他会的!他的自我膨胀,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无论他发展出什么样的习惯——好的坏的,他都会以充沛的精力坚守之。但变坏的机会很多,因为有许许多多的诱惑。我试图以我的方式让阿里避开这种习气。你们对此无须顾虑,但要听从我,服从我的命令。

译自宝·喀邱瑞著《美赫主》第四卷

翻译:美赫燕   

校对: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