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见证者

作者:威廉·邓肯发布于 2006年12月18日

本章内容是从本书的主要章节和附录里提取的,因为我相信这些奇异的证言对巴巴的爱者和弟子具有特殊的价值。

在阅读这些简短的段落时,一个人应记住,在寻找玛司特的旅行中,巴巴几乎总是隐匿身份,而且,当某个玛司特见证巴巴的灵性伟大时,他通常没有任何外在的媒介来认识巴巴是谁。有一些言论引自于在外部就知道巴巴是谁的人之口,比如像恰提巴巴这样的伟大圣人;但这些人,像那些没有外在确认手段的人一样,都以玛司特或圣人著称,其名声独立于他们与巴巴的接触和关系;这一点,我相信,大大地增加了他们所说之言的价值。

阿高里巴巴(AGHORI BABA)

西拉(Simla)的一个第六层面玛司特,

19468

他指着巴巴,对卡卡说,“你将看到将会发生什么,有一天你将知道他(巴巴)真正是谁。”

阿兹穆·坎·巴巴(AZIM KHAN BABA)

马图拉(Muttra)的一个高级玛司特

19461014

巴巴联系他时,阿兹穆·坎·巴巴说:“您是安拉,您带来了造物界,每一千年,您都下来一次看看您所造物的游戏。”

伯尔瓦拉巴巴(BHORWALA BABA)

伯尔Bhor)的一个心界行者

19471

他这么描述巴巴,“美赫巴巴在自身里拥有整个宇宙,他是每一个人的大师,他在每一个弟子的内里。他是这个世界,它上面的与下面的世界;他在我的内里,在每个人的内里。他是圣人中的圣人;他是塔俱丁巴巴;他一眼就能扫视整个印度大陆。”

卜罗曼南迪吉·玛司特(BRAHMANANDJI MAST)

马图拉(Muttra的一个心界行者

19461014

他触摸巴巴的双足,并说,“看啊,忠爱怎样把奎师那主吸引到我身边,至师来了。”他随后把手伸到枕头底下,取出一本崭新干净的坡德穆著的《至师》,翻到有巴巴照片的那一页。

班窦·夏(BUNDLE SHAH)

普纳的一位第六层面玛司特

1943

巴巴的一个男门徒把这个伟大的玛司特带到他在普纳的房子里,准备领他去见巴巴,当时巴巴在马哈巴里什沃。一个偶然的机会,班窦·夏在一本练习簿里,看见夹在纸页之间的巴巴的照片(这本练习簿是应他要些纸用的要求递给他的)。这张照片上没有写名字或称号表示是谁的照片。

班窦·夏在这张照片的背面上写了一长串儿数字,用加号与减号连接,结尾是=7=神。他随后指着神这个字,并把相纸翻过来,指着巴巴的像片说,“神等于美赫巴巴。”

恰提巴巴(CHATTI BABA)

奈伽帕塔姆(Negapatam)的一位第六层面玛司特,巴巴的五个最爱之一。

1940年6月,他一边往自己头上倒土,一边说,“将出现大麻烦大困苦,很多人都将死于饥饿,但巴巴将缓解世界的苦难。”

1941年3月,在奎达,他说,“世界上将发生大灾难,大得谁都想象不到,甚至兄弟之间都会自相残杀,将有大苦难;那时全世界都会想念我大哥(巴巴);那时巴巴将拉开面纱,所有的人都将向他俯首称臣。”

1941年6月或7月,在阿杰梅尔(Ajmer),他对当时情绪不佳的克里希那说,“你想离开是不是,但那有什么好处;整个世界都在巴巴的掌控中,你能去到哪里?现在就服侍他,他是海洋,因为有一天当众人都蜂拥来看他时,你可能再没有机会遇见他了;所以现在就抓住你的机会吧。”

邱图·缅(CHOTU MIAM

森格姆内尔(Sangamner)的一位好玛司特

194361

他是由拜度带到美拉巴德的。当拜度在森格姆内尔初遇他时,邱图·缅对他说:“你的先知非常伟大;他比基督和穆罕默德都伟大,全世界都将信他。”

达达·缅(DADA MIAN

阿姆劳蒂(Amraoti)的一位玛司特

19394

查干(Chhagan))试图把这个玛司特带到在贾巴尔普尔(Jubbulpore)的巴巴那里。他拒绝去,并且说道,“他(巴巴)是皇帝,我怎么能去?”

高库尔巴巴(GOKHALE BABA)

伊斯梅尔坡(Ismailpur)的一个第六层面玛司特

1941109

当巴巴最后一次访问他时,高库尔巴巴深情地地望着巴巴说,“神来到了。”

古拉卜巴巴(GULAB BABA)

埃利奇布尔Ellichupur)的一位第六层面玛司特

19393

当巴巴走进房间时,古拉卜巴巴指着巴巴,对卡卡说,“他(巴巴)是神本身,我中了你的计。”过了一会儿,巴巴要古拉卜巴巴坐在他旁边,后者抗议说,“我不配坐在他身边。”

戈达特·辛(GURDAT SINGH)

库尔岩(Kulyan)的一位高级行者

1929729

在去克什米尔的路上,巴巴让车在库尔岩村子附近停下。这位锡克教徒站在路边,指着巴巴,对(巴巴的门徒)拉姆玖说,“他是大师,他是真正的大师,他的恩典已经赐予我。”最后他说,“但愿我牺牲在他脚下的尘土里。”

克希瓦南迪吉·马哈拉吉(KESHWANANDJI MAHARAJ)

瑞希克什(Rishikesh)的一位心界行者

19344

巴巴的门徒普利得(Pleader)给克希瓦南迪吉的侍者看了巴巴的照片,侍者把照片递给自己的古鲁。克希瓦南迪吉看了巴巴的照片,把普利得叫过来,对他说他一般从不让人走近自己;但看到这张照片后,因为他知道美赫巴巴的神性,所以他必须得叫普利得过来,因为巴巴是世界的大师,并把整个造物界的负担扛在自己肩上。

卡拉·玛西(KHALA MASI)

奥尼(Seoni)的一位高级女玛司特

19393

查干把她带到贾巴尔普尔,她对巴巴说,“您是海洋,从里面给我几滴水喝。”

迈·巴普(MAI BAP)

奥兰加巴德的一位高级玛司特

19395

他被带到巴巴那里,巴巴给他洗澡穿衣之后,单独跟他坐在一个房间里。在这次联系中,迈·巴普有一两次大叫道,“我着火了,我在燃烧。”离开时,卡卡问他在哪儿吃的饭,他回答说,“今天我来到神的宫廷,被施与饭吃。”

麦·萨合卜(MAI SAHEB)

苏库尔的一位很好的女玛司特

1924617

她问拉姆玖他的“辟尔”(Pir,灵性导师)是谁。他对她说,“美赫巴巴”,她答道,“Badshah-Shahenshah(王——王中之王)。”

毛拉那·夏姆苏丁·乌勒玛(MAULANA SHAMSUDDIN

莫拉达巴德(Moradabad)的一位心界行者

19422

莫拉达巴德的这个年迈的圣人是在夜间被联系的,他从睡中被叫醒见巴巴。他凝视着巴巴说,“在深夜的黑暗里,我看见神的光明。”

缅·萨赫伯(MIAN SAHEB)

阿旃陀Ajanta)的一位很高级的玛司特

194411

当美赫巴巴来到时,缅·萨赫伯拥抱他,流着泪大声诉说,“khud be khud azad budi: khud gireftar amadi”这是一对波斯语的诗句,可意译为,“您已经获得自由,然后让你自己被束缚着。”这是指已经与神合一,为了人类而自愿回到世上的巴巴。

米拉克·夏(MIRAK AHAH)

斯利那加Shrinagar)附近的沙里玛村(Shalimar)的一位高级行者

19448

他给巴巴写了一封信,其中写道,巴巴是神,他希望来跟巴巴一起生活。

穆罕默德(MOHAMAD)

巴巴的五个最爱之一

(译者注:1936年当他第一次被带到巴巴身边时,他位于第三与第四层面之间。作为巴巴联系的结果,穆罕默德跳过第四层面,进入第四与第五层面之间的一个状态,随后进入第五层面。巴巴解释说,他此生将一直在第五层面,不再前进。穆罕默德后来成了美拉巴德的永久居民,直到2002年去世。)

他总是称巴巴“大大”(Dada)。他讲过很多有关巴巴的话,最引人注意的是:

“大大是神。”

“大大是大师。”

“一切都依赖大大的意愿。”

“因为大大在那儿,世界也在那儿。”

“大大是慈悲大师。”

穆罕默德·阿里·玛司特(MOHAMMED ALI MAST)

瓦尔达(Wardha)的一位好玛司特

1944719

先去见他的拜度拿着一条巴巴给他的手杖。这个玛司特对他说,“给你手杖的那个人非常伟大,一定要照管好手杖,别用它打任何人。”

芒萨吉·马哈拉吉(MUNGSAJI MAHARAJ)

达曼岗(Dhamangaon)的一位心界行者

他对巴巴达斯(Babadas,巴巴的一个门徒)说,巴巴是皇帝。

纳迪尔·阿里·夏(NADIR AlI SHAH

奎达的灵性掌管人(Spiritual chargeman of Quetta

19413

他拒绝来让巴巴联系他,并且说“我的船只会淹没在那个海洋里。”

南伽巴巴(NANGA BABA)

贾斯吉Jasgiran)的一位很高级的玛司特,位于第六与第七层面之间

19439

他指着巴巴说,“他是我大哥;他调整并且保护着整个世界。”

帕坦·玛司特(PATHAN MAST)

孟买的一个好玛司特

1942

卡卡在孟买见到他,打算把他带到在罗纳乌拉(Lonavla)的巴巴那里。卡卡邀请他来,他回答说,“你的灵魂和我的都在他(巴巴)那里,那我为什么应该去?”他随后递给卡卡一只桔子,又说,“开启整个世界的钥匙都在他(巴巴)手里,所有的国家,俄国,德国(等等)都按照他的指示行事。”

辟尔·法兹尔·夏(PIR FAZL SHAH)

科塔尔(Kotah)的一位心界行者

19461012

他对巴巴说,“在您到来之前,没有一个人用神爱之箭触动过我的心。您有能力毁灭并淹没整个世界。没有人完全知道您的伟大极限,你是本时代的灵性权威,我若是死去,但愿再生为人来亲近您。”

萨吉巴巴(SAKHI BABA)

巴赫赖奇Bahraich)的一位好玛司特

19423

当巴巴出现时,萨吉巴巴把舞铃戴在脚踝上,边唱边舞,大声说道,“神来施舍达善。”

苏班·马图(SUBHAN MATTU)

克什米尔,斯利那加的一位好玛司特

1944820

他被带到房子里,看见巴巴时,他倒地打滚,叫道,“他是神。”

(马图拉附近)温达文的一位第三层面的玛司特

1939128

当巴巴和一组女门徒到达有名的温达文寺庙时(该寺庙与奎师那的生平事迹密切联系),这个人开始跳舞,并吹起笛子,他喊道,“看,主奎师那和他的挤奶女来了。”巴巴说,“他是我的一个真正爱者。”

阿杰梅尔的一个玛司特

19392

有一天当巴巴出现在阿杰梅尔街头来联系玛司特时,这个人叫道,“噢,瞧,商喀(Shankar)来了;你们全都过来,接受神的达善。”

贾姆讷格尔(Jamnagar or Navanagar)的一个很高级的玛司特

19411

巴巴两次联系他,第二次联系是夜间在镇外的乡间。在第二次联系中,这位玛司特大声哭泣,然后叫道,“我在旷野中遇见了神。”

盘奇伽尼(Panchgani)的一位初级行者

19411026

他在路上遇到巴巴,说道,“您是神毗湿奴的阿瓦塔(化身),祈求您恩赐给我大师之言,让我默记念诵。”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我的工作已完成,”并接着说,“这里没有一个人知道您;我看见过您,认出您是毗湿奴的阿瓦塔。祈求您也要想着我。”巴巴通过身边的一个满德里告诉他,“我知道一切,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来到你这里。”此人合掌鞠躬,说道,“我生命的愿望实现了;向您致意,神毗湿奴!”

第五层面的一位玛司特

闭关之地

19465月(?)

他被带往巴巴的房子,到大门口时他说,“我们来到天堂乐园(Gulistan)。”巴巴走出房子,他凝视着巴巴的脸,眼里含泪笑着,拥抱巴巴。随后他指着巴巴,对旁观者说,“看这个人的脸和额,它们像太阳一样照耀着,难道你们认不出他是谁?”

译者注:在《行道者》里,

心界行者(Adept Pilgrim)指第五层面上的,在第五与第六层面之间的,或第六层面的行者。

高级行者(Advanced Pilgrim)在第三层面的,在第三与第四层面之间的,或在第四层面的行者。

初级行者(Initiate Pilgrim)指在第一层面的,在第一与第二层面之间的,或在第二层面的行者。

译自《行道者——美赫巴巴与神醉者》第五章(The Wayfarers-Meher Baba with The God-Intoxicated by William Donkin, 1948)

翻译:田心